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笑着说:“法轮功可真神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我是黑龙江省一个普通的农民。九四年我们屯子里传来一种气功,叫“法轮功”,说炼这个功就能好病,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那时我是最不相信法轮功的人,我就觉的屯子里那些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那么可笑,那么无知!我就经常跟他们争论,我说:炼功能把病炼没了,还要医院干什么?

当时我妻子常年有病,什么都不能干,就是出去看牌(一种赌博)还得找个人跟着。为了让她开心,让我干什么都行。可更让我头疼的是她因为受惊吓又得了精神病。她一犯病就打人,谁都打,更可怕的是拿着刀撵警察。那时候孩子还小,我即使在农忙时还得自己给全家做饭,农闲时就得陪她去医院。去了多少个医院也治不好她的病。为了治她的病,已经外债累累,我差点要失去生活的勇气了。

后来我看炼功点的人多,大伙都和和气气,开开心心的,心想,妻子要能去练练功我也能减轻点负担。为了让她开心,我对她说你去炼功吧,可她说什么都不去,还说什么你还不如把我送火化场炼了吧。那时候我俩根本都不相信法轮功。

一九九六年九月的一天,我们的邻居大嫂看她病的太重了,就让她去炼法轮功,她说什么都不去。大嫂说:你看我以前病的多严重,从我家走到你家不都得趴在炕上大喘气。现在我按照我们师父教的“真、善、忍”做好人,修心炼功,病全好了。大嫂说完拉着她就走。加上我的劝说,这样我妻子就去了炼功点。可刚炼了三天她就不去了,说没啥意思。邻居大嫂来问她为啥不去了?她说:“我们家苞米还没剥呢。”结果第二天来了一帮炼功人一下就把苞米都剥完了。我妻子一看这回没借口了,只好又跟她们一起去炼功了。炼了半个多月她就感觉一身轻了。我便问她是不是精神作用?她说那可不是,和你说的是两回事。我想大法真那么神奇吗?

随着炼功,更神奇的是,她不但病全好了,能跟孩子一块回娘家了。她弟弟身上招了附体,她娘俩还没到家,她弟弟就知道他姐姐要来了,说:“来了两个大轮子,来了我就出不去屋了,能把我胳膊腿都打折了,这回可完了!”她弟弟坐那就哭起来了。娘家人都不知怎么回事,等我妻子和孩子一进屋才知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样妻子的娘家人也了解了法轮功的神奇。

更让我信服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九七年秋天我开着三轮车翻车了,把我的眼皮都揭开了,去医院缝了十三针。医生说我得三天三夜疼的睡不着觉,给我开了五片强止痛片。结果到傍晚没吃药就睡着了。我妻子怕我疼过去,过一会就动动我,还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闭上眼睛还没睡着时,有一股大旋风在我眼皮上转,看不到那旋风有多高多大,也看不到我眼皮这儿有多小,就感觉小风总是在吹,一点也没觉得疼,睡得很香。出院那天我妻子问大夫我眼皮上的肉疙瘩能不能长开了,睡觉都闭不上眼可咋整?大夫说展不开了,除非做美容能略好一点,下半生你就和这疤瘌眼对付过吧。

又过了二十天左右。那天我妻子都去炼功了,就我一人在家坐着,突然觉得眼皮一抻,我回头朝镜子里一看,肉疙瘩没了,抻开了,和正常人一样了。等她们炼完功回来,我问:你们看咱屋有什么奇迹发生?她们在屋里找来找去没找到,我说,快往我脸上看。这才发现我的眼皮完全恢复正常了。这全家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九八年的冬天,我突然有七、八天睡不着觉。妻子的弟弟陪我去医院检查,说我得了纤维肝,还有三个肾结石(两个小的、一个大的)和胆息肉。大夫说这里的药太贵,你带着化验单到外边中医点开药吧。总共两次开了六副药。药吃完了,我觉得好了,就到医院去复查。还是上次那个大夫跟我去做B超,一看什么病都没了。大夫问我吃了什么药?我说就吃了那六副小汤药。大夫说:“不对,你肯定还吃别的了,要不不可能好的这么快!”我妻子的弟弟对医生说:“他家人都是炼法轮功的。他个人虽不炼,但非常相信法轮功。”大夫笑了,说法轮功可真神呀!

家人炼功我也受益了。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感谢师父和大法给了我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健康身体和幸福生活。我是彻底相信了: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来救人的,是真正的科学。我要告诉那些还受中共邪党蒙蔽欺骗的人们赶快觉醒,了解法轮功真相,给自己和家人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