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真、善、忍”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在1998年8月20日幸运的走入大法修炼,至今已有十三年了。每天尽量多学法,并要求自己学法入心、集中念头去学,越学越体会到大法的博大精深,越学越感受到师尊告诉我们法理的庞大无边。但直到最近我更進一步认真学法,也就進一步提高了对“真、善、忍”真正含义的认识,并反思自己这十三年来在行动上到底做到了多少。

在学法的初期,我读师尊《精進要旨》〈警言〉:“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份学员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时知道了不能只从表面上身体的变化和功能出现认为大法好,但也不知道什么才叫从理性上认识法,什么叫从法上认识法。

在后来不断的学法中,我越来越体会到“真、善、忍”三个字的内涵的博大精深及在实践中威力。师尊在《转法轮》中慈悲的告诉我们:“那么什么是佛法呢?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师尊也讲过“大法是圆容的,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同样具足真、善、忍的特性”(《精進要旨》〈浅说善〉)。我对“真、善、忍”三个字的理解从表面、感性、肤浅,到逐渐体会到其内涵的高深,并真正的接受他,并自觉用他来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这经历了一个很长的、渐進的过程。现在我一想起“真善忍”三个字或对别人讲“真善忍好”,就觉的非常的神圣,能感到其内涵博大无边。

修炼后,我读《转法轮》时对师尊所讲提高心性,去掉各种欲望、执著心、修口等法理都很认同,也乐于去实践,对照法修自己。但却对书中师父谈到“真、善、忍”三个字时却顺口读过,就象小孩背“12345”,好象很熟悉,可具体问哪个是3,却不认识一样,并未去真正体会其内涵,所以也没感到其真正的威力。

回想我对“真、善、忍”的认识过程,首先我接受的是“善”,大法教我们与人为善,遇事先考虑别人,不伤害别人,做个真正的好人。我做常人时就比较善良,不愿与别人争斗,但常人社会普遍认为“好人做不得,做好人吃亏”,被人称为“好人”甚至与“无用的人”、“老好人”相类似。当我走入大法后,师尊讲的法理使我彻底明白为什么要与人为善,怎样去做一个好人,能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去做一个好人,我觉的大法太好了。从此我不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工作中、在家庭中、在社会上不为个人利益与别人争斗,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尽量帮助别人。同时也认识到要做到真正的善,不是一味的迁就别人,什么都替人包办,而是从根本上对人负责,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劝他们三退,让他们得到真正的平安。更要引导有缘人学法修炼,这才是真正的与人为善。

我对“忍”的认识,从一开始常人的想法“忍很难做到”、“忍自己吃亏”、“忍是懦弱的表现”转变到“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那怎么是懦弱?我说那是大忍之心的体现,那是意志坚强的体现,只有炼功人才能有这样大忍之心。”(《转法轮》)真正认识到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和忍的威力,虽然在家庭矛盾中有时还辩解,甚至有时事后还在想别人的不是,没有完全做到忍和向内找,但我知道了应该怎么去做了,能自觉的对照法理逐步达到不光表面忍得住,心里也能放得下。同时也知道忍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不是对别人错误的纵容,要对众生负责任,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后,也要善意指出别人的不足,真正为别人好。

只有“真”悟的最晚,也做的不好,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才不断悟到此法理。对于修真,我一直存有困惑,想着很难完全做到。当每次因为做三件事回家迟时,一路上我不时想着借口,其实就在编谎,思想上也知道这不对,应该正念对待,修炼人不应说假话,但不由得还想。当家人真的追问时,有时开口就说我在单位干什么什么呢。直到有一次学法时我一下子明白怎么做了,我们修炼“真、善、忍”,确实不应说假话,不然我们老让别人记住“真善忍好”,却自己说假话,若被常人当场拆穿谎言,他们对大法该是什么印象?他们会说我们言行不一的。其实我们面对常人询问时可以不回答,或不直接回答,只说“对不起,今天很忙,回晚了,我马上做饭”等。其实开口就说假话或心中老想编个什么借口都是多年来邪党文化的影响,“对人不能说真话,要留个心眼”、“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等。我们要彻底清除邪党文化的影响,放下不好的观念,使自己说话更堂堂正正,行为更坦坦荡荡,这样才能更好证实大法。

还有,有的同修被邪恶绑架时,被逼问大法资料的来源或要求他们说出其他同修情况时,也感到了这方面的困惑。恶警一面拍着桌子,一面威胁同修:“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不说真话?”有的同修就认为:我们修真,不应该说假话呀,就把别的同修给说出来了。其实,我们修真、善、忍,但真的里面也包含善,也包含忍。比如一个失去理智的人拿着刀逼问你,某某某在哪里?你若说真话,告诉他实情,他就会在暴怒无理智的情况下干出杀人的坏事,从而害了别人,也毁了他自己。但是我们若面对他的威胁,也要忍得住;而且我们要劝解他息怒,不要莽撞行事,帮他化解矛盾,以免造成难挽回的后果。也可以告诉恶警:现在,你让我出卖同修,说出大法资料的来源,我若照实说了,你们就会迫害他们,我就帮你做了一件坏事,因为迫害这些善良的修炼人罪是非常大的,发生恶报的实例很多,而且国际上都在起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你也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所以按照善的原则我就不能告诉你。我们就是要按师尊的法去做“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就象有些同修一样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就发正念,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做到“零口供、零签字”。当然说起来容易,面对险恶的环境做起来却很难,不过我们若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真”,就不会自己产生迷惑而顺着常人的思维做一些难以挽回的事了。

还有一次,我们单位让所有人填表,内容是你信仰什么,什么时候参加的,都有什么活动?这来自所谓“上头”的表格,用意很明显,也很邪恶。所以所有信仰基督教、佛教的人也不敢填,都写“无”,我想起师尊的话:“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搭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精進要旨二》〈理性〉)所以我也填了“无”。随后,我们单位邪党书记(明白一些真相)把我找去,笑着问:“这次填表,你怎么不如实填?”意思是你们也造假呀。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我们不是宗教信仰,只是群众性的炼功活动。他就什么也没说了。另有一次,我跟他说“真善忍好”时,他说,“哪能总说真话呢,你看这儿有要上报你们的表格,我就没填。”当时我这方面法理不清,没能進一步给他讲清真相。本来可以这样讲:我们要讲真,但同时还要看符合不符合善与忍。你这是最大的善举,不是造假,不去做那个迫害好人的坏事,会有大福报的。

悟到“真”的法理后,我觉的师尊的法太奇妙了,威力真大。每当我发正念胡思乱想时,我只要想起我们是修“真”的,要办真事,干什么都不能应付敷衍、走形式,就很容易把思想拉回来。到外面用手机讲真相时,有时气候恶劣,有时时间很紧,有畏难情绪时,我就告诉自己我们修真,干什么事都要认认真真的做,要用强大的正念才能起到真正救人的作用,这样做的效果就比较好一些。

上面是讲的是自己在学法中对“真、善、忍”的认识怎样从表面、感性到较深入的一些体悟。认识很肤浅,也可能有偏颇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