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在工作单位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每当我迎来赞誉,我都问问自己:你是在证实法?还是证实你自己?我体会到,随师正法能走到今天,不仅仅是我们个人修炼中修的有多好、做的有多好,而是大法赋予了我们本身就是这样的生命,你是大法弟子,是法粒子,是大法铸就的,那么在哪里,觉悟了的本性都将闪烁着佛法真理的光辉。

一、以自身条件证实大法

我曾是一所全国知名重点中学的教师,还被地方教育部门授予为“学科最佳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后,我進京上访,为大法呼吁冤情而遭非法关押,之后又相继遭到多次抄家、关入洗脑班等迫害。由于我坚持信仰,拒绝给单位领导做不進京、不上访、不炼功等保证,我被剥夺了做教师的资格,转岗为教辅工作人员。当时,单位的其他同修遭到了更为严重的迫害,他们有的失去工作,有的常年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有的被非法判了重刑,有的在劳教所几近被打死。在那样的日子里,我明确一点,一定要让大法在世间巍然屹立。我告诫自己,不论走到哪里,都要堂堂正正的告诉人们自己是法轮功学员。邪党“名誉上搞臭”的造谣宣传使得世人对法轮功学员抱有不好的印象,那么我就以我的形像来证实大法。

我虽然是学理科的,但我的文艺素养较好。在大学的时候,学校大大小小的文艺演出、联欢会我都是台上的主持人,不论诗歌朗诵、唱歌跳舞,还是运动会等大型活动的日程安排与播音主持,我优雅、传统的举止与清新、含蓄的风格很受大学老师和同学们的欣赏。天生具备的这些能力,看来都不是偶然,也许是为今天证实大法早已奠定好的。

我虽然被降职为教辅人员,但学校领导往往出于工作需要,还得时不时让我崭露头角。我珍惜让我露面的机会,因为大法弟子在人间要堂堂正正啊。我的外在形像好,举止端庄,待人有礼,所以学校一些门面的事情常常选派我,如接待来宾、出面外派等。我能写一手漂亮的好字。有一年校办领导让我代表校长书写新年发往各个上级部门的贺卡贺信,一百多封的信件完成后,看到刚柔并济趋于隶书的黑色字体,领导们颇加赞赏。还有一年,其它部门领导借调我临场书写新生录取通知书,共一千多封。家长排着长队,面对他们,我一封一封洋洋洒洒的书写着他们孩子的名字,家长们赞不绝口,声称不愧为名校,老师的素质与众不同。单位领导和同事知道我的此项工作为学校赢得了声誉。

这所学校是有着六、七百教职员工的老校,每年的新年联欢会都很隆重。每次演出我都被推举为综合处室节目的主力,而且还要领着大家幕后排练。这时,我都提醒自己好好展现。渐渐的,大家从我身上,他们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在遭受铺天盖地的诬蔑宣传的时候,表现出了沉稳理性、不卑不亢,感受到了法轮大法这种崇高的信仰给修炼者内心带来的纯净、美好、善良与大忍。

二、修好个人 证实大法

我按着大法的标准要求着自己,得到了单位领导的信任。领导让我掌管一部门每年七十万元的资金。这项工作曾在三年内换了四个人,因为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问题,如:帐目不清、获取私利回扣、偷取单位物品等等。从接手这项繁杂的工作,我尽快熟悉业务,帐目丝毫不差。由于协调多个部门,我处理事务的出发点是秉公与原则。我曾经多次当面拒绝本单位领导和上一级领导的不合理要求,宁肯犯上,也不做违反单位名誉和公众利益的事情。我已经从事这项工作六年,每到年底,上一级的市级单位都要给我们业务员私下里发红包、购物卡、大件物品等,六年来我从来没领取过。全市一百多个单位,一百多个业务员,只有我一个人不领取这“公开的”红包,负责发放的人员奇怪,“少见!发钱还有不要的?”他们一再追问我为什么不要,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

后来单位领导和同事们也知道了此事,他们对大法修炼者的境界由衷的敬佩。在今年第二十八个教师节,我获得了学校的“优质服务奖”。

在获得同事们的认同、亲近和信任的同时,我把真相讲给他们。我的包里总是放有真相资料,不论是领导,还是老师,也不论是打更的,还是清扫工,只要我觉的关系融洽、时机成熟了,我就把神韵晚会光盘、《明慧画报》、《九评共产党》等各种真相资料送与他们。我身边的许多同事明白真相后,作出了“三退”的选择。

我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件事情。单位有一位女同事,与本单位一位男性秘密发生婚外情,后又被男方抛弃,她意乱情迷欲寻死。她找到了我,说:“我觉的你最值得信任。尽管我们平时不熟,未说过话,但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只想对你说出我的真实情况后,我就去死。”遇到这种事情,我先是发懵,但大法的法理让我明白,众生无论什么原因,遇到什么情况,当面临困境、面临绝望的时候,是因为不知道真相。不知道真相,另外空间的邪恶才如此猖獗,残害生灵。我与她交流了几次,先从人中道理讲生命的可贵、婚外情的不理智和相应的恶果,最终我讲给她的是大法的真相。我慈悲于这个生命,给她讲了很多。有一次她高兴的为自己和丈夫、女儿都做了“三退”,后来我又把二零一一年的神韵晚会光盘送与她。现在她的家庭生活很美满,每次见面对我都很亲近。

是的,大法尽解渊源。遇到什么事情,我觉的就是让我去讲真相,众生最需要的也就是真相。所以,我的内心总是琢磨着怎么能使他们明善恶,远离邪党。

有一天,听说校长要调离学校,我知道她这一走,很难再遇见她。我一直想救她,可是她的身份使得平日能与她见面沟通的机会几乎没有,我有些着急。由于我很执着这件事,两次做梦都是在给她讲真相。就在校长临走的前几天,我终于见到了她。首先我表达了对老校长这些年对我无形中的保护的感谢,提醒她往后多注意身体健康。之后我说:“校长,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吧?”她说:“知道。可我是校长,怎么能退?”我告诉她不需要公开,您自己知道自己已经正式退出了中共就行。”然后我把早已起好的名字告诉了她,她目光一亮,欣然同意了。最后,她情意深长的说:“这个社会好人很难立足,你要多多保重啊!”与校长分手后,我感慨着师父的这次安排,心里默默的谢着师父。

三、竞聘演讲证实大法

由于我不是身处教学一线,所以一直没有中教高级职称。一次学校给我上台参加评聘发言的资格。上台演讲,这又是一次堂堂正正证实大法的好机会,又是一次讲真相、给众生提供从新摆放未来位置的机会。我很重视这次机会,发正念,同时请身边的同修帮助加持。不断的找出自己在准备过程中证实自己的地方,清除这些不正的因素,清理演讲稿里的党文化因素。我虚心听取不同的建议,如一同修说:“你的发言不要谈高,不要定调,要让人心里易于接受,触及心灵。”

上台前,我不停的发着正念,祝愿着有缘人能明真相,祝愿着在座的众生都能同化大法。我心里默念:“师父,弟子一定做好。”随即一股热流涌透全身,顿时,自己与台下的众生共处在师尊无比强大的佛恩浩荡中。我静下心来,调整一下自己,登上了讲台。

我先从我当年的课堂讲起,描述了一节课的过程,阐述自己的教学特色。我说:“我上课不满足于仅仅把知识教授给学生,更注重开拓学生的思维,注重孩子们心灵的成长。我有一次给学生们讲银河系、暗物质、反物质。课堂上,学生们瞪着大大的眼睛,欣赏着银河系的全貌。我问他们:谁能找到太阳系?哇!学生哄笑,因为星系密密麻麻的,一簇簇的象火焰,银河系如一粒尘埃掉進了炼钢炉,连个影儿都找不到。关于暗物质,科学家们已经证实,我们人类只能看到这个世界10%的物质,人类的眼睛对90%左右的物质是看不到的。就这样,孩子们的思维不断的扩大,刚刚感叹着宇宙结构的完美与壮观,瞬间又進入了小不可测的微观的粒子空间。最终,他们不得不认可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宇宙的浩瀚、天体的洪大、物质的微观。学生们兴趣盎然,因为他们不仅领略到了牛顿、爱因斯坦在探索天体运行过程中的思维和思想,同时这些伟大的科学家们对宇宙敬畏与谦卑的态度,也使孩子们感佩。”

我虽然在讲教学,实际上我所选取的内容,意在打开台下领导、老师们的思维。我说:“作为一名教师,我注重自身的文化内涵,追求着高尚的信仰。”我举例说,“我教过的班级里曾经有一个男孩儿,我所教的学科成绩特别好,家长出于感激,给我送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士皮包,当时这位男家长放下东西就走了。当晚,我去了卓展店,把包退还了现金900多元。然后我把钱装進信封,封住口,第二天找到这个学生,叫他把这个信封拿好,捎给他父亲。”

最后我通过阐述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再次谈到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说,“我的理解,教育最终应该是实现对人性的关爱与尊重,这种人性的关爱与尊重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善良、宽容与仁爱。二零零三年,由于信仰问题我被迫转入了教辅工作,当时我的内心是异常压抑和悲苦。在SARS流传期间,一位我不认识的家长来看我,这位家长也没见过我,结果我俩在校外门口转了一会儿才相见。她戴着大口罩,给我送来了国外产的增强人体免疫功能的注射液。当时我还问她是不是找错人了,她说你不是某某某老师吗?你曾经教过我儿子,孩子心理状态不好,一直很自卑。可在你的课堂上,你常常能发现他微小的進步,你对他的尊重、关爱和鼓励使他心里有了许多自信。他一直不能忘记您,今天是他让我来看您的。我接受了家长和学生的心意,婉言谢绝了她的馈赠。当我目送家长离去走回办公室的时候,难以抑制的泪水流了下来。

在我处于人生最低潮的时候,是曾经受益于我的学生又给予了我内心的温暖……回想工作二十多年,离开教师岗位也有十年之久了,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内心常常对教育教学还怀有丝丝的向往和眷恋。”

我的情感发自肺腑,台下的同事们静静的听着,当我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掌声是温暖和热烈的……走到台下,一位中层男领导拦住我,在胸前竖起拇指,表示“好”。一位女同事说:“你的发言感人啊!”

这些年,我珍惜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路,堂堂正正的在工作单位证实大法。这条路还没有走完,任重道远,但我知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这件事情师父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弟子去做了。我明确,做好这件事的前提和保障,就是学好法。法学的越多,正念越强。所以,我每天想到最多的事情就是学法,怎样能挤时间多学法。静静的学法、聆听大法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有时我觉的,师尊的法好像早就被打在脑子里了,早就下好了,学法的时候是在打开这先前的记忆。在此,谢谢至高无上的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您给予弟子和众生的所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