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自从1998年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的走到现在。因为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如果每个大法弟子每天讲真相救一个人,数量就相当可观了。今天,我与同修们交流笨拙如我在师尊的加持下能自如的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面对面讲真相的一天

那天上午八时三十分,我下夜班,因为今天家里有同修集体学法,所以赶紧坐公交车回家。如果在平时,为了便于给更多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我都是步行上下班。

今天上车后,我选择避开监控器的倒数第二排坐下。下一站,上来几个男青年,我拿出破网卡片,边分发,边介绍:小伙子们,免费送给你们一张破网卡片,用它可以突破网络封锁,畅游全球互联网。几个人都没有拒绝,连带他们周围的几个青年也收到了,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见他们感兴趣,我马上進一步展开话题:这是送给你们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对聪慧的耳朵,耳聪目明,才能在纷乱的世事中找到准确的人生坐标。比如说,香港亚洲电视台7月6日就报道了江泽民脑死亡的消息,全世界都知道了,唯独中国人不知道,用这个破网卡片,就可以了解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一定要及时使用啊!有个女青年回过头来连声说:谢谢。

下车来,看见候车椅上坐着一位老大爷,我掏出一个护身符,双手捧上:“老人家,我送个您一个护身符,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老人高兴的接过去,我趁机说:还告诉您一件大事,天要灭共产党了,退党团队保平安,现在一亿多人退出了,您加入过共产党的什么组织吗?老人侧身望着我,指指耳朵说:我耳背,听不清楚。车站人不多,但我们的大声对话已引起周围人的注意,面对面讲真相无法展开,我掏出一本《九评共产党》说:这本书送给您,好好看一看,还要给家人看,按照上面的电话、网址退出党、团、队,全家保平安啊。老人摸摸索索的装進口袋里,笑了。

我绕道回家,目地是多走几步,好多遇见几个有缘人。不远处,一辆出租车刚停车,我紧走两步,把护身符从车窗递進去:师傅,行船走马三分忧啊,送你一个护身符,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你的平安是我的心愿!司机接过去,连声说谢谢。看他不拒绝,我赶紧劝退:师傅,耽误你一分钟时间,告诉您一件大事,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你加入过党、团、队吗,退出来保个平安。司机回答只入过少先队,其它没入过。“我帮你退出来,好吗?”“好,谢谢你!”“那就用你这个出租车公司的名字,你还好记。”我送一本《九评共产党》给他说:时间有限,无法多讲,你好好看看这本书吧,告诉你的同事和亲朋好友,都退出来保平安,司机接过书,说谢谢,车子开走了。

过马路,一男一女和我一起等红灯,我赶紧掏出两张破网卡片,每人一张,告诉他们用它突破网络封锁。两人接过去,绿灯亮了,各自走了。

到了家门口,马路对面的花坛上坐着售楼处的三个女员工,我走上前,拿出一盘神韵光碟:姑娘们,送给你们一个世界顶级的歌舞节目看。两个人诧异的看看我,不置可否,其中一个突然惊喜的叫道:“啊,这是一个好节目,拿着看。”我简要的介绍说:“神韵艺术团每年出一台全新的节目,过了元旦,新节目出来我再来给你们送。”她们说谢谢,为安全起见,我绕过此门,从另一侧回家了。

晚上,送走同修,发过六点的正念,简单吃点晚饭,收拾一下,装好救人的各种真相资料、神韵光盘、护身符、破网卡片,大约7点30分,我走出去救人,一边走一边相机行事。匆匆一走一过的青年,送上一张破网卡片,只有少数人拒绝,能搭上话的,送上一本小册子,或由几份单张搭配而成的资料袋,有坐着乘凉的,就上去讲真相,劝三退。有个遛狗的中年男子在马路边歇息,我与他搭上话,刚开头,他比我说的还多,他父亲原是中共邪党的地下党员,“文革”中如何挨整,悲惨离世,家人如何受到牵连,那真是对邪党恨之入骨,劝三退,他说什么都没入过,神韵光盘和《九评共产党》他全都要,说拿回去好好看看。

往前走,迎面过来一个卖烤地瓜的小伙子,拉着车艰难的爬坡,我掉过头与他同行,开门见山的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说什么也没入,要分手了,他还说在火头上:生活如何艰辛,买卖如何难做,邪党如何贪腐等等,我拿出《九评共产党》送给他,说看看这本书,你就更明白了。

走街串巷,我又给六个乘凉的讲真相,其中三人加入过邪党少先队,明真相都痛快的化名退出了。另外几个什么也没加入过,我每人送给他们一份真相材料。

沿着一个停车场的台阶拾级而上,有一个车场老年保安正在打手机,我站在他背后发正念,解体阻碍他明真相得救度的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一定要让他得救。他打完电话回头看到我,我开玩笑说,你的秘密都让我听到了。他也笑着说,听到好啊,我和朋友合计着進山搞点地种菜,你也参加吧,种点放心菜吃。话题自然就切入到当今中国市场上无处不在的毒食品问题,借着他感兴趣的话题,我问他是否收到过小册子、光碟、传单之类的东西,他说:是法轮功的东西吧,收到过,看过一些,没有深入了解,法轮功不叫人吃药,我不能理解。以他的年龄,是经历过邪党历次运动的,我先从侧面引导他认识邪党的本质,历数历年来邪党的种种谎言,以及历次运动对中国人的残酷迫害,他深有同感的讲他父亲是资本家,几十年来全家承受的苦难说不尽,我再讲由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谎言加暴力,他很认同,我接着讲大法真相,世界各地大法洪传的盛况,以及当前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历史潮流,他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临走还嘱咐我常来啦呱。

告别保安往家走,一青年蹲在马路边打电话,无暇听真相,我拿出一本小册子,对他示意一下放在他面前,他也示意一下收下了。快到家了,一辆出租车停下来载客,我乘机给司机和乘客每人一份真相资料,几年下来,我积累了一些讲真相的经验,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对象,用不同的方式讲真相,目地只有一个:助师正法,让世人明善恶,识正邪,大难来时保平安,得救度。

回到家十点三十分,我打开电脑发出今天的三退名单,然后回到我真正温暖的家——明慧网,看明慧文章。

两年来,除极特殊情况外,我几乎都是这样度过的,忙碌,充实,幸福。

突破自我

交流到此,同修们可能认为我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其实不是,恰恰相反,我原来是个一着急就口吃的人,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不爱说话的习惯。大法蒙难,师尊蒙冤,大法弟子遭迫害,世人被谎言欺骗面临淘汰,弟子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该怎么办?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可是我语言不畅,笨嘴拙舌怎么讲真相啊。除了初讲真相时怕遭迫害,怕人不理解之外,还多了一怕,怕说话口吃被人耻笑。我被自己的常人观念障碍者,避开自以为的弱项,每天出去散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寒冬酷暑少有间断。几年下来,以我住地为中心,方圆步行1小时左右的区域内居民区,我都覆盖式的发了好几遍,后来才发现有同修也在这一区域发,这就造成了资料的重复,资源的浪费。

我意识到必须改变这种方式,一定要突破自己,破除怕这怕那的观念。有一次,我豁然间明白了:口吃是我过去世因缘所致,是当常人时的状态。现在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不会说话能行吗?师尊已经给我拿掉了口吃的毛病,可我觉得那个状态还存在,这也是一种执着心了,是疑心。那个口吃的状态是自己的疑心招来的。

放下执着之后,我迈出了面对面讲真相的这一步,我已记不清第一次讲真相时的情景了。现在我面对世人只有一念:要让这个人明真相得救度,完全没有“说话口吃,怕人笑话”的观念,讲起真相来自然顺畅,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方式,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得心应手。有三言两语劝退的,有针对心结打开误区劝退的,有一次就三退的,有多次才劝退的,有什么也没入,也让他明白真相的,把大法的福音传给他。几年下来,我劝退了两千多人,同时也让大量的世人明白大法真相,讲真相已经融入我的日常生活中,想的,说的,做的,就一个目标:讲清真相,多救人,快救人,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有的世人夸我口才好,会说话,我心里明白,一切能力源自大法,是伟大的师尊赋予我这个能力,让我更好的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做常人时的我,是何等的畏畏葸葸,自惭形秽,哪敢人前讲话,抛头露面。这几年的讲真相,比我过去几十年说的话加起来都多,我已完全去掉怕口吃的观念,张口就讲,如意运用。我由此领悟到每个大法弟子,师尊都赋予我们相应的能力,方方面面都做了精心的铺垫,只要我们有这个正念,迈出这一步,就能做好这件事,面对面讲真相真的不难。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