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动摇不了坚修大法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山东农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我从一个什么也不懂、只会吃苦干活的老农民,走上了一条修炼宇宙最高佛法——“真善忍”的光明之路,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表达,想把自己十六年修炼的感悟、体会及心里话向师父说说,与同修交流分享。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前后

得法前,我在家种着八亩地,同时又经商做生意,在当地小有名气,很受群众关注,被乡村表彰为经济带头人,平时家里宾客来往不断,乡亲、官员、商客门庭若市,都愿意到我家宽敞的花园式庭院来坐坐,公安派出所、税务所、乡村干部是我家的常客。

一九九七年春天,亲戚到我家给我一本《转法轮》,介绍法轮功如何好。我看了一遍,看到上边说的如何做好人,行善事,不争不斗,老师还给下法轮净化身体等等,觉得挺好,就跟着一起开始炼功。一段时间后感觉很舒服身体更健壮了,暴躁倔强的脾气变得随和有忍性了,顽固的烟酒嗜好不知不觉戒掉了,亲朋好友都说我学法轮功以后变化很大。一家人和睦,生意兴隆,日子过的富足美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搞得天昏地暗,我被懵住了!这是怎么回事?简直是黑白颠倒、天翻地覆了!政府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我得去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

我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从此遭到不间断的种种迫害,我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遭非法判刑五年,共有八年时间是在牢狱中度过的,我的家庭也因此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二、酷刑动摇不了我的坚定信念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我们五十多位学员不配合劳教所的所谓规定、种种体罚,一起绝食反迫害。七十多位学员一齐背诵师父经文《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震惊了邪恶,立即调来武警部队,更加疯狂的使用酷刑迫害我们。

一天,我被弄到十一大队,大队长厉声问我:“你还炼不炼?”我回答:“还炼!法轮功太好了。”他们立即把我拖到三楼西北角一个空房里。二零零一年的正月异常寒冷,我看到杯子里的水结的冰高出杯口一公分。门窗大开,西北风刮着,寒风刺骨!扒光我的衣服铐在窗棂上直到早上四点,整整两个晚上。我无数遍的背法,凡是能背的师父讲法片段我不停的背,求师父加持。说来神奇,每当我背法的时候心里就有一股暖流散发出来,感觉不那么冷了。看管我的狱警盖着厚厚的棉被上面还盖着军大衣冻得缩着身子发抖!第二个晚上(没给我戴铐子)警察被子上的军大衣掉到地上了,我过去轻轻的把大衣捡起来盖在他身上。他良心发现,说:算了,你穿上衣服吧。

因为我拒绝“转化”,他们强迫我半蹲、俯卧撑、单腿马步、针刺、木棍用力敲打小腿、掐合谷穴……把两个手指捆起来牙刷杆在两指间不停的转!钻心的疼痛、难以忍受……一次逼我下着腰半站不蹲的铐在树上从头往下浇凉水……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关進严管室,大队长赤膊上阵,把我铐在两张床上(十字架)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二点,我全身的骨肉就象散了一样无处不疼痛!每次我都是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默背师父《洪吟》中的〈苦其心志〉、〈无存〉、〈缘归圣果〉等。他不断的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啊!他们连续的毒打!我的一只耳朵的耳膜被打破了、一颗大牙打碎了、胳膊弄残废了。后来我对他们说:“你们不用费力了,我不会改变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理,俺师父传大法是救度众生的。”半年后我离开了严管室。

二零零三年三月非法劳教期满,队长问我回家后干什么,我说:“抓紧学法,种好地,商店再开起来。”又问:“回家讲不讲真相?”我说:“讲啊!很多人还不明白真相呢。”队长一句话也没说。

二零零三年八月,我刚从劳教所回家四个月,就在一次讲真相、发材料被人告发,又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去监狱前,“六一零”想拿我做个典型,弄了一个县政府、法院、乡村干部、学校师生等参加的审判会,将我五花大绑,用绳子紧勒我的脖子。一進会场,我就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使劲勒我的脖子,也没挡住我连续的呼喊!会场一时鸦雀无声,然后群众震动了,开始骚动,非法审判会在慌乱中草草收场。

监狱为了“转化”我,把我关進小号,长时间不让睡觉,黑屋子的墙上大个的蚊子黑黑的一片,脸上、身上盯满了蚊子,一只脚上就有十几个,咬得钻心的痒痛难忍!一天,四个恶警和一群犯人一齐拳打脚踢、四根电棍子在我的头上、后背、后脑勺猛烈电击!整个后背、后脑勺呈黑紫色、皮肉烂糊!熏人的焦糊味……我疼痛难忍!但意识清楚:绝不“转化”。

几天后,狱警又将我换了一个监区,曾经有大法弟子在这个监区被迫害致死。恶徒还对我扬言说:只要你死不了,用什么办法都行。看来他们要下狠手了。一天早晨,他们把我弄到监管科,铐在联椅的最下面的凳子上,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他们用了六根“击打式”电棍同时电击我,我整个身体不停的大幅度的颤抖、蹦起来,我昏死过去……他们把我抬回了小号。等我醒过来后,又紧接着把我绑在3x3角铁的床头上,逼我坐在3x3的角铁上,那种疼痛,真是如坐针毡!然后他们还不停的往我头上浇凉水,冻的我浑身哆嗦,看我不哆嗦了,又用热水浇过来……当时的我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难以行走,一个二百多斤重的犯人还故意站在我的腿上使劲的踩、碾,我的两条腿从膝盖以下都被踩的青紫红肿、皮肉裂开。我被这样整整折磨了八十多天,承受力到了极限,他们就在我全身崩溃、意识不清的时候,强迫我在他们已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这是对我心灵的极大伤害!我痛苦万分!

就在我最难过的时候,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也棒喝》等讲法。我如饥似渴的学了几遍。我开始悟到,把承受迫害当成考验不符合师父的要求,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才会被没完没了的迫害。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法理,很快增强了正念,调整了状态,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在酷刑折磨下被逼迫在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的签字一概作废!坚修到底!

心里有法,感到稳定、踏实。邪恶用尽了招数,也没有达到“转化”我的目地,看到我吃这么大的苦还这样坚定,用他们的话讲:“真拿他没办法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非法刑期已满,六一零、警察不放我回家,又把我劫持到当地洗脑班,我拒不“转化”,洗脑班不收,他们又将我拉回劳教所,企图再非法劳教我一年。我一直绝食抗议。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一直被关在黑窝,我要出去讲真相救人啊。结果二十四天后,我堂堂正正出劳教所,回家了。

三、牢狱中不忘讲真相、救人

这些年,我不论被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还是监狱,我始终不忘给所有遇到的人讲真相,不管是常人、警察、犯人还是包夹,我不憎恨他们,也不惧怕他们。不管他们对我什么态度,我总是笑呵呵的跟他们说话打招呼、劝善:你们善待大法有福报、不要迫害法轮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维持不了几天,你们不要充当他的殉葬品。他们有的能听我讲,有的就是不听,有的骂我、打我、耻笑我,说我是痴巴、傻子!不管怎样,我就是讲真相。

经过不懈的努力,环境宽松了。有个警察很愿意听我讲大法的事,经常把我叫到跟前问这问那的,在狱中,他尽量的给我提供一些方便。还有一个警察说:我们也知道你是个好人老实人。现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就象蛇吃了筷子回不过脖来了,共产党就是这个样。有一个警察开始迫害我很凶狠,我不恨他,不断的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你们是被利用等等。后来他有了同情心,不再迫害我了。在我期满出狱又紧接着被拉回劳教所后,他同情的问:回家看看了吗?我说没有,他气愤的说:你们当地的公安六一零太没有人性了!还有一次,监区教导员见我在炼功,对我说:“歇歇再炼吧。”

被非法判刑之前,我在看守所遇到一个杀人犯。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用笤帚把打我,我不怨恨他。我想,既然遇上了他,就要让他明白真相。我反复给他讲了很多,最后他终于明白了。他说:“如果不判我死刑,让我活下来,我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我告诉他,在开庭判刑的时候,法官无论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回答,你心里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按照我说的做了,当判决书下来后,他自己都不敢看,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当得知判“死缓两年”时,他惊喜的蹦起来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真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

这些年不管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凡是我遇到的人:警察、所长、队长、杀人犯、强奸犯、团伙犯罪、车祸司机、抢劫、偷盗、黑社会等等,我都耐心的、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中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后,就敢在众人面前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面对家庭巨难我依然坚修不动

二零零八年九月,我出狱回家,看到的是:妻子离家另谋生路,儿子被绑架,女儿出走,家里一无所有,空空如也,家中一片凄惨景象:院子的大门和屋里的防盗门被盗走,院内荒草丛生,门窗玻璃破碎,地上到处是肮脏、腐烂的杂物,一片狼藉,墙壁的灰尘足有两公分厚,满屋的蜘蛛网上连下挂,两张破桌子和一口锅孤零零倒在地上,还有一点没烧掉的梳妆台盒的残骸……我想起妻子、孩子,原来的家找不到了……说不出的心酸、凄凉!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被非法劳教后,妻子与儿子(修炼)在家经常受到当地派出所的骚扰。一次妻子被绑架,为了“转化”她,恶徒采用卑鄙手段:把一条蛇放在妻子的贴身衣服里,逼她扎在腰里。平时妻子就胆小,害怕虫子一类的东西,蛇她连看都不敢看。当时妻子大叫着昏过去了……真是惨无人道!

妻子一次次的被骚扰、抓捕、恐吓,承受着丈夫长期被关押、酷刑折磨,各种流言蜚语、攻击侮辱;精神的压力、生活的困难等等这一切,使她崩溃了!虽然在同修多次的帮助下,曾艰难的走了过来,但她的承受力到了极限,最后她离开了家,离开了大法。这是邪恶的迫害,我不承认!我坚信她能回来,回到大法中来。

儿子在上学期间就跟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渐渐长大对修炼更加坚定,正念很强,经常与我一起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我在被非法劳教判刑期间,他多次探视我,加持我、鼓励我的正念。他也一次次被邪恶跟踪骚扰。二零零五年三月,儿子和女儿到监狱去看我,被邪恶扣押、非法劳教两年半。非法劳教期间,他坚决不“转化”,八月的一天由于他拒绝参加攻击法轮功的考试,在途中他突然跑出队伍大喊“法轮大法好”跑到二楼楼梯翻身跳下,当即出现生命危险!送劳教医院抢救,肺部大部分切除,昏迷很长时间。回家后,邪恶仍不停的对他跟踪监控。二零零九年八月,他在外地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外地监狱,遭受邪恶迫害。

女儿小时候也跟我们一起学法,由于邪恶的长期迫害,父母、哥哥多次被抓,她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和正常的生活环境,年龄又小,没有自理能力。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她离家出走。(现已回来)

面对眼前的情景,我孤零零一个人,忍不住老泪横流。一位朋友关切的问我:事到如今,你回头想想,你选择的这条路后悔吗?我坚定有力的回答说:无怨无悔!要说后悔或惋惜的话,那就是自己没做好,法没学好,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

在最困难的时候,同修给了我很大帮助,帮我安排了正常生活,与我一起学法交流,使我很快调整了状态。我认真回顾了自己修炼走过的路,有很多的经验教训,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和长期遭受迫害的主要原因是学法太少了。尤其迫害初期,对修炼的根本问题和否定旧势力等很多法理不明白,法理不清。一个最大的漏洞就是把迫害认为是修炼中的必然考验,主观上承认与承受了迫害。第二个教训是没有用法用正念制止迫害,抑制邪恶,而是用人的勇气、好胜、抗争来证实自己的坚定、坚强。第三个教训是表面上看我不怕邪恶,能承受,但实际上内心有怕,怕被抓、怕被“转化”、怕圆满不了。不是以圆容大法、证实大法、无私无我的救度众生为最终目标和使命,而是在迫害中证实自我。

近几年来,我系统的加紧通读《转法轮》,大量的学师父所有讲法,懂得了很多法理,知道了如何精進,如何做好三件事,已不是过去那种盲目性的走极端,而是理智圆容的讲真相救人,我比过去成熟了、稳定了。目前虽然还有些执著与人心,但我懂得了学法和修自己的重要,也知道了救人的紧迫。我决心抓紧学法,抓紧弥补迫害造成的损失。上午学法,下午讲真相。从亲朋好友、路遇行人到公安派出所、乡村干部,我都能坦然、和善的给他们讲。走几十里路,遇上在地里干活的就一边帮他干活一边讲。也遇到过骂我、撵我的,但我不灰心,三番五次的给他讲,直至对方明白真相,退出邪党。

我知道自己差距很大,我一定按师父的教导,加倍努力,紧跟正法進程,做好该做的事情。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会和经历,错误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