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西人大法弟子: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自从我二零零五年得法以来,坦率的说,我算不上一个精進的学员。我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修炼在很长一段时间在慢慢的懈怠,也正是由于我的这个修炼上的漏洞,邪魔才能够干扰我。前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不正确的思想,几乎导致灾难性的后果,这件事情不仅仅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教训,同时也让我意识到修炼是多么的严肃。

我每次搬家之后,都会去我所在地区的医院去注册。当四年前搬家的时候,我没有理会。我认为,作为修炼人来讲,它并不重要,我根本不需要医生。然而,几个月前,一个念头偷偷的溜進了我的脑子里:注册一个医生也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假如我生病的话,我需要医生的假条来请假。这一念慢慢形成了一个思想。也就是这一念,导致我有了病的感觉。我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了我自己的这个思想转变过程:从消除病业的修炼者,变成了一个有病的常人。

几个月前,我开始感觉到每次饭后我的心脏都会有一种刺痛感。我仔细的观察了这个症状大约有一个星期,我注意到这个感觉变的越来越厉害并且更加频繁。我喜欢妻子的厨艺,体重也增加了很多。我决定告诉妻子我身体的这个不适并希望她减少我的饭量。我告诉她:我的胸和肋骨下面如同受了伤一样的疼痛。我仅仅四十二岁,我开始感到害怕,甚至担心最坏的情况,也许我会心脏病发作。妻子和另外一个同修交流了我的情况,这位同修是一个中医大夫。最后,他们一致认为:这一切是由于我的思想不对头而招引了邪魔上身,把自己置于这种危险的境地。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觉的我的胸部越来越紧。我开始发正念来减轻疼痛,并请师父帮助我。我希望熬过上班时间,回到家我可以学法。当我读到师父的讲法时,我对死亡有了新的理解,我很激动并尽力忍住我的泪水。我对妻子有很重的情,我担心假如我去世了,我为妻子做些什么才能保证她的安全呢?妻子后来与我分享了她对这件事的理解,她认为我应该否定旧势力并发正念清除干扰。我认为她是对的,但我的脑子乱糟糟的,胡思乱想,感觉很悲哀。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观看神韵演出。中场休息时,我遇到了两个我的老同事,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们了。他们领着孩子一起来看演出。我虽然没有跟他们说话,但我内心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他们。

当我醒来时,我知道我的使命是救人。我充满了信心,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这种强大的正念,是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经历过的了。以前我发正念时,我的脑子总是不能集中,甚至于走神。但现在不同了,在我发正念时,我请求师父的加持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发誓跟师父走到最后。

过了一会儿,妻子也醒了,她告诉我说,她做了一个噩梦: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魔,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在猛烈的戳我的心脏。同时她还看到了一些其它很肮脏的场景。我跟妻子说:我一定是在前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现在它们来找我要债了。从法理上讲,我的头脑更加清晰了,因为我知道我为什么经历这些痛苦。妻子告诉我说:当你发正念的时候你要对那些魔说:“如果我欠了你什么,我会用我修成后的福德来补偿你,如果我没有,我的师父也会给你。我现在是一个大法弟子,我需要救人。如果你想得救,就同化法,如果你试图干扰,我就会清除你。”

我只是有了一个跟随师父走到最后的这样一个念头,一切都在瞬间改变了。过去几个月,或者说几年,我对法和修炼的理解一直没有那么深刻,导致我走到这种危险的边缘。但是一个强大的正念,使得一切都在瞬间改变了。我的胸部疼痛彻底消失了,我的正念也变得越来越强。我悟到:一个修炼的人怎么会有病呢?假如我们长期卧床或住院,我们怎么在人世间证实大法呢?这不是师父要的,特别是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期,救人的时间如此的紧迫。

我还悟到:当我有了病的症状,如果我的第一念是去医院,那么我就是一个常人。如果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在跟随师父救人,那么我就是一个修炼者。我想这就是修炼者与常人的根本区别。

当我向内找的时候,我看到了我自己修炼中的许多问题,我想找出自己的执着和修炼中的漏洞也是一个艰苦的修炼过程。当我的思想符合了法的时候,师父把我救起,并将我从新放在了修炼路上。我现在想的是修炼,去我的执着,并跟上正法進程。

这件事从表面上看是生与死的考验。但实际上是考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也是我真正开始走向修炼的重要的一步。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二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