不要用人心看问题——对同修离世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丈夫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以突发病业的形式走了,在我们当地和邻近地区的部份同修中引发了一定的波动。我想站在我的角度谈一下关于他修炼的情况和我的一些反思:一、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二、全面和彻底否定旧势力迫害很重要。

自从一九九九年邪党非法打压和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丈夫曾遭到非法拘留、劳教、抄家等迫害和干扰。在他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他的前妻与他离婚,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恶警将他作为“攻坚”的对象,采取了很多惨无人道的手段逼迫他放弃他的信仰。例如:长时间罚站,长期不允许睡觉,用电棍电击敏感部位等。家庭的妻离子散与肉体的折磨对他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直到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从黑窝出来,那些阴影依旧伴随着他。

零四年七月份我俩结婚成家。当时我们当地整体协调状况几乎停滞,很大范围同修都不能及时得到《明慧周刊》和师父的经文,等,靠,要现象很重,怕心也重,他便主动承担起这些,与同修交流帮着建立资料点,从大大小小的耗材到各种技术的突破他都亲历亲为,经常一个人跑来跑去忙的团团转,他在这上面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那时候我也提醒他:个人修炼这块也得跟上,他随口说:这些事我不去做谁去做呀?在这种情况下学法经常是流于形式,每天听师父讲法一讲或者有时根本就达不到。

由于长期做事,没有认真学法,没有实修的基础,他的怕心和疑心越来越重,经常做梦,还把梦的内容记录下来,确信那些是师父对他的点化,不能从师父讲的关于正法的法理中去正悟这些,破除旧势力的干扰和演化,经常是用人的经验做事,很是看重人表面技术上的安全。表面上也在做证实大法的事,可实质上却一步一步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法。零八年三月三日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来了一帮外国兵,四日早上他就回忆这几天他所在单位的种种迹象,认为坏人已经设好了套子要抓他。于是他开始了两年多的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一零年四月底回家后依旧忙碌,学法有一下没一下,明慧交流文章和周刊也就更没时间看,经常花时间钻研他的某项技术。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悟到:假如一个修炼的人生命已到尽头,以后延续来的生命是要完全用于修炼的,任何的人心与放不下的执着都很危险。从另一个角度师尊也讲过很多关于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否定迫害的法理。可是这绝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否定的,要扎实的学法,实修,持之以恒的做好三件事,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这些是靠踏踏实实实修得来的,而这些正是我们夫妻所欠缺的呀!

法是有标准的,任何表面的光鲜与赞誉都是毫无意义的。逝者已逝,丈夫同修的离去给了我很大的教训:在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更没有参照,没有榜样,必须自己扎扎实实修出来。但愿每位同修都不要用人心看问题,理性的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