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中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

一、得法

一九五四年,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从上学就开始受中共邪党的党文化灌输,那时中共说什么我都相信。到一九七一年我读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中共“批林批孔”运动开始了,我心想,为什么批呢?于是我带着好奇心拜读了许多孔子的书籍,知道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温良恭俭让,以及如何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其中孔子讲的:以权以力而治人者,乃为霸,以霸而治人害己害人,后患无穷;以仁以德而治人者,乃为道,以道而治人口服心服,长治久安。这些道理给我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孔子的仁义道德与中共暴力加谎言的对比下,我接受了孔子的理念。

之后的若干年,我又去找了些共产党批判的书和反对的书去阅读,也曾读过佛教中的书,读过《道德经》、《周易》、《圣经》、《推背图》和各种历史故事书等等。通过阅读这些书籍,可以折射出共产党是一个反天、反地、反人类、反道德、反传统、反神佛的狂妄自大的党(当时还没有认识到它是邪教)。虽然如此,在一九八九年因中共官员腐败,全国的部份地区大学生上街游行,提出要反腐败、反官僚时,我当时还对共产党抱有一线希望,认为它能改好,当到六月四日中共不顾国际影响,血洗天安门的那一刻,我象泄了气的皮球,对其抱有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从此以后我更加深信了,就是共产党是不可能改好,在它的独裁统治下,人们是不可能有自由、平等和民主的。带着这各观念,在一九九七年底,我拜读了《转法轮》一书,当时并没在意,也没准备修炼的想法,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时,我才认认真真的拜读《转法轮》一书,也决定开始好好修炼了。

二、断色欲

由于我受儒教思想的影响比较大,从结婚以后我没骂过妻子一句,也没与任何女性有不正当行为,我们夫妻与家庭很是和睦的。当我决定要修炼法轮功时,我的妻子开始对我大吵大闹,把我炼功的录音机也砸了,还要撕大法书,当时被我制止,她说我放着好日子不过,以前跟我过着受穷的日子,现在刚见好转你就作穷,她联合我的母亲、女婿一齐向我发难,弄的我两天心神不定,不知如何是好,到第三天晚上,我很冷静的告诉我妻子说:我决定了我要坚修大法,但这样会给你带来不安全(因为我知道共产党非常邪恶,很可能波及到我的家人),你可以选择分居或者离婚,财产都归你所有,我只要能修炼就行了,当时妻子说那就离婚吧,你来写离婚书,我说我不能写,因为我不主张离婚,你想离你去找人写,我可以签字,她说那好吧,明天我就去办理,而实际情况是我们到今天也没有离。

就是我这坚定的一念,给后来断色欲打下了基础,我妻子看着动摇不了我修炼的决心,她在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佛教,修炼后她告诉我说,她要受菩萨戒了,要求和我断色欲(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想难为我),我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就在断色欲的第五个年头的某一天,她非得要求我和她一起去洗澡,而且我们夫妻是单间,在互相搓澡的时候,特别是男女肉体相接触的那一刻,心真的有所动,但是我坚决克制了自己的色欲之心。当我过了这一个考验以后,我的色欲之心大大的减弱了。对于修炼人来讲,色欲和利益等各种欲望与执著都必须要修去。

三、是业不是病

我记不清具体时间了,有一次我到周边的地区去写揭露当地迫害文章,回家后就出现了病业的状况,全身疼痛,而且躺在床上动不了,此时我并没有怕,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这不是病,是业力,所以心中就想妻子千万别回家(她在外串门),我的女儿也别来我家,因为我知道,她们不修炼的人,来了只能给我增加麻烦,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这一念全身只是动不了,但疼痛减轻了许多。三天过去了,我没吃没喝,到了第四天的早上,我父亲拄着棍子来到我家一進屋就大声(生气)说道:我要是死在家中都没人管我,你怎么一连好几天都不见影?这时我强打精神从床上坐起来,我父亲一看说:啊呀!原来你也病了,是这么回事,我这几天也病了,你母亲串门也病在外边了,来电话叫去人接她呢,我也去不了呀,你能去吗?我说:您自己能回家吗?父亲说:我能回去。我说:我没事,一会儿我去接母亲去。我三天没吃饭,也不知道怎么上的客车,车怎么开的都不知道,好歹来到母亲的住处,一進屋她们都看我的脸色不好看,问我咋回事,我说有点难受,她们说你躺一会儿吧?之后我就和母亲一起坐客车回家了,到家后我的一切病状全消失了,当时我眼含热泪,悟明白一个法理,师父把我们生生世世的业力消去一半,剩下一半放在修炼的过程中,是为我们修炼提高心性所用,心性一提高业力就没了,实际上还是师父为我们承担了,所以来了病业,唯一正确的是向内找,提高心性,师父就有办法了。

四、整体配合

当有些地区出现严重干扰时,同修们会有一个说辞,就是我们地区整体配合不好,而导致这种现象。我地在二零一零年就严重出现这种情况,整体配合不好,各自为政,互相看不上,互相间隔,都是自我人心膨胀,证实的都是自己而不是法,我当时把此情况和协调人说了,也不管用,找同修说,也是说谁谁也不爱听,在此情况下我就去外地了,二零一零年我地区有五个同修被病魔夺去生命,八个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被绑架,这些一个接一个的干扰给我地区证实法、救世人带来严重损失。我一直认为我们地区协调人有问题,加之同修也不理智是没形成整体的原因,其实这种说法是把自己抛在整体之外,而要求别人来形成整体,就在师父《洪吟三》发表以后,我用法来对照自己,才知,是自己不向内找,而且等于承认旧势力迫害有理了,悟明白了,我知道我就应该把自己当成整体的一部份,从那以后我就默默的配合所有的同修,只要是修炼的事、救人的事和证实法的事,我就用心的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好,同修看到了我的真诚和坚定,就有许多同修愿意和我配合,有什么困难也都愿意来找我,甚至家中有什么事都能和我说一说。如果我们都能向内修,自己默默的配合同修,整体就自然形成了。

五、要堂堂正正面对邪恶的干扰

当我地有好几个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被绑架后,一日,我地区两名610指使的人员来到我家,我在院中挡住他们進屋,他们二位说:我们地区有炼法轮功的被抓了,你知道吗?我没回答他的问话,我说:你们二位今天来我家是公干呢,还是私访?他俩人对看一眼谁也没回答我的问话,然后我接着说,要是私访,咱们進屋坐下来,喝上茶水慢慢谈,要是公干呢,请你们出示相关手续,他二人又对看一眼没回答我的问话,此时我八十岁的老父亲在屋里说话了,说是谁呀?進屋来讲话吧?我告诉父亲说:是两个不速之客,还是别叫他们進屋为好,此时这俩人又问我说: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说:我没电话,有电话我也有权不给你号码,你们不说清楚来干什么的,应该把你们的号码给我留下,他俩还真的把号码给我留下了,临出大门说了一句话,你注意点为好。此话不知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呢,还是别有它意。

通过这件小事我悟到,当610及相关人员随便骚扰我们的时候,我们不要有怕心,要堂堂正正的去对待,要知道,真正的犯法者是他们,而不是我们。

以上的交流是我坚修大法中的点点滴滴,还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也就是还有人心,当我们用人心、人的办法和人的理去衡量事情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麻烦,或那样的麻烦,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干扰,当我们站在法上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会跳出人的理,用高层次的理看待问题,问题的根结也容易找到,也容易解决好。双手合十。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