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多伦多的大法小弟子,今年九岁。我想从提高心性和讲真相两个方面交流一下我的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内找 提高心性

我从三岁起就和妈妈修炼法轮大法,开始妈妈主要给我读法和听师父讲法录音,有时候我和妈妈一起炼功。从五岁起,妈妈基本每天带我学一讲《转法轮》,有时间的时候,还和妈妈一起学新经文或背《洪吟》,所以经常是妈妈说了《转法轮》中的上句,我就能说出下句。

修炼后我一开始遇到的就是病业关,我修炼以前身体不好,经常发烧,还有哮喘病,心脏也不太好。修炼后有一次我发高烧,全身都很痛,妈妈帮我发正念,并让我听师父讲法和“普度”,可高烧两天了还没有退,我当时烧得迷迷糊糊的,觉得已经承受不住了,我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实在受不了了。”妈妈当时也有一点儿慌,就问我:“豆豆,你觉得是生病,还是消业?”我马上很肯定的说:“是消业。”妈妈听后放下心,继续帮我发正念。那一天晚上烧就退了。从那次以后,又出现了几次象这样的情况,但是越来越轻,我的哮喘病再也没犯过,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拿掉了不好的东西。

记得我五岁时,有一次在游行前一天晚上又发烧了,妈妈一直帮我发正念,第二天一早,烧退了,但是我的身体很虚弱,正好那天的游行路线特别长,爸爸担心我走不下来,就在游行到一多半时要背我,我告诉爸爸说不用,并说:“要是让常人看到大法小弟子让人背着游行,象什么样子啊?”我坚持自己走完了整个路程。

最近一段时间,我修炼不太精進,脑子里总是反映出不好的念头,觉得修炼太苦了,不能经常吃好的,也不能买我想要的东西,也不能象其他小朋友那样随便看电脑,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在我耳边唠叨:“豆豆,该学法了;豆豆,该炼功了;豆豆,该发正念了……”所以我就勉强自己去做,表面在学法、炼功、发正念,但思想在想别的。以前我发正念专心的时候,会看到我用神通灭邪恶的景象或很漂亮的景色,但那段时间再没看到过。

后来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妈妈,妈妈发现了我的问题,也悟到不应该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我,后来妈妈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不再强制我了,而是和我从法理上交流,关心我、鼓励我,带我学法,还帮我找到老版的四大名著电视剧,让我有时间就可以看一集,也带我去图书馆,借关于古人的美德故事书,睡前读给我听。慢慢的,我的状态在好转,我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如果我修不好,我回去后我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会有很多众生因为我没修好而被淘汰,那样我会非常非常后悔和难过的,所以为了他们我也得加油,好好修。

今年我第一次参加了加拿大多伦多的明慧夏令营,我觉得对我帮助很大。每天都可以一起学法、炼功,我自己炼功时经常不能炼全五套功法,和大家一起炼比较容易就炼完了,但有的时候我不太专心,我以后会努力改掉它。学法时,老师也会帮助我们理解了以前不知道的一些问题,并且给我们读一些修炼心得。而且在明慧夏令营,老师会带我们做手工,并教我们画画、剪纸,非常有意思。小同修在一起,有时候也会出现矛盾,我有的时候还是做不好,老师就会提醒我,在法中想一想,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这也是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希望明年还能参加明慧夏令营。

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从小就明白我是大法小弟子,要讲真相救人,所以不管在大陆、在韩国还是来到加拿大,我都比较积极的讲真相。

当时在大陆时,因为爸爸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过,从那以后妈妈讲真相一直有怕心,不敢给亲朋好友讲真相,有一次,我就在妈妈给小姨打电话时,对着电话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结果把妈妈和小姨都吓了一跳。后来妈妈不让我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的事,结果我还是告诉了我的保姆奶奶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不过后来妈妈认识到了自己的怕心,不仅没有责怪我,还表扬了我。

五岁以后我到了韩国,就有更多的机会讲真相了。我随着爸爸妈妈参加了所有的游行,有时去外地游行很辛苦,晚上十二点多睡觉,早上四点多就起床。因为爸爸妈妈都在天国乐团,所以我都是跟着别的同修参加游行。有一次天国乐团的游行赶上下大雨,只有我和天国乐团团长的孩子跟在天国乐团后面,他和我同岁,因为风太大,我们两个人的雨伞都被刮坏了,两人都被淋透了,很冷,而且我从小就不喜欢穿湿湿的鞋子,当时真想快点儿回家,但是我们还是一直坚持着,等乐队演奏完。

后来我学会韩语之后,就给学校的小朋友讲真相,并发给他们神韵传单和小莲花。有一次我们学校开新年晚会,因为只有我一个中国小孩,老师想让我用中文演唱《甜蜜蜜》,因为韩国人都很熟悉这首歌,我告诉老师我不会唱《甜蜜蜜》,可不可以改成唱《插莲花》,妈妈把歌词打印出来给老师看后,老师同意了。上台表演之前我很紧张,因为我从来没有自己上台唱过歌,妈妈在台下帮我发正念,我克服了自己的怕心,最后演出很成功。

来到加拿大后,我开始参加RTC平台打电话劝三退。我妈妈以前经常打电话劝三退,我就在旁边静静的玩儿,有时候发正念,但一直在听妈妈怎么讲。去年我跟妈妈说,我也要打电话劝三退,妈妈说我太小了,还不能打电话。

今年年初我们知道有北美小弟子的RTC讲真相平台,我的爸爸妈妈都觉得这个机会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打电话了。

我打的第一个电话是一个叔叔接的,他很凶,我也没有稿子,就按自己的想法和他讲,但也讲了很多真相,后来妈妈接过去和他讲的。妈妈说没想到我还能说那么多。

后来平台上的叔叔给了我讲稿,我讲起来就顺多了,也能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了。有不少人做了三退。

最近一次是在平台上有一个十一岁的美国小同修给一个叔叔讲真相,他是第一次打电话,念完稿,别人问他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挂了。后来我就接着给那个人打,他问我多大,我告诉他说我九岁,他说比刚才那个小孩还小,开始他有点儿不把我当回事儿,还问一些很不礼貌的问题,但我想我不能讨厌他。我告诉他我给他打电话是因为国内网络封锁,有很多消息他不知道。他问我有什么消息?我就告诉他“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那个王进东不是法轮功学员,他打坐的姿式不是炼法轮功的,人烧着了都是头发先烧着,可他的头发还完好无损。还有那个刘思影气管切开了还能唱歌,严重烧伤了还用绷带包起来,这都违背医学常识,那都是共产党在骗人。

他还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为什么不和其他小朋友玩却在打电话,我按着我的理解回答了他的问题,并告诉他希望他能做三退保平安,他很随便的说:“退吧退吧,你和我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三退吗?”然后又扯一些无关的问题。这时平台上的几个小同修发信息,让我别讲了,退了就行了,可我觉得那个人还有很多真相不明白,而且同意三退时很随便,所以我简单回答了他的问题后,又问他:“你是真心退的吗?你必须要真心退,才能保平安,神看人心。”并又给他介绍了一些法轮大法的情况,他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嬉皮笑脸了,嘴里还重复我的话“神看人心”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觉得这个生命真的明白了真相,才和他再见,并留下了他的QQ号,他说让我给他发“天安门自焚”真相。我把这个号码给了妈妈,让她帮忙。听那人的口气象个邪党干部。这个电话打了五十多分钟。

后来平台上的几位同修阿姨鼓励了我,并指出了我讲真相要注意的一些问题,比如注意安全等等,我都记下了。

自从我参加了北美小弟子的讲真相平台后,我觉得对我帮助很大,晚上上平台和小同修们一起学法,一起打电话,互相鼓励,比学比修,而且能发现自己的执着心,比如怕心、爱面子心等,在打电话中会逐渐的去掉。其实在平台打真相电话真的并不难,有现成的稿子,还有大同修和小同修们的帮助,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就够了,所以希望有更多的小同修能拿起电话。

我现在在学中国古典舞,还准备学长笛,但只要有时间我尽量会上平台打电话。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小弟子,我们也要救人。

最后和大家一起学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讲法:“是啊,你们知道吗?你们是大法弟子,天上有无数生命、无量无计的生命羡慕你们。我今天对任何一个高层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说你来当大法弟子,一秒钟都用不了,只要我话一落他立刻就跳下来,简直乐坏了——明白的谁都知道,那不止是能自救,而且能救了他世界中的无量众生,这是未来宇宙最了不起的事情。”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