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中共特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据明慧网报道:有常人朋友去香港旅游时,遇到有中共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打着反对共产党的名义向游客要钱,还声称什么要“斗争、抗争”等。这位朋友平时与法轮功学员有接触和了解,因此当时就问那名特务到底是共产党,还是法轮功?那名特务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这位朋友就说,你说的根本就是共产党那一套,你要是法轮功,那也肯定是假法轮功。

中共邪党利用特务抹黑法轮功用心极其险恶,可以达到混淆视听、扰乱人心的目的。有个法轮功学员跟我说起,她的亲弟弟被邪党蒙蔽至今仍不醒悟。她的弟弟是一名警察,在99年“7.20”时曾经进京截访法轮功学员,他说亲眼看见一个人手里挥舞着菜刀,大叫着:“谁也别过来,我是炼法轮功的。”尽管他的亲姐姐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也是他亲眼所见,他还是不相信大法好。

在功友弟弟身上可见特务的危害之深——他以为自己亲眼所见的是真实的,对邪党编造的其它谎言不假思索,对真相不接受,从而影响对是非善恶的判断。尤其今天“天灭中共,退党保命”,一个人的判断力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对于不了解邪党的人,以一个人的善良来判断,不会相信一个政府会对全世界一个接一个的撒谎。只有看过《九评共产党》的人,才能从根本上认清中共的邪教本质,不再上当受骗。中共也不怕被大多数人识破,只要能欺骗不知真相的人就行。

挥舞菜刀的人肯定是中共特务无疑,因为真正的法轮功学员首先按照大法的要求,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中共惨烈的、血腥的迫害法轮功及学员十三年,没有一例暴力事件发生。

中共邪党在长达十三年的对法轮功及学员的迫害中,采取了多种极其卑鄙的特务手段,下面是笔者概括的总结。

天安门自焚——演员型特务集体表演

被称为世纪谎言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就是中共几个特务和被其欺骗者拙劣演技的表演,呼喊着不是法轮功口号的、不会结法轮功手印的、以中国军人盘坐姿势自焚的特务表演的“法轮功学员王进东”;被当地居民证实从来没有人见她练过法轮功、在夜总会工作的、打骂孩子、把母亲赶出家门的自焚者刘春玲;自焚未遂的、喝了大半瓶汽油没有一点中毒迹象的刘葆荣;扮演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却为邪党证明监狱里如何得到“人性化的”管理和对待,甚至还获得了在外面都无法得到的“练功的自由”的刘云芳……

央视录像中,被大火烧过的王进东,面部严重烧坏,腿上的棉衣烧烂,但他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翠绿如新,最易着火的头发也还完整。
央视录像中,被大火烧过的王进东,面部严重烧坏,腿上的棉衣烧烂,但他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翠绿如新,最易着火的头发也还完整。

被那几个成人裹胁的可怜的12岁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根本无法正常说话。探视者需穿戴隔离衣帽、手套、鞋套。刘思影术后4天不但接受“焦点访谈”记者直接穿便服近距离采访,并且说话底气十足,还对着麦克风唱歌!被海外医学界人士戏称中央电视台“创造了医学奇迹”。
被那几个成人裹胁的可怜的12岁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根本无法正常说话。探视者需穿戴隔离衣帽、手套、鞋套。刘思影术后4天不但接受“焦点访谈”记者直接穿便服近距离采访,并且说话底气十足,还对着麦克风唱歌!被海外医学界人士戏称中央电视台“创造了医学奇迹”。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

“天安门自焚”事件在迫害初期被国内外媒体大面积、广泛传播,被编辑成书、被印进中小学教材,毒害的人不计其数。

中共的网特

中共的网特利用网络封堵,把真相挡在中国人视野之外;利用网络监控迫害上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及翻墙了解真相的民众;发明各种流氓软件(间谍软件如:QQ、360、瑞星、迅雷等)、设置过滤敏感词字,把中共不喜欢的内容过滤掉;布置网警、网特,昼夜监控网络,攻击明慧网。

中共邪党不择手段的通过各种违法的特务方式破坏和监控公民的上网自由。据悉,江苏某地电信系统,将所有用户HTTP(一种访问协议)访问的每个互联网(Internet)地址记录下来,供国安查询。这种做法是严重侵犯公民隐私权的违法行为。

不光HTTP访问被监控,各种网络电话也大量被跟踪。不少省份都有网络电话的分析记录,分析哪些用户通过什么网络软件拨打了哪些号码。类似网监长期存在。据了解,在各省电信运营商到骨干网的出口,都有国安从光纤上分光,将全省的数据流复制一份,然后进行分析。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公安部十一局局长李昭(此恶人安置特务陷害法轮功学员)主持召开会议,内容是提高网络监控技术,全面监控网络,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河南、湖北、广州、江苏四省和吉林市公安局网监部门介绍网监经验。

中共的国安特务

国安特务主要被用于窃听、跟踪、抓捕法轮功学员。比如: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警察在河北、辽宁、山东三个省的政法委以及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的指挥下,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涉及地区有河北省石家庄、晋州、唐山、保定、沧州、泊头、宣化、邯郸,山东省的聊城和高唐,以及辽宁省葫芦岛等地区等十五个市县,造成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或绑架特大恶性事件。这起恶性事件的发生就是由于国安特务长期监听法轮功学员的电话、手机,采用跟踪、蹲坑等卑鄙特务手段引发的。

李建桥是武昌区公安局政保科的特务。一九九三年,他冒充炼法轮功,还参加过武汉第二期班,开始在701所炼功点炼功,后来也断断续续来洪山广场炼功点炼功。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事件后,他几乎每天早上都到广场炼功点上来,表面上炼功,实质是观察和收集学员的情况。可这一切,学员们都不知道。

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去上访时,李建桥的特务身份才公开暴露。他多次去北京抓捕、押送武昌的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对广场炼功点一位从北京抓回来的学员说:“我就是公安局指派打进你们法轮功的。九三年,我参加过你们师父在武汉办的第二期班,在七零一所炼功,也参加他们学法。”

到二零零一年,李建桥因迫害法轮功有“功劳”,升迁为科长。这些年来,李建桥不断地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多次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非法立案枉判法轮功学员。其妻也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

他们还采用威逼恐吓等手段逼迫被他们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做内线和特务。

李群,南京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加期半年,在劳教所被骗“转化”。二零零四年,被“六一零”、国保大队沈小华等逼迫做特务、内线,身心遭受巨大创伤。走回大法修炼后,写下《趟过中共洗脑的血与泪的冰河》一文,向被她伤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夏建国、陈明翠、王金美、周丽琴、叶永萍表示深深忏悔。

海外作恶的中共特务

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李渊博士,在美国亚特兰大宁静的家中,遭中共流氓特务闯门与暴打袭击;持枪歹徒撬开李渊家中的文件柜,抢走电脑,但未拿走贵重物品。

歹徒当时用被子把李渊蒙起来,直到他快要窒息时才松开,并打他的太阳穴两侧,然后把他全身绑起来,用胶带粘住他的嘴和眼睛,直到他完全不能动,不能喊,也看不见。

其中一歹徒用中文普通话问李渊:“你的保险柜在哪里?”歹徒楼上楼下翻了大约半小时,两部手提电脑被抢走,文件柜被撬开,但没有要贵重物品。邻居报警后,李渊被用救护车送到医院,脸上缝了15针。

特务本来是见不得光的行径,在邪党文化里却被美化从而使人们对其的罪恶视而不见。满嘴的谎言、阴暗的心理、不择手段的行为被邪党赋予正当正义的含义,不但使被邪党利用来干特务的人意识不到自己的罪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党特务遭恶报事例在明慧网上有大量的报道,邪党故意隐瞒这些消息),不知道自己已经将良心良知放弃,与恶魔为伍;还从根本上起到了沦丧人类道德的作用。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及学员迫害长达十三年的时间里,干了多少类似上文的阴暗勾当,不是笔者一文能尽述的,这里仅仅挂一而漏万;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由于中共拼命封锁消息而难以统计。其不惜劳民伤财到处培植、安插特务究竟是为什么?是法轮功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非也,法轮功没有任何秘密,所有法轮功书籍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法轮功的修炼完全自愿,包括现在的讲真相。他们的行为也是完全合法的。是邪恶的中共惧怕法轮功的道德力量,这个邪教与一切正义为敌,采用的手段极其下流无耻,它所犯下的罪行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