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幸得法轮大法 使我起死回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我现年八十三岁,还能够这么健康快乐的活着,全仗着师尊创立的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我曾经是一棵奄奄一息的枯木,是大法如甘露般滋润着我,使我起死回生。是师尊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苦难人生

我生于一九三零年七月,家庭很穷且兄弟姐妹较多。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十二岁那年得一种疾病,时冷时热,冷的时候感觉骨头里面都发冷。那一场病使我头发脱光了。十年后,我嫁给一个转业残废军人,丈夫因为在战场上受了重伤没有生育能力,我就将姐姐的一个女儿带到身边。后来为了讨生活,我带着女儿去了一家工厂打工。工作时,那长长的铁丝常常把我身上的肉划开一道道口子,淌着血。女儿总是说:“妈妈吃了苦,很可怜。”

繁重的体力劳动再加上我原来身体就不好,终于有一天不幸发生了,我被机器轧了,压断了两根背骨,大腿骨被压开失血过多,血色素只剩下四克,整天躺在医院里生不如死。这场事故对我这多病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同时迸发出多种疾病来,如:心脏病、脑震荡、肺脓疡、胃炎等。疾病缠身的我两天都吃不完一个苹果,手脚没有一点力气,连厕所都上不了,下床走路就摔跤,常常摔得鼻青脸肿,满脸血污,趴地上起不来。

本地三家有名的医院都给我判了死刑,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单,要家里人给我准备后事。后来家人把我拉回来了,六月天给我穿上棉袄,戴上棉帽,让我躺在椅子上在院子里晒太阳。大热天的烤着晒着,没有出一点汗,简直就是个活死人。这样的日子实在难熬,我多次想结束这痛苦的生命,但都没有成功。只能继续痛苦的熬着。

二、亲身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七日,这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喜得大法。从第一天听师尊的讲课录像开始,我就泪流满面,似乎看见至亲的亲人一样,大哭了一场。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可是自己没文化,《转法轮》里面很多字不认识,有时问同修或家人。那天我又在桌子上看书,有的字不认识,很想去问人,偏偏身边没有人,心里着急就哭起来了。突然听到教字的声音,当时以为有人来了,定神一看,家中空无一人,原来是师尊在教我识字,在帮我呀!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转法轮》这么厚一本书,我两年左右字全能认识,而且还能背《洪吟》

我的身体也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有一次我发高烧,又呕又吐非常难受,我想一定是师尊在给我净化身体,不管怎么难受,我一定要坚持学法炼功。数天后,奇迹出现了,我原来吃不下饭,走不动路,最后能吃饭了,腿也不疼了,能走路了,心情也舒畅多了。我坚持学法炼功,我身体里原来的多种疾病都悄悄的没了。

我现在真是无病一身轻,越活越年轻!我上次去原单位,徒弟们都不认识我了,都以为我不在人世间了。更不相信我能这样年轻健康的活着。八十多岁的人还能这样精神抖擞神采奕奕,可这又是个不争的事实。那天女儿也去了,女儿说:“这不是我妈,是谁呀?”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他给了我重生的机会。

三、现身说法用事实捍卫法轮大法的尊严与清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是个阴雨密布的日子,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让人们修炼法轮大法。我百思不得其解,法轮大法这么好的功法,这么慈悲善良的师尊,他无偿的教弟子炼功健身,教弟子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时时处处修自己,事事都替别人着想,对自己却严格要求。这么好的师尊,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人们炼。

同年十二月初一日,我决定与其他同修一起去北京用自己的实例向政府官员讲清真相,澄清事实,还师尊清白,捍卫大法的尊严。当我们刚抵达北京火车站,还没有去天安门更没有看见政府官员时,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恶警抓起来了。这些恶警乱抓乱打,有时同修被电棍打昏过去。我忍无可忍大喊一声:“不许打人!”并且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们师尊清白!”关起来的同修都喊,那些恶警也就没办法了,只得移交原籍恶警迫害。返回家乡后,就把我们送進派出所看守所十一天洗脑班,要求我们放弃修炼才放我们出去。这是一个多么无理的要求。

慈悲的师尊把我多病的身体给以净化的干干净净,连思想都给我净化了,让我清心寡欲,慈悲待人。所以要我放弃修炼就等于是痴人说梦话,我宁可失去自由也要一修到底。就这样被恶警反反复复抓捕十多次,最长的一次在看守所关押了近十一天,那时天正下着雪,别的犯人都发两床被子,而我这个当时七十多岁的老太婆却只发给一床被子,还让我睡在靠门口的厕所边上。一个大冬天的没有送热水,我只能用雪水洗头洗澡。试想我曾经是一个六月都穿棉袄、晒太阳都不出汗的危重病人。现在有这么大的变化,这难道不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吗?我向监房其他犯人讲法轮大法被诬陷的真相,同时他们也目睹了我现在的事实,很受感动,说法轮大法真好,以后回去也要做个好人,如有机会也学炼法轮功。

不管是在狱中,还是在家里,我都用自己的事例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为的是能让被邪党毒害的众生迷途知返,重获生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