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发正念和修己 解体了家庭中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我读了明慧网上发表的文章《和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内心深受震动。我对同修能在黑窝中堂堂正正面对邪恶迫害、解体邪恶迫害,内心无比钦佩、敬仰;然而,看到同修因不能突破家庭魔难而被迫害的离世,内心又无比的痛心、惋惜。

我于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得法之初常常有一种得法恨晚的感觉。无论遇到怎样的干扰与阻碍,我都要坚持不懈的认真学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师尊所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也明白了自己生逢大法洪传、能聆听师尊的讲法是无比的荣幸。通过学法,我也清醒的认识到在旧势力的迫害之下,要想走好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路,必须要重视发正念。虽然我一直是锁着修炼的,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也很少有超常的体悟,但我相信师尊的讲法。近来,我发正念时,身体感到很热很热,感到自己思想纯净时,发正念,确实解体了许多邪恶,清理了另外空间。

其实,我在突破家庭关难的过程中,走过一段很艰难的路,才开辟了今日宽松的修炼环境。

我身边大法弟子很少,周围也很难接触到大法弟子,因此,我的家人对大法的接触也很少,对修炼的认识也很肤浅。父母亲深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不信神佛,而且父亲脾气很暴躁,说话就骂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而母亲一直逆来顺受,吃苦忍让,对父亲也无可奈何。父母亲没有文化,而我读书勤奋、学历高,是他们的骄傲,是家人出人头地的希望。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迫害时,他们害怕影响到我的学业,对我進行种种劝阻,每天逼着我看电视中的宣传,搜走我的大法书,天天劝我想改变我。在我第一次被非法关押期间,父母亲千里迢迢坐车赶来,给我施加压力,母亲痛哭流涕,甚至跪在地上祈求我写份“悔过书”,以换取自由与工作。我当时想到师尊的讲法,没有妥协,而被非法关押了。“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母亲无法理解修炼的内涵,在我被关押期间,母亲仇视师父、仇视大法。

我离开黑窝后,回到家中,母亲因担心我的安全,曾跟踪过我,藏过我的书,我就严厉的制止,不让她对大法犯罪。同时,我尽量多关心家人、关心母亲,多从侧面给她们讲真相,并坚持不懈的发正念。

师尊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他们才变的非常强硬,他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他们才敢对大法不敬。”

因此,我就针对家人進行专门的发正念,每次在发完四个整点正念后,还有晚上发正念时,只要有时间,我就在清除北京与当地的邪恶之后,一定要继续发正念,清除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后来,我调到外地工作,依然坚持对家人发正念,我相信,大法弟子的正念可以穿越时空,一定能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样大约坚持三、四年,家人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

母亲到我家来玩时,我就给她看神韵晚会的光碟,看完后,母亲就问我是否真有神佛的存在,我就耐心的给她解释,再后来母亲还愿意看《转法轮》

我最近回老家,给大姐的家人劝三退,并给他们播放神韵晚会光盘,大姐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节目,很心酸,很能感同身受。

再说说我丈夫。丈夫与我是同学,他心地善良孝顺,学历高,但受到科学的局限,抱着常人的观念,没有走入大法修炼。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几年,丈夫受到邪恶的株连压力,也千方百计的劝阻我,制止我修炼。如果没有师尊赋予我们大法正念的佛法神通,我真的很难走过这段艰难的正法修炼之路。

师尊讲过:“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進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大家不只是在承受人给你们制造的魔难。因为你们有修炼好的那一面,你们是伟大的神,很高很高层次的神都在考验着你们,所以今天的事就变的史无前例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这么一个魔难。”(《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丈夫在工作单位受到株连式迫害,领导在大会上批评他:“你不用来上班,只要回家管好你的妻子就可以了。”这让丈夫很受伤害,每天下班回到家,就把腿放在茶几上,跟我吵架,看到我炼功,就打我,看到我发正念,就骂我。

那时,我不认识当地的同修,也没有亲人在身边,独自一人承担着种种压力,看着阴沉沉的天,真是感觉到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因素,在心中就盼望着能早日法正人间。那时的环境,正如师尊所讲的:“从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后啊,那个时候可能每个学员都感受到了,这个邪恶好象是无孔不入,无所不在。一切好象真的象那些预言家所讲的,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真象天塌了一样,到处都是邪恶。再好的人或者其他的生命,可能都受到了那个邪恶的影响。”(《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我从未动摇过修炼的信念,让同修从外地给我邮寄《转法轮》,只要有机会就看书,在上班的路上,在下班后去书店坐着看书,在他理智时,我就尽量给他讲真相。因为我坚持修炼,丈夫承受不了压力,就逼迫我离婚,我当时一直坚持修炼人不离婚的观念,不同意离婚。由于我没有放下人心与亲情,又第二次被邪恶迫害,在被非法关押时,丈夫还是与我离婚了。

在黑窝中,我找到了自己的执着于夫妻之情的人心,去掉了自己的执着,依然坚持发正念,在父母亲的努力之下,我离开了黑窝。我不忍心看到自己的丈夫及其家人仇视大法,不希望女儿接触不到大法,而被埋在常人社会之中,迷在人世中,我还是选择了复婚。丈夫也顾及女儿年幼,也希望我能回来。

这些年我也是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家庭魔难,有时心中暗想,如果自己找个同修结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家庭魔难了。最初晚上睡觉时,丈夫不让我炼功,知道我给别人发真相资料,就打我。无论怎样,我都坚持学法,坚持发正念,只要有机会发正念,我就要坚定发正念,清理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在生活中,我承担了所有的家务,任劳任怨,对他的家人如同对待自己的家人,极力关心他们,用自己的善良与付出,感动了他们。

丈夫是一个色欲心很强的人,在发正念时,我不仅要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还要清除掉他背后的色魔与色欲之心。大约坚持不懈的发了三、四年的正念,有一次,师尊在梦中点化我,我丈夫的色欲之心已经被清除掉大半截了。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逐渐被清除之后,他表面的人就理智了,也清醒了,不再干扰我修炼了,有时还跟着我一起炼功。

前年,我因忽视安全问题,没有及时悟到师尊的点化,第三次被邪恶迫害。这次丈夫没有提出离婚,而是积极设法营救我。不善交往的丈夫,为了我,四处奔波,打通各种关节。我在经历了一年多的非法关押后,又回到常人社会,丈夫的家人没有指责我,让我很受感动。丈夫的升迁也因我的被关押而被取消了,他也未曾有过半句怨言,而是看的很淡薄。丈夫曾对他的同学说,他为了我把眼泪都流干了。是呀,在中国这个邪党专权之下,大法弟子的家人也在承受着这场迫害,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因此,我们更要救度自己的家人,让他们认清邪党的邪恶,明辨是非,为自己的未来选择光明与希望。

然而,我看到在《和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一文中,提到处于家庭魔难中的一些大法弟子,其家人也是修炼人,还对他進行指责,这让我很痛心。同是修炼弟子,同是一家人,就更应该相互理解,患难与共,共同面对困难。而对于那些不修炼、不明白真相的家人,就更要用心去救度,不能一味的迁就忍让,更不要让家人对大法犯罪,从而造下深重的罪业。

大法弟子如果不能踏踏实实发正念解体邪恶,如果不能坚持不懈的学法,就无法走正修炼的路,就会被邪恶干扰迫害,就无法突破家庭魔难,就做不好三件事,还会使家人对大法犯罪。

明慧编辑部的《理智清醒才能修炼》一文指出:“师父一再告诉我们,大法修炼主意识一定要强,要用正念,否则无法修炼。真修的大法弟子也都知道,不能真修就无法走师父安排的正路,只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样不但自己不能得救,也无法兑现久远之前自己对师父的神圣承诺。”

因此,处于魔难中的弟子更要坚定正念,更要摆正心态,要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大法徒”,遇事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放下人心。大法弟子要用大法的法理,来真修自己的心性,来处理家庭矛盾,并要持之以恒的发正念,才能识破邪恶的圈套,才能突破邪恶所设的家庭牢笼,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浅显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