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一九九六年, 我被各种疑难杂症缠身,久治不愈,身心已疲惫不堪。可修炼法轮功只一个星期,我就变的走路生风,骑自行车就象有人在推。法轮功的这种超常,使我激动不已,觉得大法太好了,我倍加珍惜, 而且感到活得非常有意义。

法轮功祛病显奇效

我三十多岁时风湿性关节炎很重,中西医都看不好, 膝关节、腰椎、颈椎发作时无法正常生活。特别是腰椎发作时躺在床上不能动,有时好好的,一声咳嗽就使腰椎象断成两截一样,两腿完全不能着力,就得用两只手撑着身子。这时常常是丈夫把我背到床上由年迈的母亲服侍,还得经常到医院作牵引治疗,年纪轻轻就成了家庭的拖累,苦不堪言。

因病痛折磨,我常到公园锻练身体。一次到法轮功炼功点上,看到悬挂在炼功点上的横幅上介绍法轮功的八大特点:一,在小腹部位修炼一个法轮,不炼丹,不结丹;二,人没有在炼功,法轮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在炼人;三,修炼人的主意识,自己得功;四,是真正的性命双修功法;五,五套功法简单易学;六,不带任何意念,不出偏,长功快;七,炼功不讲地点、时间、方位,也不讲收功;八,有师父法身保护,不怕外邪侵扰。

看完这八大特点后我惊叹的说:怎么有这么好的功法!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

刚刚学会了五套功法就去了炼功点上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感觉到腰椎部位一股能量流不断的往下串通;一天晚上睡觉刚闭上眼睛,天目看到自己睡在一床平铺的棉被子上起空了,我仰卧躺着被平展的抖了几下,很舒服的感觉。我睁开眼看到自己仍躺在床上。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清理身体。

师父为我清理身体后,多年的病痛消失了,从未有过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使人轻松自如,精神饱满,上楼上多高都不觉得累。

我是搞财务审计工作的,退休后在一家审计事务所任职,就在我学炼法轮功不久,接受特大城市一家市级建材公司的审计业务工作。该公司经营的主要产品是水泥,审计中须到水泥仓库盘点水泥库存数量。到仓库一看有好几座十几层楼高的水泥罐,而且楼梯都是用元钢线材焊接的,该公司的财务科长因楼太高又不好上,就没有上去,我当时穿的高跟鞋和公司分管财务的经理及几个年轻的业务人员一起上去了。他们前呼后拥,原以为我很难上去,我却轻轻松松的上去了。这令他们大吃一惊,怎么五十岁的人上这么高的楼,连气也不喘,你的体质怎么这么好? 我就把修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告诉他们,并讲我家住四楼,炼功前每次回家上楼都要在二楼休息一下,回到家中还气喘吁吁的。我炼功前后真是判若两人。周围的人对我羡慕不已。

大法的超常和祛病健身的奇效激励我在修炼中勇猛精進。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一九九六年儿子中专毕业,通过关系分配到商业银行。几个月后被安排为业务主管,他很珍惜这个职位,工作很努力。可就在这时肛门上长了一个硬包,坐、躺都很难受,上医院检查是肛瘻,有四个漏管,需要开刀做二次手术。儿子无可奈何的办了住院手续。回家后很沮丧, 躺在床上心事重重。我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于是说:“如果你不愿意住院开刀又想使病好,只有一个办法――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他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 既提升人的道德又使人的身体健康达到无病的状态,你信、你想学, 师父就会帮你清理身体。”儿子接受了。

我把师父在《纽约法会讲法》读给他听,其中师父专门讲了病业的法。我告诉他,真心学大法师父帮你净化身体,你可修炼提高;如果你抱着来治病的目地,师父就不能帮你。第二天,我和儿子一起去医院办理撤销住院手续。在这之前我又问他,如果你抱着治病的想法那就住院开刀。他再次表示要学炼法轮功。

我们撤销了住院手续,回家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带,我和儿子一起每天看一讲。看完第八讲后,儿子对我说:“妈妈,肛门那个包破了。”我一看他坐的椅子上有一大滩水,我又帮他挤出很多脓血。两天后四个漏管全部收口。我们见证了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感恩师父的慈悲和伟大。

不仅如此,师父还把儿子从幼儿园开始患的乙型肝炎、经常流鼻血的病也清理了。那可是压在我和丈夫心上的一块大石头啊,十几年来不知跑了多少次医院, 也不知吃了多少药,花了多少钱,从来都没有完全好的难治的病,也神奇的痊愈了。我们全家无比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们从心底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丈夫是司机。我炼功前他经常肩痛、腰痛,我们只能睡硬板床。我炼功后他再也没说肩痛腰痛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冬天天很晴朗时我们喜欢晒被子, 每次隔一段时间晒一次。每次我们都会发现硬木板床上总有两个人的湿气的影印。修炼以后情况变了,我睡的一边干干的什么都没有,而他睡的一边和原来一样,整个人的湿影子印在上边。

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我的身体属于那种极敏感型的,师父讲的法有很多在我身上验证了。如我看《转法轮》时,经常看到每个字都是一个个佛,手结着印打着双盘在那坐着,也经常看到每个字的下面都是一个个的法轮在旋转。

一天中午,我刚躺在床上休息, 什么也没想,感到身体阴阳两面的交界处象有电针在扎一样,一点一点的按照《转法轮》中写的卯酉周天的运行轨迹走了一圈, 我惊讶道:这不是卯酉周天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要达到身体完全被高能量物质尽快代替、转化,还得有一种周天形式的走向,带动你身体所有脉的走向,那叫作卯酉周天,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了。书中有时提到这样的名词,可是没有人去讲它,不告诉你。都是围绕着理论兜圈子,秘中之秘嘛。”

这么好的大法,实践中无数的大法修炼者体悟到和大法展现给修炼人神奇的一面,怎么能不让人相信呢?所以大法从一九九二年传出到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前,在国内口传心授有上亿的人在法轮功中修炼。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泽民却利用手中的权力,荒唐的发动了一场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镇压迫害;利用一切媒体造谣抹黑法轮功,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挑动世人仇恨法轮功、仇视佛法,把世人推入万丈深渊。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下,作为一个修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难道不应该把大法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吗?如果我们不去说,谁会去说呢?不修大法的人又怎么能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呢?

紧跟师父 邪恶用什么手段都改变不了我

我们到北京信访办去反映我们修炼的真实情况,被绑架回来强制洗脑。但在大法修炼中,我们有太多的切身体悟和感受,使我们对大法坚信不疑。不让我们上访我们就做真相条幅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为此我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那些受蒙骗的犯罪嫌疑人还以为法轮功真是电视造谣的那样。但是大法弟子善良、真诚的表现,使她们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只是把我们对大法的坚定误认为是“迷信”。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中说:“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师父讲的是佛法,一定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在邪恶的镇压迫害下,大法弟子还是要给世人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目地是为了救世人。

一次在等候公交车时,和一个模样象知识份子的女性交谈,得知她是某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已经七十岁了。我心出一念:一定要救她。问她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退休后多次到国外旅游,也去过台湾、香港看到很多这方面的宣传。但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不信这些。我说我们从小就是在共产党宣传的无神论中成长起来的,共产党不叫人信神佛,不等于就没有神佛。毛泽东定都北京不也是请高僧算过的吗?他的母亲不也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吗?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信神,只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不叫人信神。现在全世界共产党执政的国家除中国外只剩北朝鲜和古巴了。世界上有成就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牛顿最后不都走入宗教了吗?我们中国人除共产党执政的几十年外,几千年来不都是信神的吗?她嗯了一下点头了,这时她要下车,为了救她我也下车了,她说到批发菜场去买菜,我说正好我也要买菜,一直把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为什么告诉您要三退都讲给她,她非常感动的拍着我的肩说:“迫害好人,共产党是不可信了!把我的党员、团员、少先队员都退了吧,三退保平安!这么大岁数了,我还求什么呢?不就要个平安吗?你说是不是!”我看她真的明白了,说:“祝贺您,明白是福!”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至今十四个年头了,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七次;六次送劳教所,其中一次在洗脑班全部被非法关押的学员除我外都“转化”回家了,就剩我一人。邪恶的“六一零”头目三次非法送我去劳教,劳教所不收。第四次与劳教所签订协议劳教,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经过十二天的绝食抵制,使邪恶的迫害阴谋失败,放我回家了;两次非法开庭,最后一次终审虽判刑五年,还是无条件的放我回家。整个过程中凝聚了师父对弟子的呵护、良苦用心和慈悲救度。否则,弟子是走不到今天的。

法轮大法使我了悟人生,知道了宇宙的真理, 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那是用什么手段都改变不了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