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郑芝幸女士再被恶警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南京市鼓楼区公安分局恶警潘俊等两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郑芝幸的家中,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其家中进行搜查,抢走两台笔记本电脑、MP3、MP4与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并实施强行绑架,将郑芝幸绑架到所属的中央门派出所。

过程中,郑芝幸义正辞严,认为自己学炼法轮功修心做好人没有错,没有违反国家现行法律规定,不与配合并呼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周邻舍与过路行人,还有小娃娃在场,在众目睽睽之下,两警察不顾民众的惊讶和气愤,公开违法行事,尽显恶性威风,将郑芝幸死死擒住,猛力推向警车,扬长而去……

中共警察的恶行,给在场的民众留下了一片骂声:“公安吃饱了,又抓人了”、“只抓好人,怎么不去管坏人”、“怎么不去管管贪官污吏,吃喝嫖赌包二奶的官员”。连几岁的孩子都知道:奶奶抓走了,奶奶是好人。还有人闻声而出,没有弄清情况,以为黑社会误抓了邻居,追看汽车牌照以便报警。

一位老奶奶看到此情景吓得心脏直跳,欲想阻止抓人但又不敢,无奈之下只得双掌合并求老天爷保护好人。

郑芝幸女士,一九五四年出生,改制前在省国防科工办科技中心工作,一九九五年十月由于患中晚期乳腺癌,做了大面积的切除手术,在医治中却并发了丙型肝炎,被迫中断了对癌症的后续治疗,面临着死神的威胁……偶然的机会学炼了法轮功,结果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飞。自从修炼法轮功至今已有十六个年头了,可从来没有再服过一粒药。事实胜于雄辩,法轮功确实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

可是在修炼的过程中却遭到江氏集团的疯狂打压,一个弱女子面对着庞大的国家机器,军队、武警、整个司法机构的抓捕、判刑;面对着国家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面对着省公安厅、市公安局、区公安分局、派出所、单位、街道社区到楼房“积极分子”的管制,被层层监视、被跟踪、被骚扰;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深深地知道被迫害的不合法性,故郑芝幸同其他的法轮功人员一样,依然背井离乡走上了进谏上访的路,只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不要再打压善良的修炼人。可是事与愿违,却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以下列举:

一九九九年十月郑芝幸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押送原籍南京市看守所羁押。

二零零零年六月郑芝幸因为看望一名送青龙山疯人病医院受迫害达两年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而被监视他的人汇报,郑芝幸受到派出所治安警告的处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郑芝幸再度去北京进谏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被强制送鼓楼区洗脑班,单独关在黑屋(窗户被纸粘着),与世隔绝。区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信誓旦旦的讲:这就如同机枪大炮对着你们一样,会使你们恐惧,丧失意志!一关就是三个月之久。

二零零二年八月又被骗至鼓楼区洗脑班,让劳教委组织的句东女子劳教所和大丰方强男子劳教所的管教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要求写下不再修炼法轮功的‘四书’保证,用尽各种方式逼迫转化,由于郑芝幸坚持修炼,故一关又是三个月之久。

二零零三年七月再度被强制送往南京市洗脑班,被恐吓、不让按他们规定的作息时间睡觉,受到市委“六一零”人员与“犹大”的轮番攻击,被辱骂、被逼迫看洗脑的录像片与天安门自焚假案,被反反复复折磨了四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召开之前,郑芝幸又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本次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当郑芝幸再次受到恶警的骚扰,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无搜查证、拘留证)的情况下,他们私闯民宅,滥用职权,肆无忌惮的翻箱倒柜,抢走私人财产,并再次把郑芝幸非法绑架到中央门派出所,郑芝幸受到无理冤屈,滞留在警车上不肯下来,潘俊恶警三十来岁,凭着他的强壮,一把将郑芝幸拉下车,郑芝幸一个踉跄还未站定,就被潘某从身后一把推倒,使她栽在派出所大厅的大理石地上,然后被五马分尸般的拎拉着送入审讯室的“太师椅”上。在派出所这块地盘似乎更助长了潘某的杀气,没想到他还冲到郑芝幸跟前还想动手打人呢,嘴里骂骂咧咧,脏话粗话不堪入耳,还叫嚣这是派出所看你能怎样!丝毫不顾及郑芝幸曾因癌症做过大手术的腋下与锁骨下已无任何肌肉的,剩下的筋骨只被一层薄皮裹着的伤残的手臂被无情的悬空的拎扯着,活生生的拉伤了胳膊,使之现在疼痛不止,动弹不得,手臂无力上举,双侧膀子被拉扯的乌青连片。

面对着这样的伤害,郑芝幸明白,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眼前这位年轻的警员是因为他不明白法轮功的真相,伤害着救度众生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时在无知的伤害着自己。郑芝幸既痛恨他们的所为,又为他们的不知真相而悲哀,对他们所有的无理要求不予配合,用正念正行直视操控他们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并找到自己修炼的不足,但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心如止水中,她不被邪恶的种种呵斥与要求所带动,终于破除了邪恶对她的禁锢,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潘某最后说了一句话:我总算是领教了。

中共邪党流氓集团不给法轮功学员有安宁的日子,每当敏感日来临,还有相关的人员上门敲警钟。二零零八年在中国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二零一零年在中国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也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去上海(即使亲戚家有红白喜事,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不敢违背公安关照过的旨意)。

二零零九年郑芝幸家门口的小马路处安装了一个360度方位的监控器。

二零一二年六月又在郑芝幸家隔壁单元门头的侧面装了一个直筒式的红外线电子探头,亮着两只小红灯,直射郑芝幸出入的门道口。邻居好奇地问有关人员为何要装这个探头,有关人员敷衍的说:是为了监视轿车被盗。可被照射的地方根本无法停车。

明的暗的恶势力无时不在窥视着法轮功学员,而真理的光芒却穿透着这凝重的乌云,放射着更加绚丽的光焰。法轮功学员演绎着一场惊心动魄的重头戏,法轮功学员历经着人类最黑暗的一幕,给人们去辨别,给人们去感受正与邪的较量。在强权中法轮功学员没有倒下,坚韧不拔,大善大忍。在生死的危难中还在讲诉着真相救度着众生。

现在,被执政党控制、恐吓、洗脑了近百年的中国百姓已处在苏醒中,看清着这场迫害,认清着始作俑者,纷纷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可想一个真正美好而幸福的家园将从恶党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在宇宙的重组中摆放着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