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我学会了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一间花店的业主,今年二十五岁,是二零零九年年底得法的新弟子。虽然是新弟子,但我对大法的了解已有十几年了,因为我妈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那时我才十一、二岁。因为障碍,一直到二零零九年才真正進入大法修炼。今天,把一点修炼心得向师尊汇报一下,也和同修们分享一下自己近两天向内找的修炼体会。

我的花店开业一年来,生意时好时坏,总之不是像很多做生意的同修那样,生意红红火火,宾客盈门。不仅如此,我的店开业一年多,依然没有完全做开,好像有什么东西阻碍着一样。今年六月,花市進入淡季,我的生意更是一天不如一天,简直要关门歇业了,常常是接连一两个星期的白板。我知道要向内找,可是找来找去,只是找到一些很表面的东西,没有什么实质的。我想:反正淡季嘛,大家都一样,而且我也不能太执著生意的好坏了。

到了八月底,旺季来临,我却遭遇了更多的打击:在连续的两个节日,以往早早被抢购一空的鲜花,却拖到了很晚,才低价处理出去;接连三个花车的订单被取消;常常连续几天没有生意;就连我帮朋友买的一个玉镯也出了问题。同时我还和家里人的矛盾越来越频繁,和我妈(同修)常常互相指责。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天我在店里,守着卖不出去的花,心情很惆怅,我想常人也说:“主雅客来勤”,我一定要好好向内找了。就在我这一想的时候,马上接到了一宗生意。虽然不大,我知道一定是师父点化我:知道向内找就对了。

于是我带着当天的心情,写了一篇修炼日记。一边写一边发现,我有如此多的顽固的执著心。我以前一直是生意不好了,才开始向内找,而向内找的原因却是为了使生意好起来,这是多强的有求之心和名利心啊。我当常人的时候就是那种懒懒的,性格内敛,对什么事情都不太热情的人。修炼后也一直不主动,都是等师父一再的点化,才去改正。有时候,我发现了自己的执著,也不改。

我一直不认为这是执著心,但是有一天抄法的时候,我想起师父在讲法时说过:“因为大法弟子是在学法,是在主动的同化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想想我的花,每次都是到了它们快要枯萎的时候,恰好接到一单生意,然后勉强把花用掉了。这不正对应了我拖拖拉拉的修炼状态吗?找到这个“不主动”(其实是懒惰和求安逸)的执着后,我又想起,我岂止是修炼的不主动,我做三件事都不主动。我和我妈之间一直有间隔,我甚至还想:间隔就间隔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主动去消除间隔。

这时,有一个同修把一本《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弄湿了,字都模糊了,(因为这本书是我妈以前打印的,那时候,她不知道不应该用喷墨打印机打印师尊的经文),拿到这本字迹模糊的书,在我妈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时候,我主动要把书上模糊的地方都描清楚。后来在描这本书的时候,我发现其实就是师父安排我来把这部讲法抄写一遍的,我在描书的那几天里,感觉自己像“泡”在大法里一样,很充实,而且发现书上很多段话简直就是在说我,这次描书的经历真的让我受益匪浅。

在找到这几个执著心之后。我那天晚上做了两个梦,一个是梦见我正在发愁店里的东西卖不掉,然后我扭头一看,发现店里不仅仅有花,还有很多吃的,还有很多文具,还有衣服,堆得满满当当。我想一定是师父点化我,我的执著心太多了,我执着的东西太多了。另一个梦梦见我在学校里参加体育考试,考八百米跑,就在考试已经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被一个卖东西的人吸引过去了,我和另一个人说:“我们不过去,我们先跑。”然后等我们跑完六百米的时候,那些人才过来开始跑。然而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才着急忙慌的开始跑,我们两个人很顺利的通过了考试,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继续向内找呢(因为我常梦见考试,每次都有很多题不会做,留大片的空白)。

第二天,我又找到了我隐藏很深的执着。我一直有个想法:等我的店客源稳定了,我就不想这事了,就能把心放下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的想法和师父说的这个人差不了多少,没有这样的环境,我如何魔炼自己呢?反过来讲,这样的环境(生意不好)一直存在,不正是说明我一直都没有修去有关的执著心吗?于是我又找到了我有怕吃苦和希望求得常人中幸福的心。

下午我继续描书和抄法,发现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里提到一个“逆反心”,我又意识到我有很强的逆反心,而且逆反心理一直很强,但是我没把这也当成执著心。我小的时候常常被我妈打骂,我修炼之前和她关系很好,小时候那些事情早就都放下了。但是修炼以后,那些事却常常翻出来,我也常常和她吵架,我们一吵起来,我就说她:“你都修炼十几年的人了,还跟我修炼二年的人吵。我比你修炼两年的时候强多了!你修炼两三年了还老是打我呢!”我妈多次跟我说,觉得我俩之间有间隔,我都不以为然,还想:“谁让你以前那样对我的?!我就是喜欢和你有间隔!”所以我对我妈一直有些怨恨,也很逆反,我妈很希望我和她一起学法炼功,我一般都不愿意。我想这一定又是师父给我指出这颗心,我回家主动要求和我妈一起学法,心想,我要主动消除和我妈的间隔,去除逆反心。

这天夜里,我又做梦了。梦见在一个大山里,山上的道路很泥泞,布满一个个大水坑,很多人在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而我开着一辆类似于过山车那样的东西,飞快的在水面滑行,一路喊着:“呦吼!”瞬间飞过了好几个山头,最后猛的冲上天去了。醒来后,想起师父在《洪吟二》〈心自明〉里写的:“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师父又鼓励我呢!

昨天,我们本地的一个同修被恶警绑架了。这个同修以前对我妈很不满,他们之间也有很深的间隔。昨天得到消息的时候,我和我妈讨论了这个同修很多平时表现出的不理智、不在法上的行为,虽然当时没有指责她的意思,但是我们没有做到发生了事情,要反观自己,而是一直在说同修的不是。

我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我的嗓子有点疼,我没在意。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我妈又说了同修一些不好的话,结果我又咳了起来,下午我在店里抄法,我一边抄,一边后悔我说了那些话,我才发现,我这两天一直向内找,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又忘记向内找了。我不应该说同修的不是,更不应该和我妈在背后议论,她有什么不对,我们慈悲的指出来就好了,我们议论她,不是往她身上加不好的物质吗?我意识到了修炼的严肃和向内找的重要,心想,我还要好好向内找呢,这执著心真的不是一个两个。

然后,我在一个多小时的抄法中,我平时不符合法的行为,我一个个隐藏的执着,不断的翻出来,我不得不准备一张纸在旁边,一个个的记下来,因为太多了。抄完法以后,我又写了一篇修炼日记,把这些执著心都罗列出来,我感觉到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好象扔掉了一个大包袱。

今天我早上,刚打开店门,就有一个人过来订了三对花篮;上午有个人進来买百合;中午有人订了一个“十一”的花车;下午又卖了八个小花篮,还有一个人進来想买束花,说是过几天再来。在我开店一年来,一天内有五个人進来,是绝无仅有的,以前,常常是好几天,才会有一个人来。我真的感觉到只要我们走正做好,师父会把一切都安排的最好,谢谢慈悲的师父。下午,我发现我好象生出了一点欢喜心,我赶紧去掉它。

我以前在看师父各地讲法的时候,看到有些同修提的问题,就想:“这些人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问师父。”现在我知道,我们看别人的不足总是很容易,而自己陷在其中,而且钻牛角尖的时候,很难看见自己的执着。这就更加需要我们时时主动向内找。

由于我们本地同修不多,大家也都存在着向内找找不着的问题,我以前也老是觉得找不到,但是通过这几天向内找,我觉得还是没有“我一定要向内找”的决心。如果我们有这个意愿和决心,积极主动的向内找,师父会帮助我们把这些隐藏的执着都揪出来的,暴露给我们,然后去掉它。所以,我想我一定要把自己向内找的过程和体悟写出来供大家参考,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