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优秀医院干部李萍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四十三岁的李萍女士,原来是哈尔滨铁路局齐齐哈尔铁路分局加格达奇铁路医院干部,宣传助理,负责单位精神文明建设和医德医风工作,多次荣获优秀干部,文明职工标兵等多项荣誉称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李萍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为了世人能了解大法真相,被开除公职,被离婚,多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长时间吊铐在床、上地环、关小号、不让睡觉、毒打、上重刑:大挂吊起来、用竹条打手铐反铐在背后的手、野蛮灌食等等,受尽了折磨与凌辱。

一、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李萍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后来被单位领导劫持回来,医院邪党书记冯洪斌,副院长尚德友(此人迫害前就反对法轮功)等人逼迫李萍放弃信仰,写保证书。齐齐哈尔铁路分局邪党书记裴继尧单独找李萍谈话逼迫放弃修炼,李萍不放弃修炼,因此被撤销党委宣传助理职务。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齐齐齐哈尔铁路分局邪党副书记逄玉梅和齐铁公安分处姓宋的科长等一行人找李萍谈话,要李萍选择要法轮功还是中共邪党,李萍表态并不矛盾。他们非逼李萍选择,李萍选择了法轮功,那位科长不顾身份在会场就骂了李萍。九月三日李萍被劫持到齐齐哈尔铁路分局主办的加格达奇党校洗脑班,二十四小时被监视不让回家,逼迫写保证放弃修炼。同时被洗脑班迫害的还有曹静华、李萍的弟弟。后来又被绑架去了一些齐齐哈尔、大庆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潘本余、王宝宪、慈海,现三人已被迫害致死,其中齐齐哈尔铁路车轮厂工程师王宝宪从洗脑班直接劳教三年再也没回来。

各个单位抽调职工,他们轮流排班黑天白天监视。有很多职工白天上班晚上还被值班,害得他们不能正常生活。有的把怨气发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加格达奇铁路招待所前后两次邪恶洗脑班长达半年之久,给李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了巨大伤害。

第一次洗脑班因李萍最后也不放弃信仰,医院取消李萍干部身份,齐齐哈尔铁路分局给她开除路籍留路查看处分。第二次洗脑班因李萍炼功被齐齐哈尔公安分处拘留十五天而结束。

单位医院安排李萍由原来当干部到当卫生员打扫卫生。在当卫生员期间,院领导说李萍是加铁医院建院以来干的最好的卫生员。还有医院职工说李萍把医院厕所打扫的比食堂都干净。

二、被双合劳教所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加格达奇铁路医院邪党书记冯洪斌派保干和邪党宣传助理将李萍劫持到加格达奇公安局,姓赵的公安局长要李萍交待给谁大法经文了,李萍不说,被那局长打了。并被公安局恶警非法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关押,后来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一年。

被新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小号,李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等待因争取要求炼功权利,而被带走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而没在规定时间就寝。李萍就被恶警带走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就被恶警打倒,被恶警们往胳膊和脑袋上踢,打倒在桌子底下,半夜又被推到外面榆树墙里跪下,差点扎坏眼睛。

恶警逼李萍保证不炼功,不保证就用细绳把她背吊在棚顶暖气管上,脚尖点地,恶警还不断大骂,整整一夜。早晨被放下来时,恶警恐吓李萍回去不要对别人说自己挨打上刑的事。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当李萍把被打的事反映给劳教所所长洪振权时,洪振权说调查后给个说法,却一直不见回音。在双合劳教所李萍因为抵制播放诬陷大法的录像,背诵《转法轮》<论语>,被恶警们用电棍电手、脸,电的闻到焦糊味。并因炼功先后两次被加期半年。

三、被迫害失去工作

李萍是加格达奇铁路医院护士,负责单位精神文明建设和医德医风工作。在她任职期间医院被评为黑龙江省文明单位标兵。李萍本人多次荣获优秀干部,文明职工标兵等多项荣誉称号。劳教回来后,一直反对李萍炼功的副院长尚德友对李萍说:“加铁医院要感谢你!在你不在期间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卫生局推行文明行医,检查到我们医院时,发现我们医院已经先行几年,并拿走文件借鉴推行。你给医院争了光。”

在李萍被加格达奇区公安局劳教后,齐齐哈尔分局听说上面有文件不让开除法轮功学员,所以赶在文件到之前,紧急给加铁医院人事主任富丽珠打电话要求立即开除李萍,富丽珠马上找邪党书记冯洪斌召集医院职工代表开会解除李萍劳动合同。三天后,加格达奇铁路医院接到了不让开除法轮功学员的有关文件。李萍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是对的,所以医院的非法决定是错误的,并且是违法的。李萍从双合劳教所回家时,大队长张志捷给医院邪党书记冯洪斌打电话要求接人,冯洪斌说李萍已不是本医院职工,不管。打电话时李萍在场,听得清清楚楚。可李萍坐车回家后,冯洪斌却等在出站口,说不接怕担责任。

新来的加格达奇铁路医院院长听到大家对李萍的反映很好,就给李萍安排了保洁队队长职务,全面负责医院卫生及卫生员管理,但不给恢复工作手续,李萍不同意,因此僵持一年。

一年中,李萍外出,冯洪斌就打电话让李萍马上回来。李萍以为给安排工作,可回来谈谈话又让回家等着。李萍定期被要求到单位谈话,却不给安排工作,限制看管李萍。就这样僵持一年,直到李萍再次被劫持迫害。

李萍被迫害回来后,加格达奇政府有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真正受害者,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不但对李萍还对医院其他炼过法轮功的人也不放过,即使说不炼了也不行,没完没了的迫害。冯洪斌曾对炼过几天法轮功后就不炼的加格达奇铁路医院总护士长说:“医院护理队伍要有什么差错,就是法轮功搞破坏!”结果冯洪斌退休后,得了严重心脏病,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据说安了五、六个支架才保住性命。

一直坚持迫害法轮功的加格达奇铁路医院副院长尚德友在李萍从监狱迫害回家后,李萍在个体医院打工,尚德友对那家医院院长说:“此人不可用,她是法轮功顽固分子。”这给李萍带来了很多麻烦。现在尚德友恶报得了肾癌,做了手术。做了中共牵驴他拔橛子的傻事。

四、被迫害离婚

李萍是在炼法轮功后结婚的,她的丈夫对炼法轮功是支持的。他们结婚三年多没吵过架,李萍用大法衡量平衡家庭关系,支持丈夫,孝敬双方父母,多给婆家邮钱,生活平和幸福。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后,因李萍夫妇同在齐齐哈尔铁路分局工作,上面给李萍丈夫施压,在加上舆论上的压力和恶警的骚扰,使她丈夫承担不了巨大压力,提出离婚,他曾对李萍说:“离开你,我再也找不到你这样好的妻子了。”

在李萍被绑架的前三天,丈夫曾对李萍说:你炼法轮功我认了,你不是干部我也认了,我就一个要求,你能在家平安的过日子。没想到话落三天李萍就被绑架。李萍的丈夫因忍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提出离婚。在其丈夫离开家的前一夜,留给还在被劳教迫害的李萍一封信,信中说他整整哭了一夜,并拿走了他们夫妻的全部照片。看到那封信的人都哭了。

李萍被劳教迫害期间丈夫给的信连警察看了都落泪。本来好好的家庭,就在这场残酷的镇压中被拆散,就象文革期间划清界限一样。

五、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九三农场公安局马勇带队,伙同加格达奇公安局,把走在街道上的李萍绑架,走在前面的李萍家人都不知道。这伙便衣逼李萍说出他们要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哪儿,而李萍根本不知道。这伙便衣在加格达奇公安局威胁李萍说:“你现在不说,到时候铁嘴钢牙也让你开口!”李萍就被他们蒙上头硬抬着绑架走,李萍喊法轮大法好,被他们堵住嘴休克,绑架到哪里也不知道,被强行抬到火车上,李萍喊大法好,便衣们害怕,就由硬座车厢抬到软卧车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李萍后来才知道被绑架到黑龙江省九三农场看守所,李萍绝食反迫害十二天,期间李萍因拒绝坐老虎凳灌食,被恶警用小白龙(白色方形塑料棍,打人很痛,是专门打犯人的刑具)把小脚趾打坏。他们在医院找来护士给李萍野蛮灌食,结果插到气管里,险些丧命。灌食期间还被非法录像,可能把事实颠倒黑白后再拿来显示邪党的“人道”精神吧!

这期间,李萍突然失踪家里找人找不到急坏了!李萍后因绝食被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在加格达奇区看守所迫害期间,李萍抵制非法迫害,绝食抗议,因不背监规看守所所长董艳军将李萍和法轮功学员里玉书关入禁闭室迫害。因禁闭室没有暖气,又是十二月份,禁闭室还对着走廊的门,他俩又被锁在铁老虎凳上,两、三天里玉书就被迫害的双腿浮肿,李萍也因绝食呕吐。

李萍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关押期间,在七个月没有人提审的情况下就被起诉,连法律程序都不走,就被秘密开庭,被加格达奇法院非法判重刑五年。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六、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屡遭酷刑残害

(一)在集训队被严管迫害

李萍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被严管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一个刑事犯包夹形影不离,成了犯人中的“犯人”,李萍因不报数被提前下到五监区。李萍因不服从邪党监狱管理被恶犯单桂香等人每天点名时按倒在地。期间不让买东西,不让寄信。

(二)被疯狂殴打被连续打上百个耳光

有一天,说恶警程秀艳找李萍,李萍到干警办公室,程秀艳没吱声就起身走了,办公室剩下恶犯李梅、单桂香、刘文革、吕淑文四人,她们要求李萍服从邪恶管理,点名报数。李萍说:“你们是犯人,没权利审问我,要求我。”于是四人疯狂殴打李萍。连续打李萍上百个耳光,用脚踹小腹。打完后恶警程秀艳回来了。当李萍质问程秀艳为何安排恶犯打人,程秀艳说:“谁打你了!”恶犯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

(三)袜子、裤子被拖烂被皮鞋踢在脸上鼻子上,鲜血流在雪地上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五监区法轮功学员不承认强加的罪名,否定这一切迫害,不点名,不报数,不戴名签。法轮功学员李萍第一个不参加点名、报数。谷亚荣因配合李萍,点名不蹲,也被押入小号迫害。为了反迫害,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恶警大队长吴艳杰带领恶警王珊珊、刘红、邱艳、犯人姜春凤等人将谷亚荣叫到办公室,逼着谷亚荣喊报告,谷亚荣不报告;被恶警罚蹲,谷亚荣不蹲。吴说:“你不蹲,我们可以强制你。”她抓住谷亚荣的肩膀,恶警们齐上把谷亚荣打倒在地。刘红破口大骂,狠劲踢谷亚荣的腿。后刘红又拿手铐把谷亚荣铐在地上,由王珊珊看着,下午一点多被非法关押小号迫害。

二零零三年,因法轮功学员杨秀华不服从管理被长期关押小号四十多天,法轮功学员多次要求放人也不放。由于法轮功学员执意要求释放杨秀华。恶警大队长吴艳杰想制服法轮功学员,就联合监狱采取所谓“拉炼”残酷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法轮功学员们被拖到男监迫害。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指使刑事犯及五人联保将法轮功学员拖到楼下,拉出去冻着。事先准备好的恶警们手持电棍毒打法轮功学员。因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被刑事犯两人拖一个法轮功学员,拉到一百米以外的男监进行残酷的迫害。李萍因保护同修被恶警、恶犯先弄到楼下,因不配合恶警被男防暴队恶警王亮,肖琳第一个拽走,鞋丢了,袜子、裤子被拖烂。期间因拖不动,王亮就用皮鞋踢李萍的脸鼻子,鲜血流在雪地上。最后用车将李萍绑架到迫害地点。

(四)关小号、酷刑

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至十二月二日,每天天不亮,恶警们就把法轮功学员撵出去挨冻,天黑后,几十个法轮功学员逼回到监舍蹲着或坐着,在冰凉的地上直到半夜十二点。五监区是一楼,特别冷,而且扒掉了法轮功学员们的棉衣、棉裤,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不让洗漱,每天只给吃一个凉馒头。恶警唆使犯人用笔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写犯字,程佩英用生命反抗侮辱和迫害,被恶警用手铐铐在铁门上。

小号就是狱中狱,时间长了人是受不了的,腿不好使、头颤。丁玉腿不好使,张淑哲头颤。狱方随意把法轮功学员关小号酷刑,根本没有期限(刑事犯关押最多一个星期就放了),女子监狱竟忍心把法轮功学员关半年以上,可见其残忍程度。

(五)被毒打挨冻用竹条打手铐反铐在背后的手等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拉炼回来晚上罚蹲时李萍因不带名签被男恶警毒打,又被拉到外面挨冻,还有杨秀华,黄丽萍,闫淑芬,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被用竹条打手铐反铐在背后的手,闫淑芬双手被打肿,又被罚蹲。半夜十二点才让李萍回去。

十一月二十八日早八点,巡逻队全部警力和五监区干警又来到监舍。为了反对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们齐声背诵《转法轮》<论语>。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坚定洪亮的声音在监舍大厅回荡,喊声长达半小时之久。法轮功学员几十人组成一道人墙,互相保护。恶警们无从下手,手拿电棍发呆,后来向法轮功学员人群冲来,把李萍拖出;黄丽萍被打昏在地;闫淑芬背部被打伤。恶警杨子峰、王亮拿起码座的小凳向法轮功学员人群打去,凳子打碎了,马爱桥的头被打伤,满脸是血,缝了四针(马爱桥自己花去医疗费近二千元,这种情况还被关进小号,每天吃两顿玉米面粥,戴背铐酷刑三天,直到昏迷才解开背铐,共关押十五天)。

发了疯的恶警们象野兽般的向法轮功学员们施暴。大家抱在一起,倒在地上的褚力和几个人抱在一起,人分都分不开。马爱桥头上的血沾满褚力的脸上,一旁的刑事犯和女干警们都惊呆了。这时监狱所有恶警全部出动,将监舍团团围住,把法轮功学员分别拖到各个监舍屋中,疏散开,将李萍、刘桂华拉到屋里戴上手铐。其余法轮功学员被逼到操场上,由恶犯李梅带领。陶大队点名叫出了:谷亚荣、程佩英、杜桂杰、任秀英四名法轮功学员,后又把肖爱玲、李萍、刘桂华三人关押小号迫害。恶警说这七人是这次事件的组织者,以狱长找谈话为由,把她们骗入小号。

在这七天的迫害中,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手被冻伤,被恶警用柳条抽的肿得象馒头一样,发紫、发黑,不好使。被吴艳杰、陶淑萍及其她女恶警用电棍电的法轮功学员有:许淑芬、刘桂华、任秀英、闫淑芬、王文荣、胡桂艳等。监狱指使五名防暴恶警帮助四队恶警(其中有两名男恶警叫王亮、杨子峰)迫害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肖爱玲铐在铁门上毒打。被毒打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萍、程佩英、黄丽萍、张春杰、刘桂华、马爱桥等。五监区全体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伤痕累累。恶犯拿刷厕所的刷子给法轮功学员刷牙。给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剃鬼头,恶警大队长陶淑萍哈哈狂笑,说:“真漂亮啊!象电影演员。”声音象西游记里的妖怪。

有一位哈尔滨的六十岁的老年学员被扒的剩内衣内裤,被刑事犯埋在雪堆里只露脑袋,扒出来后没咳嗽一声,犯人称奇,内心佩服大法的神奇。李炳清被恶犯刘文革等人暴打很长时间,最后李炳清肋骨骨折,内伤严重,从未得到治疗,很长时间呼吸还疼痛。杨秀华也被从小号放出来一起挨冻,他们把杨秀华扒的只剩内衣裤用手铐铐在铁门上整整一下午。最后犯人说:她不是人,是神。所有参与拉练迫害的恶警都戴着厚厚的帽子和口罩,可好多恶警被冻伤。所以恶警们一提“拉练”就害怕。

(六)戴上手铐脚镣,手铐在地环上,脚被吊起来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五监区法轮功学员由于不屈从恶警的迫害被拉到外面挨冻,七人被关小号三十三天。大冬天被扒光内衣裤,只剩裤头,光着身子穿上被剪掉扣子的棉服,被铐在地环上酷刑。小号的暖气被卸掉,窗户被封死,所以在里面不知白天黑夜。刘桂华在刚进小号时被脱鞋光脚,挽上裤腿站到水盆里;任秀英光着脚站到水泥地上,地上泼上水;李萍被姓曹的恶警打在鼻子上,鼻子被打出血,戴上手铐脚镣,手铐在地环上,脚被吊起来。由于法轮功学员不答应恶警的戴名签、点名的要求,连续两次续押票迫害。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地环

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方式反迫害,被恶警强行残忍灌食,使用开口器,使法轮功学员承受巨大痛苦。插上管后不拔出,用胶带缠到头顶,背铐站立在水泥地、厕所台上(绝食三天)。被监区接回后,由于法轮功学员们不服从恶警邪恶的管理,继续被铐到宿舍的床头站立,头两天晚上到十二点才让睡觉,直到七人双脚严重肿痛才打开手铐,到十点才让休息。这期间不给吃饱饭,两个人一个小馒头。(在小号每天两小盆玉米糊)后来这七名法轮功学员抗议后被放出小号,正赶上二零零四年元旦,被迫害长达三十三天,放回监舍后又被铐在床帮十八天,每晚戴械具站到十二点。后因七人脚肿胀又到过年,才摘掉械具码凳。每天晚上十点才让吃饭,七个人给四个人的饭。七人被迫害长达五个月之久,因长期戴械具,谷亚荣右手不能使筷子,只能用勺;杜桂杰贫血,脸色苍白,作为病号治疗。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七名法轮功学员对被强加的犯人身份及剥夺他们通信、买东西,不让用笔、纸等人权。三月九日,七人被分开了,恶警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迫害她们,逼迫屈服。其中肖爱玲、李萍、任秀英、杜桂杰、程佩英被用手铐铐在床头,其间只有二天晚十二点让休息几小时,其它时间都被铐在床头,连续十八天十六夜站立,没让上床休息过。只有四、五天半夜十二点让坐小凳。

(七)被罚站立,铐到床上,上大褂吊起来被用手指抠眼睛

后来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就被逼迫连着站立,她们的脚又疼又肿,极度疲劳。肖爱玲在连续逼站立两天后,双脚、小腿红肿剧痛,发烧直至疼痛难忍,几近晕厥才允许坐在小凳上。但依然戴着背铐。经医生检查,怕双脚截肢,被几个恶犯强行铐着灌药,脸被抓肿、嘴全被铁勺刮破。在坐几天缓解后,又被逼迫站立铐到床上,刚刚缓解的双脚又开始红肿。任秀英、程佩英也在几天后双脚红肿变黑。这种情况下还逼她们继续站立,多次反映,才让坐下。械具始终不给拿下来,并强行给两人打针。任秀英的脚肿得不能穿鞋。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十八天中,四个人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理由是小号没地方,这是小号待遇。十六天不让法轮功学员们睡觉。当法轮功学员问狱长刘志强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睡觉时,他说:我就是法。最后恶犯辛淑梅出主意改重刑上大挂吊起来。手铐子深深勒进法轮功学员们肉里,要不是大法保护学员真是要残废了。

李萍、肖爱玲、任秀英于四月一日被分开。肖爱玲、任秀英分别被吊起来铐上。李萍由一名刑事犯看着。打人凶狠的恶犯王代群之前对谷亚荣暴打,打的多次昏死过去,并对谷亚荣说:“你死了就说是犯心脏病死的。”最后逼迫谷亚荣出工。王代群自告奋勇来收拾李萍。因李萍闭眼,在她说话时没睁眼为由大打出手,企图以此手段逼迫她屈服。李萍呼喊着报告干警的情况下,却继续遭毒打。王代群这种所谓的恶犯头,连犯人也不敢惹她,打人手法很专业,这种品质的恶犯却被干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当恶警乔丽娜赶到现场时,强词夺理说李萍和王代群打架,并把王代群叫出去“训了”,可一会就回来后,王代群继续折磨迫害李萍。因李萍不说话,不给其市场,王代群便用手指抠李萍的眼睛长达半个多小时。李萍把挨打的事告诉了同修,恶警乔丽娜将李萍大骂一顿,罚她反省到十二点才让休息。后来王代群恶报双眼看不到东西,腰痛的也不能走路,还被恶警大骂。她自己说:“法轮功(学员)知道了就得说我遭报应了。”

(八)被整整上刑七十天

从零三年到零四年四月,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整体配合反迫害,不戴名签、不穿囚服。法轮功学员这段时间因反迫害,不配合邪恶要求,肖爱玲、李萍、任秀英、杜桂杰、程佩英,刘桂华,谷亚荣,马爱乔等承受了巨大迫害。整整上刑七十天。在遭受这种残酷折磨情况下,李萍又遭受了恶犯王代群的流氓职业性殴打,王代群还用两个手指挖李萍的眼睛等,邪恶至极。

法轮功学员李萍在十多年的被迫害中,没有人权,自由和健康,受尽了摧残和凌辱。象李萍这样遭受迫害的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中是极多的。

参与迫害李萍的部份单位,恶警恶人

1、齐齐哈尔铁路分局邪党书记裴继尧,邪党副书记逄玉梅
2、加格达奇铁路医院医院邪党书记冯洪斌,副院长尚德友、人事主任富丽珠
3、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分处姓宋的科长
4、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5、加格达奇公安局
6、加格达奇看守所
7、黑龙江省九三农场看守所
8、九三农场公安局马勇等恶警
9、黑龙江女子监狱

恶警:狱长刘志强、程秀艳、吴艳杰、王珊珊、乔丽娜、刘红、邱艳、陶淑萍、王亮,肖琳、杨子峰、姓曹的恶警等
恶犯:王代群、单桂香、李梅、辛淑梅、刘文革、吕淑文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