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 我们感到无比的幸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有肾结石、黄胆肝炎、胆囊炎等多种疾病缠身。那时候肾结石痛起来真是要命,医学上称肾绞痛。有一次半夜病发的时候,痛起来真是站着不行躺着也不行,侧卧不行仰卧也不行,在床上一会儿跪着,一会儿躺着,痛的满头大汗,我强忍着不知如何是好,妻子在旁边干着急也没办法。一分钟也不停息的痛了一个多小时,脸都痛变相了。第二天到医院去,医生说太危险了。后来用碎石机(体外冲击波)治疗,当时是好了。可是半年后,腰部又有点痛,到医院去检查,说肾脏又长了结石,医生说用碎石机打也没用,这是多发性的,打了又发打了又发,没办法只有吃药磨了。当时心里总是在想:人为什么要当人呢?为什么得病呢?如果我得了什么绝症,年纪轻轻的就这样完了吗?为什么有的人活的时间长,有的人活的短?

在九七年八 、九月份的时候,我在外地打工,一天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浑身无力,吃不下饭,闻着油味就想吐。后来到医院检查,说是急性黄疸肝炎,需要立即输液,当时也没有多少钱,在大城市费用高,没办法只有回家治疗。回家后,在我们镇医院一连打了半个月的吊瓶,黄胆算是退了。可是右上腹还有点痛,然后再次用B超检查,医生说有胆囊炎。我心里一惊,叹着气说:“唉,怎么那个病刚治好又得了这个病呢?真是搞不懂呀。”开了点药,万般无奈的回家了。回家后就找以前买的那些中西医杂志看,因为当时身体不好,喜欢买医学杂志等关于健康方面的东西看,喜欢了解医学治病的知识,这也许是人的一种求生的本性吧。在一本中西医杂志上,看到了一个跟自己病症非常相似的中药配方,然后就抄下来拿到医院,叫一个熟悉的医生用蜂蜜做成药丸用。当时就把一副药七、八十块钱(对当时农村来说也不少)给他了,就等他做好去拿。

恰在这时,一九九七年十月份的时候,大法洪扬到我们附近的村庄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母亲听别人说炼法轮功可以使人强身健体,祛病健身。出于对儿子的情,她就先去学,试试看。(当时我还跟我母亲说别走火入魔,那是看了一些所谓的气功书上说的)。后来母亲觉得好,想我炼炼看,就请教功的人到我们村里来教。教功的人,他们白天工作,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来教。先是放师父讲法录像,然后教炼动作,我就在一旁观看,因当时各种气功很多,又误听那些所谓的气功中说什么走火入魔,就没有入心去看,录像中讲的什么也都不知道,脑袋是懵的。教动作的时候,他们也叫我学炼,我以我年轻看的懂为借口,也是还没有看懂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功,就不愿炼。后来我想不是有书吗,就请他们把书留下来我看看到底讲的是什么。第二天上午,当看完《转法轮》第一讲:第一节“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时,一下子解开了我心里解不开的谜,也是我长期思考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转法轮》)明白了这些道理后,我如饥似渴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一遍看完后,我从心底里决定,炼,一定要修炼。这功法不但能使人的身体得到健康,而且真正指出了为什么要使人的道德、思想得到升华根本原因。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修炼到底。

修炼一个多月后,我就到原来的地方去打工。刚去不久,身体就不舒服难受,症状就和以前有病时的症状一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同时也是在提高我的悟性。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转变人的观念,提高心性。一个星期后症状消失了,身体一身轻松,原来的肾结石,胆囊炎及黄胆肝炎都好了。脾气也好了。后来我到医院去跟我以前订做中药的医生说:“ⅩⅩ医生,我订做的中药丸不要了,钱也不要了,如果谁需要你就给谁吧。”他说:“为什么?”我说:“我炼法轮功了,现在身体都好了。”他说:“真的吗?”我说:“是真的,只要真正按照法轮功的标准去做,把一切执著、欲望、不好的心看淡,遇到矛盾向内找,处处为别人着想,再加上炼功,就能够达到祛病健身。”从此,我就在《转法轮》这本宝书及师父讲的各种经文的指导下精進实修。

记得以前跟妻子闹矛盾的时候,总是对着干,有时忍让也是没有办法的,不是真心的忍让。现在是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就是她错了我也不计较,乐呵呵。比如说,我在炼功的时候,她就故意的来推我,挠我,不让我炼功,我也不生她的气,也不动心,就跟她讲道理,她不听还要干扰我。真的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有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炼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别的事情,他还不管。你说你打打麻将怎么耽误时间,他也不高兴,可是不象炼功那样。你炼功也惹不着他,锻炼身体,又不影响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炼功,他就跟你连摔带打。”不管她怎样,我始终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后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看到我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变化,于九八年九月份的时候,我在外地打工,她打电话跟我说:“我现在也炼功了。”我说:“你是真的炼还是假的炼哦?”她说:“是真的炼,不信你回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我听了后真的很高兴。我们家以前是我和我母亲,还有两个姐姐修炼,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共五个人修炼了。我为我们能够在大法中修炼,感到无比的幸运。

学大法后,我们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例如,在九八年长江发大洪水时,我们这里很多田地被淹,粮食经济受到了很大的损失。那时还有很多家庭温饱都解决不了,外地捐款捐粮捐物等到各村时,村里按人分配,很多人都抢着要。我们全家商量,分给我们的物资我们都不要,给那些比我们家条件还差的人吧。然后就去跟村干部们讲。村干部们听了惊奇的说:“人家都抢着要还嫌少了,你们家却不要(当时分的粮食也有五、六百斤)。”我说:“要是以前我们也会争着要的,而现在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因为法轮大法是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的,处处为别人着想,所以那些粮食就给那些比较困难的家庭吧。”他们听了直点头。就在那时农民每年还要上缴土地税,我们也是提前就把钱送到村干部那里,当时村干部收上缴时要家家户户的跑很多次,有的还没有钱(原因也是苛捐杂税太重,田地出不了多少粮食,还要上缴那么多钱,所以老百姓抗税的事就多,收上缴就难收)。他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在指定的日期之前上缴的奖励一百斤大米。而奖给的一百斤大米我们也不要。村干部就跟村里人讲:“法轮功真是好,分的东西也不要,上缴的钱自觉的送到村里来,又不跟人家争什么,每个人要都象炼法轮功的人一样,我这干部也好当了。”

还有,在去年过年办年货的时候,我妻子到豆腐加工厂用黄豆兑换豆腐,当时兑换豆腐的人很多,需提前一两天排队预订等候。我妻子就跟加工厂的老板讲好了,需要多少豆腐及拿豆腐的时候一起付加工费。然后,就叫一位与加工厂老板同村的亲戚,等豆腐做好的时候去拿。做好后,亲戚把豆腐拿来了。我妻子问亲戚加工费给了没有。亲戚说:“没有,老板没说要加工费。”妻子一看豆腐,不对啊,我没那么多豆腐,怎么那么多呢,一数,果然多给了一份。妻子说:“不行,我得把豆腐和钱送给他们。”亲戚和旁边的人都说,别给他们,自己留着吃。我妻子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处处为别人着想,假如说你是那位老板你怎么想呢?”然后,我妻子就把加工费和多给的豆腐送到加工厂的老板那里去。开始,那老板和很多兑换豆腐的人以为是豆腐做的不好,人家来找麻烦的。我妻子说:“老板,这是你多给的豆腐和你没要的加工费,我给你送来了。”他们听了一愣,然后纷纷议论起来,现在的人只愁别人给少了,巴不得人家多给点,人家多给了,你还大老远的送来。况且现在是腊月二十八了,很多人等豆腐过年都等不及了,做豆腐也来不及了,你还送来,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我妻子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的,是法轮功教我这样做的,要是我没炼法轮功我也不会送来的。”他们一听,有的人就说:“法轮功要是这样的就是好,但是电视上所说的都是法轮功不好,可是今天亲眼所见,又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有的人讲:“共产党造假造惯了,在文革的时候,造谣说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大跃进时,造假说亩产万斤粮。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今天一见,法轮功真是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