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假“关爱”之名对青少年的洗脑迫害

揭露“中国关爱协会”之邪恶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今年八月,新唐人电视台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亚太赛区初赛在香港举行,中共组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的成员,在会场前滋事侵扰,多次进行暴力冲击,试图阻止大赛进行。同样是这个“青年关爱协会”,自今年六月起,屡次暴力骚扰香港境内多处法轮功真相点的活动,大量插挂影射诬蔑法轮功的横幅,制造了一系列恶性事件。“青年关爱协会”的一系列举动,俨然如文革再现,让香港市民目睹了中共斗争手法的低劣和洗脑结果的恐怖。

据透露,“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操纵的是一批大陆或香港的黑社会成员、牢头狱霸,以及不少看似做暑期工的中学生,据说一天工钱三百港元。有市民询问他们为何要帮着中共做这些事时,他们表现惊异,不敢面对镜头。而一名该组织雇员透露,协会最初要求他采用的手段是找当地黑社会跟踪、殴打法轮功学员来逼迫学员放弃讲真相。

中共将黑手伸进香港、挑战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哪里谈得上一丝关爱的情怀?明明是黑社会的手法,却恬不知耻地打着“关爱”的旗号。见证的港人都说,它名义叫“关爱”,其实是打压一些善良的民众,侵犯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所谓的“关爱协会”绝对不关爱。更甚的是,名义上是关爱青年,或者教育青年懂得关爱,实质上却是将暴力仇恨灌输给他们,再用金钱利益唆使他们从事违法犯罪的勾当。事实上,翻查“中国关爱协会“的案底就会发现,它在中共对青少年的洗脑迫害中,起着至关重要的邪恶作用。

“中国关爱协会”实际上就是“中国反邪教协会”(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该组织根据不同需要在不同场合选择使用这两块牌子),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精神迫害的一个中共组织机构。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这个“邪会”发起“百万签名”运动(一星期后发生的由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正好”为这项运动提供最需要的借口),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群众性政治运动。为配合“邪会”把“百万签名”运动在青少年中展开,中共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发出通告,发起了“校园拒绝×教”活动,由北京迅速蔓延至全国。如仅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这一天,广东省各级各类学校就有八百多万少先队员、四百万中学生和三十万大学生参加了宣誓、签名、报告会、座谈会、主题团日、主题班会、主题队日等活动。许多学校学生的“邪会”也相继成立。

为了给“校园拒绝×教”提供所谓的理论依据,“邪会”主持合编了《校园拒绝×教》一书,并大量印制散发,有的地方甚至人手一册。“邪会”还组织编写了诬蔑法轮功的全国通用小学教材《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实验教科书-生命教育》。备受高层关注的胜利油田“邪会”在系统内逼迫学生及教师撰写诬陷法轮功的论文,集结成颠倒黑白的《阳光蓓蕾》一书,成为全国出版的第一本学生反×教的文集。二零零四年,此书被“中国关爱协会”带到国际上传播。

“邪会”将谎言以“关爱”的名义带入校园,欺骗学生,没有防备能力的学生也真的中了它的邪毒。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燕赵晚报》受当局指令刊登了一篇署名“邯郸职中王楠”的诋毁法轮功的文章《雨下飘零的落叶》,经查实纯属编造的谎言。稿件来源是由河北省“六一零”主办、“邪会”协办的“反×教征文获奖作品”,是勒令“每个学生必写作文”的硬性征集的结果。事实证明,这种强行摊派的做法不止在毒害孩子们单纯、幼稚的心灵,还将他们沦为迫害的帮凶。

“中国关爱协会”或曰“邪会”的主要发起人和负责人及法人,是中国科技馆馆长王渝生,他是一个特别推崇使用剥夺睡眠的酷刑手段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冷血杀手,声称反法轮功要“主动出击”,要让世界知道“中国人民是多么痛恨它”。二零零一年,王渝生将“百万签名”的百米长卷交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以欺骗国际社会,还连续多年到国际上做诬蔑报告,公然向全世界输出仇恨。另一位发起人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专门制作了一部污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录像片,成为开始迫害法轮功时CCTV的主要材料。还有一位主要发起人,是挑起“中南海事件”的科痞何祚庥,早已是臭名昭著。这三个人都是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的人权罪犯。

“关爱协会”的会员中有一大批是有科技身份的党政高级官员,他们则直接参与和推动了对青少年洗脑和青少年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如身为“武汉关爱协会”会员的武汉各高校校长,在学校内广泛推行“校园拒绝×教”和“无×教校园”等活动。对于招录的研究生要求他们填写“拒绝×教”的政治自申材料,否则不得录取。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予以开除、监禁、停课停学、不准升学、不让毕业,强行送到洗脑班、劳教所和精神病院,甚至迫害致死。明慧网上有大量案例可以见证他们的罪行。

全国各“关爱协会”的发起人和会员,几乎都是类似上面这些顶着“院士”、“教授”等头衔,却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学术成果的滥竽充数之辈。他们或者从心理学、医学等角度进行研究,为洗脑提供理论依据和具体方法,或者直接参与迫害。这些因党性丧失了灵魂、道德和人性的中共走卒,怎么懂得对生命的关爱啊?由这些沽名钓誉的乌合之众组建的“邪会”,又怎么能够不成为脏污人灵魂的罪恶的渊薮!

中共于今年六月八日刚刚在香港注册成立“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两天后即六月十日起便将“邪会”在大陆举办的各类诽谤诬蔑法轮功的横幅、展板搬到香港毒害民众,之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暴力骚扰,可见中共是做足了准备将一套邪恶的洗脑机制搬运到香港的。中共的洗脑术是全方位和系统的,中共在香港推行的“国民教育”,也是严密洗脑运动中的一环。中共认为“教育从要娃娃抓起”,言外之意,洗脑灌输要从一张白纸开始,才能彻底,才能易于操控。中共从始至今都没有试图放弃对青少年的毒害。

香港民众应该象抵制“国民教育”那样抵制“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以维护下一代的身心健康和自由生长环境,维护香港赖以生存的核心价值。不要再让中共黑手行恶,不要再让“东方明珠”蒙羞,相信香港民众一定能做到这一点。相信在大陆,不久也会掀起全民反迫害的浪潮。那些卖命给中共的党徒们,如果不想结局太惨,不该赶紧为自己的未来做个抉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