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前癌症患者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我是在病魔缠身的情况下走入大法修炼的。得法前的三年内,我吃不下,睡不成,说话失声,血脂高,胸口发胀,睡觉时常被恶梦惊醒,被武汉同济医院确诊为绝症—食道癌。那年我才四十八岁,全家所有人心情沉重,我也是在绝望中整天以泪洗面,抱怨上苍对自己的不公。

为了活命,我学了几种气功,还去庙里皈依。可我的病还是越来越糟。有一天我到公园里,看到有人在那炼功打坐,心里想:我看病花钱已倾家荡产,到庙里去也总花钱,那就和他们一起炼功打坐吧!这之后神奇的事,总碰上熟人劝我去炼法轮功,还讲了他们的神奇修炼故事。九八年八月的一天,同修带我去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到师父的那一刻,我感到好亲切,师父的法理让我如梦初醒,我明白了自己病的根本原因,也明白了今世做人是为了等师父来度我们回家的。看了《转法轮》后,心情非常激动,能得这大法真是太幸运了。

从此,我学法很用心,做人也不再糊涂了,时刻用大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心性在法中不断提高,身体变化也很大。每当看书期间,就不断的排除脓血,有时一天排泄七、八次,有一次半夜大口吐血不止。可把丈夫吓坏了,他以为我不行了,着急要送医院。我告诉他,不要紧的,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紧接着鼻子和眼睛也开始往外喷血水。丈夫非要把我送医院不可,我还是劝他不要担心。到了清晨四点半钟,我坚持到公园炼功,可鼻子和眼睛还在往外流血,我便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这样子满脸是血,让练其它功的人看见了会影响大法声誉的。神奇的是往上涌的血水明显的细细往下流,炼完了静功,血也止住了。从那天起,胸闷发胀消失了。

在炼功后的某一天中午睡午觉,就感到有人走到我床边,用一双手从我脖子顺着胸口按,猛然从体内揪出去好大一团东西,全身立即就轻松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彻底拿掉了要我命的东西。激动的我马上坐起来,向师尊合十叩谢救命之恩!决心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

通过学法明白了修炼要专一,后来把一切原来其它功用过的物品全部清理干净,敬上了大法的所有宝书。身体神奇康复后,周围的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走上护法之路

得法不到一年的时间,邪恶迫害,集体学法和炼功的环境遭到了破坏,心中难过极了。这么好的功法说取缔就取缔了,也不让百姓反映自己的心声。那时候,我碰到人就讲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教人修心向善的,自己的命都是大法师父救的。每个大法弟子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不知如何是好。后来与同修们切磋:认为作为大法弟子在关键时刻应走出来维护大法,决定上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

在九九年十月至十二月间,我先后两次進京护法,第一次走出去根本没有想到还能回来,都知道共产党的独裁专政是不讲理的。到京后,还没把心声反映上去,就被当地驻京办的警察和单位领导非法劫持回来了。回来后,面对着上级的、单位的、家庭的专门人员监视、威胁和恐吓。丈夫把我反锁在家一个多月,不让我出门。见不到同修,心里非常苦,就在家学法炼功。

一个月后,我终于可以出门了。在去买菜的途中遇到同修说:他们没出过远门,让我带他们去北京护法。就这样我又与三个同修去了北京,并在京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直奔天安门广场。广场上戒备森严,全是警车,到处都是便衣警察,一看拿包的就盘问,是法轮功的就强行拉走。我不上警车,四个恶警狠劲把我按倒在车上,并暴打我的头,打的我眼底出血,脸也变成了青紫色,大把的头发被恶警揪下来。尽管如此,我并没有觉的痛,是师父为弟子在承受着。二零零零年元月一日,被恶警强行带回本地,非法关進看守所,那次一同回来被非法关押的有几十人。后来我静心用法来衡量自己的行为,为什么会被打。发现自己不是用纯净的心去维护法、证实法,而是带着很强的争斗心、显示心和求圆满的心去的,到天安门也没有堂堂正正的喊声大法好,基点不正。

在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又快过年了,怕吃苦,人的情也放不下,看别人签了字回家,自己也跟着签了字。回家后,发现家也被抄了,值的庆幸的是大法书还没被发现。我便静心学法,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不断归正自己,很快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讲真相救度众生

通过学法,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那就按师尊讲的法主动去做救度众生的事。我开始发放真相资料,当时资料全是外地同修提供。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怕心很少,在师父的呵护下有几次都是有惊无险。

在某年的七月二十日那天,当地同修决定整体大量发放曝光“六一零”的真相资料。我当天晚上背上资料来到一个比较大的小区,我求师父加持,并发着正念。顺利的发了两个单元。当发第三单元时,在四楼往门口报箱放时,不知道报箱是漏的,资料一下子掉了下来,声音很响,屋里主人一下子把门打开,气势汹汹的大声问我发的是什么?我没动心,不慌不忙的一边捡资料,一边回答他:“咱们老百姓下岗的下岗,买断的买断,想有一个健康身体的权力都没有,把炼功的好人们当坏人整,你说是什么世道啊!”他说:“给我看看。”我把包中唯一一本小册子“讲述咱老百姓的故事”给了他。他便说:我拿去看看。我告诉他:得到是福,认识是缘,希望你们全家人平安幸福!他進屋关门后,我发着正念快速的离开到别处去发放。

一天晚上,我和另一同修一起张贴大法救人的公告,她刷糨糊,我在后面贴。出门时我的腿有点抽筋,可我想既然已决定好了的事,咱就的去做。当我们一路贴到长途车站附近,正往墙上贴时,过来两个年轻人问:贴什么呢?我顺口说了句:寻人启事。但说过后觉的不符合法,那两人没看清就走了。就在贴最后一张时,本应贴到明亮的宣传栏上,可我却手拿公告找较暗的地方,正在这时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拿公文包的人,喊贴什么呢?冲上来就抢我手中的公告,他一看是法轮功的公告,一把抓住我说:胆子真大,竟敢宣传法轮功,我打电话叫警察。他一手抓着我不放,一手打电话。这时我正告他:法轮大法讲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罪?他说:我不跟你说这些,政府不让炼,你还宣传。这时我发了一念说:你的电话打不通,希望你不要害好人。那人电话打了五、六个都没打通,他自语道:怪了。我当时想叫同修快走,但又不能喊出声,同修却在院门口帮我发正念。我心里求着师父:我碰上坏人了,来辆摩的就好了。刚想完一辆摩的急速的开过来,我马上喊摩的,我对他说:我碰上坏人了,我挣脱恶人快速上了车,开车的人对那坏人说:你就是坏。油门一踩快速的脱离了险境。因担心同修,便直接去了同修家,看她已平安到家,心才放下来了。这次又多亏师父保护才脱离险境。

关键时刻只要我们的思想符合法,正念就会显神威。零七年的七月份,我在半路上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当时包里还有几套真相光碟,刚到那里,我就给两个女警察讲真相,并分别送给了她们光盘。后来她们中有位还暗中保护了我。还有被单位派来的包夹,我给她们讲明了真相后,拿着我给的资料回家不来了。

我不配合邪恶,他们从省洗脑班弄来四个犹大轮换着灌输他们的歪理邪说,他们一开口,我就背法,并对着他们发正念。有一个女的,我对着她念“灭”字时,她怕的只躲藏。有一恶警看我坚定,上来打我脸,掐我脖子。我大声对他说:你打你妈不?他惊看着我一边用手摸着头一边重复着我说的话。

这次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恶人又从我家抄走了许多救人的光碟和真相资料,还有大法书籍。我在心里对师尊说:这些资料都是同修们省吃俭用做出来救人的,决不能落到他们手里。我回家的那天,神奇的将从我家抄走的一大包东西原封不动的带回了家。

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