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无锡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罪恶累累,全名为“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操控公检法践踏法律与人权,非法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摧残,惯用手段流氓下作、卑鄙龌龊、血腥残忍、阴险毒辣,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十三年来,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伙同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罄竹难书,今天揭露的只是平时了解的部份情况,是他们罪行中的冰山一角。

一、被摧残到瘫痪8年,含冤离世

戴礼娟女士,1999年10月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恶人送精神病院、市及省洗脑班摧残。在精神病院内被迫打针吃药,尤其在无锡北塘区公安局内遭到残暴的毒打,生命垂危才送回家。遭到这种非人折磨后戴礼娟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在床上瘫痪了8年,最终于2011年3月含冤离世,年仅48岁。(在明慧网2011年12月18日发表的“二零一一年无锡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中有详细报道 )

二、修炼人家的悲惨遭遇

蒋金龙、陈冰玉夫妇是无锡市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的正、副站长。在1999年7月迫害初期,蒋金龙就被要求每天到无锡市公安局报到,恶人强逼蒋金龙读事先准备好的诬蔑、诽谤大法的文章,并录像,在无锡市广播电视台、江苏省电视台反复播放,此外还威逼蒋金龙做内线。蒋精神上受到严重摧残,最后被逼自杀身亡。蒋金龙火化那一天,殡仪馆内外站满了警察。

陈冰玉现年已68岁。在1999年7月19日夜被中共当局绑架10多天,接着又非法刑拘37天,99年10月被非法劳教1年,2001年再被非法劳教3年。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内,被迫做奴工,每日从鸡叫做到鬼叫,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奴工的产品有绣花拖鞋、娃娃、服装、帐篷,圣诞树等,均是出口产品。

2005年12月陈冰玉再次被绑架到无锡市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6个月,期间受尽非人折磨。洗脑班的邪恶手段有:不准睡觉、不准洗漱、用风油精涂抹眼睛和鼻子、戴上头盔后用木棒猛力击打头部,圈地为牢(罚站在画的极小的圆圈内,圈外都写上师父的名字,稍不注意就会踩到名字上)等。2007年7月,陈又被嘉兴市法院枉判3年半,关押在杭州的浙江女子监狱,直到2011年1月才出狱。

昔日蒋金龙、陈冰玉夫妇的居家是同修们经常往来学习交流的地方,迫害后人去楼空,长期锁门,现在已被拆迁。

三、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家破人亡

秦文彬和妻子邓世瑜在1996年同时得法,在修炼路上相互鼓励、相互支持,志同道合,幸福美满。2001年3月俩人在家同时被绑架。秦文彬被非法关押在河埒口派出所附近的一家外地驻锡招待所,19天不给睡觉、不给坐、不给饭吃,白天黑夜不停的逼供训进行车轮大战。同年12月非法庭审枉判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秦文彬在修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肝硬化、肝腹水,炼功后10多天就奇迹般的身体康复了,但由于长期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在看守所内逐渐出现了肝病症状,且愈来愈严重。因肝病严重,被江苏省苏州监狱拒收,退回无锡看守所。2002年4月监狱方怕承担责任,无奈之下给办了“保外就医”,直接送进医院。5月初回家,说是回家,实为软禁,被恶人反锁在家中,钥匙由当地居委会保管。直到其妻子6月底劳教结束回家,钥匙才归还秦家。

秦文彬回家后受到严密监视。无锡市、区“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川流不息,不间断的骚扰,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到2006年5、6月份,滨湖区“六一零”陈建中和片警王再宁又上门逼迫秦文彬签字保证不炼功,并强行抢走秦文彬在家学法的《转法轮》手抄本,逼问是谁送来的。7月秦文彬不堪承受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含冤去世,享年67岁。

邓世瑜于2001年3月与丈夫秦文彬同时被绑架,先在河埒口派出所附近的一家外地驻锡招待所,被车轮大战逼供信9天,后送无锡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多天,而后转押河埒口派出所,在置留室的铁笼子里关押10天,最后被非法送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劳教2年。

四、滨湖区“六一零”公安局长吼叫:只要有一口气,就不会放过

陆云琴已是70多岁的老太,2001年3月3日与儿子周文伟同时被绑架到无锡荣巷派出所,同年12月被非法庭审枉判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儿子周文伟被监外执行劳教4年。陆云琴于2006年6月从南通江苏女子监狱假释回家。

在2008年3月5下午,无锡滨湖区国保大队长王建新和荣巷派出所警察张杰,直冲进陆云琴老人的卧室,非法搜到数根MP3的连线,立即把陆云琴带到荣巷派出所,后又非法关押在派出所附近的建材宾馆,在那里私设公堂,逼问MP3的下落,把老人戴上手铐、脚镣,铐在凳子上,不准睡觉,眼睛一闭,看管的武警就踢陆一脚,还恐吓说要把她扁担铐,老人被折磨的上血压高达270汞柱,心跳超过100次/分,头晕、呕吐,昏死过去,被弄醒后继续再审再折磨。

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滨湖区“六一零”公安局长严××还凶狠地朝陆老太吼叫:“陆云琴,你只要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过你,不怕你不说,有的是办法!”

后来是抢救的医生说“这个人不行了,真的危险了。”他们才让其女儿接回家。回家后大约10多天,恶人们看她身体好转,就骗她到派出所去办手续,进行再一轮的迫害、摧残,直到陆的身体再次出现危险,于5月11日才放人。

五、洗脑班杀人不见血

顾锡娟,女,40多岁,无锡市人寿保险公司部门负责人,原患严重心脏病,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并退党、向单位同事讲真相,被降职降薪。2001年、2002年两次被非法关进无锡市洗脑班,被强制灌输各种邪悟、诽谤和造谣。2002年在洗脑班期间发现屙血,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六一零”不准其丈夫陪同去医院,要“六一零”带去医院,被顾锡娟拒绝。后由其母亲陪她到无锡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出是肠癌。2002年9月(中秋),顾锡娟含冤离世。

六、六个月的血腥迫害,一头黑发全变白

戴湘兰,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来,进出无锡洗脑班、派出所、看守所等8、9次。2003年被绑架到北塘区公安局,在那里遭到恶警吴建、张晓明的毒打,用竹板抽打脚趾,打的脚趾血流一地,脚面红肿。还被两手反绑到后背铐手铐,两人按住头,一人点燃香烟塞到鼻孔里。

2005年8月初戴湘兰遭受到更为残忍、血腥的迫害。那时第一个月被关在崇安寺派出所旁的天明圆宾馆,逼问《九评》的来处。前半个月只是白天逼问,到后半个月开始酷刑对待,揪头发、踢下身,用勾人藤草煮开水烫泡双脚,致使双脚水肿,皮肤呈暗紫色。之后又送到无锡洗脑班,进去后立即让穿高跟鞋罚站,不准睡觉。让戴湘兰戴上头盔,用抽水马桶中的铜浮球打她的头,白天黑夜整天打,头盔打掉了,还继续打,头打肿了,就打脚、腿、手,结果头、脚、腿、手都打肿了,恶人还讥讽嘲笑说她的手脚是“熊掌”;人被打昏死过去就灌一碗糖水,白天请滨湖区医院(市第九人民医院)的医生为其看病,晚上继续打,两脚被折磨的从脚趾红肿到大腿根,脚趾钻心的痛。看病的医生说是“丹毒”,要快医治,否则两腿只能锯掉。于是,就由两个保安按住戴湘兰,由“六一零”的王俭(女)边打戴,边揪住她的头发灌药,王俭还用力掐戴的大腿,一直掐到脚掌。

此外崇安区“六一零”公安局的人还用脚踩住戴的脚用力辗转,无锡市“六一零”的一个恶人把戴的手往桌子上甩,甩的她的手掌上鲜血直流,还边甩边说“是领导指示要打你的。”

戴湘兰进洗脑班就有两个保安监视,因为这两个保安不打人,被“六一零”王俭发现后被辞退,另换来两个保安。其中一人是无锡蠡园人,较高大,把戴打昏死过去,他还边打边说“小偷见我都害怕,你是领导叫我打你的。” 另一个保安是戴眼镜的苏北人,他逼戴写所谓的“四书”,戴不写,他就用力扳屈戴的手指。洗脑班里还有一个女的,用笔尖戮戴的手指甲(导致半年后戴的指甲与肉仍是分离的)。10月份天气已转凉,恶人们就扒掉戴的外套,往戴身上泼冷水,晚上开空调让她在吹风口吹冷风,另外还不准她大小便。

他们心狠手辣,惨无人道的迫害最终仍是一无所得,只能放弃,经过这6个月的血腥暴行后,戴湘兰原本一头黑发全变白了。在戴湘兰放出的那一天,为了掩盖罪恶,无锡“六一零”吴亚飞虚伪地特地给她染发,染成黑色。现在60岁左右的戴湘兰的头发雪白。

七、三番五次被关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折磨

顾末娣为了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在13年迫害中有7年时间是在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里度过的,经受着种种世人难以想象的迫害:夏天在炎炎烈日下长期集训、操练;冬天被扒掉外套只穿秋衣裤挨冻;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不准洗漱,罚站,插胃管灌药,铐手铐脚镣等等多种酷刑,特别是在2004年和2005年两次在无锡洗脑班遭受的摧残更让人怵目惊心。

2004年2月顾末娣被绑架到无锡市洗脑班强行转化。一进班就被强制站立,站立15天后两腿肿的似大象腿,体力不支,顾就坐在水泥地上,洗脑班的恶警就唆使保安往地上泼水,并扒掉她的外套(只穿毛衣过冬),强拉起来用椅背顶住她站在墙边。在受虐待不公的情况下,顾末娣绝食抗议,争取正当权益,邪恶就把她绑在长条桌上强行插胃管灌食和灌药(降血压的药),并被打了一针不明药液,连续50天不准睡觉,还强迫抄写诬蔑大法的书,由保安轮流监视,直到她神志恍惚。

2005年7月因坚持信仰又被非法劳教1年9个月。由于长期遭受迫害,身体极度虚弱,送劳教所二次均拒收退回,第三次由无锡滨湖区“六一零”王建新和王建伟亲自把顾末娣硬送至劳教所。刚进劳教所教导员洪鹰(踩着法轮功学员血迹升到教导员位置的)就让顾罚站,顾不配合蹲在地上,恶人洪鹰就唆使劳教人员吸毒卖淫女抓顾的头发强行拉起来,头发掉了一地。并到监室宣布顾末娣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大小便,顾憋不住,小便失禁在裤子上,就被监管的吸毒卖淫女扇耳光。一周后顾的血压高达230/130,心脏早搏20次/分,这时洪鹰又诱迫顾只要转化立即放人回家。顾不动心,邪恶只得又换一招,将顾接回无锡,关押在无锡滨湖区医院(现改名为无锡市第九人民医院)“非典隔离病房”,整天手铐脚镣铐在病床上,24小时有警察值班看管,强迫打针吃药,45天后再次送劳教所,2个月后劳教所办理“保外就医”退回无锡。

说是“保外就医”实质上是非法关押在无锡洗脑班,加剧对顾末娣精神及肉体上的残暴折磨。邪恶把药碾成粉末逼顾吃下;在一段时间内白天逼顾反复看诽谤、造谣、嫁祸法轮功杀人的录像,并每天写2500字的观后感,夜间又有精神病院所谓心理学专家医生(姓查)找顾末娣谈话到深夜,每天只睡三、四小时,天天如此折磨顾的精神。后来又提供锄头、镰刀等工具,让她单独在花园里割草,暗察顾是否会自伤、自残甚至行凶。恶人阴谋失败后一招未得逞又来一招,当时正好是伏天,连续高温,邪恶把顾末娣关在朝北又朝西的小房间,白天关上门窗,不开空调、电扇,戴上冬天的厚摩托车头盔,脖子上围着医用的脖颈,晚上打开窗户让蚊子叮咬,房间的地面上有4/5的地方贴满师父的像,屋里只有一张小凳、一个痰盂,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门外有保安轮流看守。就这样顾末娣在无锡市洗脑班里被阴险毒辣残忍的“保外就医”了近10个月。

当时洗脑班由无锡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万会楼负责,还有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的王坚,“六一零办公室”招聘的吴亚飞安排日常工作,及唆使保安对法轮功学员施暴。

八、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的梁爱英出狱不到一年又被劳教

梁爱英多次被绑架到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遭受迫害。非法关押在南通江苏女子监狱期间,丈夫在家猝死。2011年7月才从南通江苏女子监狱出狱,今年6月19日晚9点左右又遭到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并被非法劳教二年。现梁爱英在句东江苏女子劳教所,整天强逼读诽谤诬蔑大法的资料到深夜12点多,每天只能睡3、4小时。关于梁爱英遭受迫害的经过在2012年6月26日的明慧网上有报道。

九、遭受卑鄙流氓下作的迫害

胡凤玉,曾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精神病院(无锡第七人民医院)半年之久,被迫吃药打针,后来又曾二次送劳教所。第二次是在2002年夏天,突然5、6人闯进家门,将她绑架到派出所,被打了几十个耳光,然后被床单蒙住头,不知被送到何处,在那里遭受非人的折磨:把她的双手和一只脚同时吊起来(所谓的开飞机),吊了约有4个小时左右(一般人只能承受半小时左右),吊时还点燃香烟塞进她的鼻孔里又呛又咳,同时还用竹板抽脚心,强迫说出同修,还威胁不说就扒掉内裤点香烟塞下身。当时的恶警之一是张晓明,中途加入的有无锡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万会楼。之后,胡凤玉被送劳教一年半。

在句东女子劳教所一年半即将到期时,恶警对她暴力强制转化,先将胡关进一秘密小间,由吸毒卖淫女毒打,拳打脚踢,拉头发,胡抗议,恶警就说没看见有人打你。有一天又将胡推进一房间,把门关上,胡进去后发现已有一男恶警在里面,看到胡进门,企图抱胡,胡拼命挣扎反抗,恶警未能得逞。这时又进来两个女恶警和两个吸毒卖淫女,不由分说扒掉她的内衣裤,胡大声叫喊抗议,惊动隔壁房间的人后他们才罢休。

折磨到第6天,七、八名男女恶警七嘴八舌围攻胡凤玉,要胡回答他们的问话,当时胡的喉咙嘶哑,讲话出不了声,他们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让胡多喝水,后来就原形毕露了,让一个新进去的女恶警给胡大量灌水,灌得肚子又胀又痛,这样还不让小便,如小便憋不住就正中他们的阴谋可以说成精神失常、小便失禁了。被大量灌水后的胡又被带到另一房间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看录像时,胡头晕、迷糊,无法控制自己,莫名其妙的老用脚去踩其他人。胡要上厕所,恶警们不准,说必须要在师父像上啐口水才能上厕所。胡就这样憋着,最后人昏迷过去。

当时参与的恶警有洪鹰、赵大队长、省劳教局的唐国防,还有其他不知姓名的男女恶警及吸毒卖淫女,其间赵大队长和唐国防还常常假惺惺的扮演红脸,伪装充当好人。

劳教期满,胡凤玉又被邪恶直接送到无锡洗脑班。在那里,也同样遭到戴头盔、嘴里塞布、不给睡觉,穿尖头高跟鞋罚站等酷刑。

十、惨无人道威逼老人下跪1个半小时,接着又吊铐在窗上5天5夜,再坐老虎凳11天半

钱介荣,现在已是70多岁的老人,自99年720以来多次出入无锡洗脑班、派出所,看守所。尤其在2006年发真相资料时被无锡南长区金星派出所绑架,一进派出所就被罚跪在地上约1小时,又让跪在螺纹钢上20-30分钟。然后就吊铐在窗上5天5夜,接着又坐了11天半的老虎凳,最后被送到无锡油嘴油泵厂的地下室,在那里邪恶们穿羊毛衫棉大衣,而钱介荣老人只有单衣单裤,一天只给吃一顿,挨冻挨饿之外还要遭到他们的毒打,进地下室的当晚就被打落一颗牙,一周后又被打落一颗,打得满口是血,牙齿松动,耳朵致聋,一个“六一零”的人指挥七、八个人,还口口声声说“往死里打”。之后钱介荣老人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10天左右被退回无锡市第二看守所。

2010年8月是钱介荣第六次被绑架,无锡市荣巷派出所怀疑钱发真相资料,8月的一天,四五个恶警突然闯入钱家,强行拉走老人,并用踢门爬窗等手段破门进入其他房间,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并很快判钱介荣非法劳教一年,在无锡第二看守所执行。所谓期满,就是劳教到期,但在不通知钱家属的情况下,直接将钱介荣转送到设立在苏北兴化市的江苏省洗脑班,强制灌输对大法的诬蔑、造谣和诽谤,一个月后于9月27日才回家。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产至今未还。

十一、修炼恢复健康的原肠癌患者,被迫害得出现严重糖尿病症状

潘旗珍,近70岁的老人,原是个肠癌患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无锡市“六一零”逼她放弃信仰,多次被送无锡市洗脑班迫害,其中有两次被迫害到出现“小中风”、“脑梗塞”症状。2011年4月21日又遭到南长区法院秘密庭审,枉判三年半,现在南京江苏女子监狱。据说在狱中,潘旗珍出现严重的糖尿病症状。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有:

1、江苏省劳动教养局 唐国防

无锡市公安局(地址:无锡市崇宁路58号 邮编:214002)
杜荣良: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
丁一新: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副头目
万会楼: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副头目,电话13901512215
黄×× :市国保大队长,电话0510-82737563(办公室)

2、无锡市法制教育学习班(实为劫持迫害无辜公民的洗脑班、黑监狱)、反邪教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此协会是个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邪会”)
地址:无锡市贡湖大道288号,门口挂牌为:无锡市公安局特警支队
丁一新: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副头目,洗脑班校长
万会楼:无锡市“六一零办公室”副头目,参与各种迫害的直接责任人,
电话13901512215
洗脑班的工作人员:
王坚(男):公安局“六一零”人员
王俭(女):公安局“六一零”人员,踩着法轮功学员的血迹,现升为公安局某处处长
吴亚飞:电话13205210561
顾强
周娟芬:电话13003522916
陶激:电话13914114448,为无锡无线电厂退休职工
洗脑班中邪悟者:
毛秀琴、徐敏、李芸

3、无锡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无锡市钱胡路
4、无锡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无锡市钱胡路567号,电话0510-83733730
5、无锡市拘留所
地址:无锡市钱胡路
6、无锡市精神病院(无锡市第七人民医院)
地址:无锡市钱胡路
7、无锡市南长区公安分局
地址:陈列馆路2号,邮编:214025
张国兴:分局局长
华逸锋:分局副书记,政委
8、无锡市南长区公安分局金星派出所
徐峰:所长
剑长林:副所长
丁晓东:刑事副所长
9、无锡市南长区法院
地址:陈列馆路
陈利:审判长
杨嘉林:审判员
沈小峰:审判员
书记员:鲍钰鸣
10、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
地址:陈列馆路
华红杰:检察员
11、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
地址:无锡市青莲路58号,邮编214072
严**:局长
王建新:国保大队队长
王建伟:区“六一零”人员
陈建中:区“六一零”人员
12、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荣巷派出所
地址:无锡市荣巷街道大池路8号,邮编214063
许长江:所长,电话13151003262
吴文昌:教导员,电话15061819195
黄垚:片警,电话15061819206,18961770687
李韶慧:片警,电话13151002662
吴宏:片警,电话15061819200
徐国栋:片警,电话15061819205
张杰:片警
13、无锡市滨湖区河埒口派出所
朱宝南:片警(现已调离)
王再宁:片警(现已调离)
14、无锡市滨湖区法院
地址:无锡市青莲路,邮编214072
王锐:审判长
苏建春:审判员
丁炯:代理审判员
刘建达:书记员
15、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
地址:无锡市青莲路,邮编214072
王芷:代理检察员
16、无锡市北塘区公安分局
地址:无锡市民和路18号,邮编214000
沈国良:局长
沈斌国
鲍晓明:国保大队长
17、无锡市北塘区公安分局北塘派出所
张晓明:曾多次参与绑架
18、无锡市崇安区公安分局
地址:无锡市中山路388号
19、无锡市崇安区公安分局崇安寺派出所
地址:无锡市崇宁路2号
陈洲:片警,警号027345,电话13151002381
20、无锡市后西溪城管
何建军:电话13373633111
21、句东江苏女子劳教所
22、南通江苏女子监狱
23、南京江苏女子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