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告别十年病床 苏州古稀老太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75岁的孙蔼侠女士,家住苏州市东港新村,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告别了躺了十年的病床,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老人坚持修炼,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被绑架判刑,在南通监狱遭受三年迫害。近几个月来,当地派出所、公安分局、检察院多次骚扰、施压、盯梢、监控监视,在小区内外散布恐怖,并多次以“取电脑”为名设套(别人都没给),图谋迫害老人。 她老伴四月末在惊恐中离家,至今无音。

老人说:“十五年来,沐浴了大法阳光,使我从多种病魔和卧床十年的苦难中站起来,多种病不翼而飞,当初那种喜悦欢畅,更是发自肺腑的无上感恩,难以语表,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经历了中共血雨腥风的年月,为了强身健体,为了求生,为了做一个好人,为了信仰不放弃,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洗脑和非法判刑。直至今日仍然在严酷的迫害之中,而且殃及家人、亲友,好端端的一个家被弄成在惊恐、重压无度之中……”

病魔缠身卧床十年 修大法站起来了

孙蔼侠老人,甘肃省白银公司机械厂退休职工,自幼体弱多病经医院诊断患心脏病、肺气肿结核、胆囊炎、胆结石、肠胃疾患严重,结肠炎、横结肠下垂低于脐下、便秘神经官能症、高度近视等等,年复一年夏天腹泻,冬天感冒长期住院,戏称“半条命”,万分痛苦,也给家人、单位邻居造成麻烦、负担。年年诊治有增无减,怨天尤人,失去生活的信心。

不仅如此,后雪上加霜,因外伤骨折卧床近十年,生活不能自理,经多位专家诊治,收效甚微,终日苦不堪言,以泪洗面,因身体原因只能把子女寄放异地,真是求死不认(甘)求生不得,遂产生寻短念头,一瓶安眠药放身边,以了此生。

九七年九月,本不能走远的她,到了法轮功炼功点(很远的一个小山包),自己都不知怎么去的,请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回家马上拜读,不一会睡着了,她只觉得神奇,因为过去吃多了药不管用、难以入睡。第二天晨高烧感冒,流涕流泪严重,然而她还是去了炼功点。大家说你很有缘,师父管你了,给你调整身体,不用吃药,三天保好。第三天真神奇,奇迹出现了,她神清气爽,轻松愉快。

不知不觉中,孙蔼侠几十年病伤不翼而飞,第一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周围邻居好奇探问:过去一直躺床上,怎么天天背个包出走了?她说:“我炼了法轮功,感觉啥病都没了,能吃能睡,使不完的劲,家务全包,天天拖地,见人就说逢人就讲大法的神奇,劝他们也学,是大法救了我的命,老伴说:你给我争气了!(实际是学法得到的)。”

好多人去学炼法轮功,跟她去看师父讲法、教功录像,亲身受益,体会到大法的神奇。那时他们每天炼功,早晚各一次,每晚学法二小时,经常洪法。随着学法深入,知道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一部教人修炼的奇书,给世人的一部上天梯子。

讲句真话所受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邪党及江泽民流氓集团无视亿万民众受益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对利国利民的法轮功,对亿万修炼真、善、忍的民众举起了屠刀,铺天盖地的在全世界造谣诬蔑法轮功,疯狂逼迫全中国所有的人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的红色恐怖下,孙蔼侠老人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克服重重困难道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孙蔼侠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顺利走了。第二天,老人又一次上天安门广场再一次打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在广场喊出最强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世界需要真善忍!

便衣恶警扑上去抢夺孙蔼侠老人的横幅并绑架。老人抓紧横幅不放,结果在被推上车后,“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车窗外,随着警车的开动随风飘扬,并在天安门广场绕了一圈。

孙蔼侠老人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地下室,人静夜深转移别处,恶警非法大骂,指使犯人辱骂,剥夺睡眠。几天后,她被白银市白银公司机械厂的书记和保卫科长等四人绑回白银市,而且这四个人北京之行的所有费用一万多元都从孙蔼侠的退休工资中分期强扣。非法扣押约半年,期间强制洗脑,书记刘红军、政保科长王××等参与进行精神、肉体、经济迫害(他们已将材料转苏州)。

二零零二年孙蔼侠随女儿到江苏省苏州市定居,二零零三年秋被苏州市平江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刘双荣及平江区六一零绑架到苏州上方山洗脑班迫害。恶警付宝军、赵雪金指使下,一伙人把她抬上警车,非法抄家,掠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四包,经文、炼功带、讲法带等,长时间车轮战“审问”,每天凌晨二~三点(有时一夜)后又送上方山洗脑班,不通知家人,多次挑拨威胁恫吓家人非法洗脑。非法关押一月回来后,恶徒长期跟踪盯梢,上门骚扰。

二零零七年二月,孙蔼侠在平江区永林新村发放救人真相资料时被蹲守在那里的娄门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在娄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十几天,其中有个叫张溢的恶警不许孙蔼侠睡觉,面壁长时间站立,进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这位时年七十一岁的孙蔼侠被平江区恶警孙尧等绑架、抄家(无证),抄走大法书经文等,十一天车轮战恶警张溢经常罚站面壁,平江区六一零、平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双荣和阙建清操控平江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孙蔼侠老人被绑架送到江苏南通监狱继续受迫害。在南通监狱,孙蔼侠坚持真、善、忍信仰,坚持炼功,遭到监狱长顾剑梅、恶警及包夹恶人的迫害,晚上不准睡觉而经常面壁站立,白天由包夹领着去强制洗脑,做奴工。恶警朱仁红多次强迫看诬蔑大法及师父的录像洗脑,指使践踏师父像,强迫写东西,看其它宗教书、经、练太极拳,强迫吃药;经常扣睡时间,动辄谩骂训斥、监内二十四小时监控,室内厕所设马桶超员,严冬开窗门洞,监舍危房。

出狱后,中共不法人员仍长期监控孙蔼侠老人,监视盯梢,强迫写材料。

二零一二年四月,老人在学法,平江分局、娄门、皮市街等派出所恶警多人闯入(无证)抢走电脑、大法书、碟、大法日历等物(无收条)绑架至娄门派出所地下室,非法审问一夜,十九日绑架至上方山洗脑班二十四小时夹包,一天占用二十人往返苏州——上方山。二十三日零点后劫持第一看守所,在此娄门及平江区检察院再次非法审问,五月四日晚才放人。这次迫害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平江区检察院七月初扬言要“抓人”,恶警张军造谣加害:“再就不客气了”。

七月二十四日,平江区检察院胁迫孙蔼侠女儿开门,逼迫写什么东西,后抓人,门上了保险半小时后离开。几个月来,派出所、分局、检察院多次骚扰、施压、盯梢、监控监视,企图进一步迫害老人。

孙蔼侠老人被绑架后,派出所、分局等多次上门,威胁、施压、搞笔录、签字,老伴万分惊恐,精神上压力超负,四月末离家,至今无音,老伴亦年过古稀,多病:高血压、严重胃病、头昏迷、痔疮、类风湿、手足变形,无自理能力。女儿家庭、单位经常受惊扰,从无来往的亲友亦不能幸免不得安宁。迫害炼功人,株连迫害家人亲友,致使人人自危惊恐,老百姓不得安宁。

法轮功学员们依法行使公民权益,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讲真相无罪,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目前老人仍在严密监控、监视、干扰迫害之中,这种严重破坏法律,执法犯法,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行为,能容许存在下去吗?人不治天治,中共邪党现在已经惶惶不可终日,明白的人纷纷“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远离邪恶;只有那些被邪党毒害丧失理智与良知的人还在参与迫害,如不及时将功补过,最终必然充当中共邪党的陪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