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绑架之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今年本地区接连发生了四起绑架案,有两起在市里,两起在乡镇。师父说:“目前这些邪恶的生命越来消灭的越少了,清理的越来越少了”(《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为什么我地区还能有如此多的迫害,给当地解体邪恶,救度众生造成损失呢?在这里笔者想与当地同修切磋。

第一就是我地区揭露本地邪恶做的不够,有的甚至几经迫害,但却出于种种人心不愿揭露,师父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当然我们在做此事的时候不要带有怨恨心、怕心、报复心理,否则就会象有的同修担心的,激起恶人负的一面。在被迫害的同修家属也是同修的情况下,也不愿提供恶人的恶行和被迫害同修的迫害细节,怕影响到自己用人的办法救家人,一切等家人回来再说。我认为造成同修这种没有正念的状态,一个是我们讲真相的材料慈悲心不够,没有站在真相救度众生的基点,而是为了揭露而揭露;再一个就是我本人的情况,象我这种心态的人在目前也不在少数。贴不干胶,发揭露迫害的资料,没有立即见效,见同修家属用人的办法营救,那就等等再说,借口家属不合作,而放弃继续营救,麻木、懈怠。潜意识里有不管怎样人先出来再说的想法,依靠常人而不自知。其实说到底还是信师信法不足,不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第二就是我地区现在发真相资料的人明显减少,很多同修热衷于做面对面讲真相的事,也有很多同修喜欢用电话发彩信讲真相,当然我在这里不是否定这两项讲真相的项目。在证实法中只要是能救度有缘人,什么项目都是可取的,可有些同修是因为面对面讲真相不听就算,没有后顾之忧。用电话发彩信觉得安全系数更高一些,因不涉及到资料的制作、保存、散发,让恶人抓不到实质的“证据”。有的同修每月发彩信需花费几百上千元钱,有的经济条件不好, 甚至别的同修资助在做,一次资助几百元钱买电话卡,我认为这就很不可取,没有条件可以做别的,为什么一定要执著这一项呢?是认为发资料太简单人人都能做,还是觉得发彩信更安全呢?有的老年同修看到别人发彩信,觉得这个项目很新颖,也买了电话,结果学了很长时间也不会,最后把电话送给了其他同修。其实这个老年同修做资料、发资料都做的很好,那么是什么心促使这样做的呢,是因为别人做了,怕自己不做这个项目被落下,还是妒嫉心,怕被别人比下去呢? 从师父传法到现在整整二十个年了,我们都应该更理智、更成熟。一边做着证实法的事,使自己不至于被落下,一边找着自己认为最安全的方法,认为证实法的事我做了,威德也应该有了。我认为我们做证实法的事不是你做了威德就有了,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威德在做,而是证实法、救度众生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表面的安全我们注意了,但真正的安全是做在法上,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

同修被迫害当然有其个人的很大因素,但有的同修一有同修被迫害就找同修的漏,要不就说整体有漏,当我问同修整体的漏在哪,很多同修却说不出,好象整体有漏成了口头禅,说了整体有漏就有为此负责的了。我记得明慧有篇交流文章说的好,向内找是找自己不是找整体。因一般被迫害的同修都是证实法的事做的比较多的,经常接触的同修就应找找是不是自己太依靠技术同修了,看到同修的执著是不是负责任的提醒同修了。不经常接触的同修看到同修被迫害后自己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是不是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是不是因迫害见的多了,就麻木、懈怠。

真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的修炼负责。总之,我们遇到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我们修炼提高的机会,都是我们在发生的事情中去人心,修出正念正觉的大好时机。希望我们在 今后的修炼中能实实在在的去修,真正用法来洗净自己,把三件事落到实处去做,不要有完成任务的心理,真正修出无私无我的慈悲。

以上是本人所在层次的认识, 意在交流,抛砖引玉,有不足和偏颇处望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