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后,我们更要行动

也和“站在整体之外谈整体”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我不算是精進的同修,应该说是和同修一样,一心想听师父话,却总痛恨自己是不争气的弟子。我看这篇文章的感受就是同修为什么不行动、只是在那里思考?你不能所有的问题都找到自认为满意的答案、或者是周围人都修好了你才实修,那也就没有迷中悟、迷中修这一说了。

师父告诉我们:“所以修在先,悟在先,见在后。”(《悉尼法会讲法》)当然修炼过程中不同层次和状态都会有相应的感悟和感受。师父多次告诉我们了,我理解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炼方式就是这样,修好的一面隔开了,别人看到的永远都是没修好、该修的。如果就是看别人,那真是没法修,所以才要谁也不看,就修自己呀。创世造就人的思想、思维方式、文化的整个历史就是这样安排造就的,这样看人在乱世中、在各种观念、反理中是否能走出来,也才能成就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常人也得在这乱世中回归善良、认识大法才能得救。

大法弟子修的再好,即便是修成的那一部份,在大法中也只是一个微小的粒子,何况是在人世间迷的状态下带着人身修炼呢?所知极其有限。但是如果走正,绝对是可以应付自己(和周围连带的一切)所面临的关难的。谁也代替不了谁,谁也知道不了谁,每个生命都不一样,甚至千差万别,但是师父知道、珍惜每一个生命。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听师父的话,就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呢?

从师父的法中,我理解下功夫学法什么都能解决。有同修的确每天看很多书,可是从法中我理解不能有依赖心,以为只要看书就不用自己修了。就好比常人的学生,谁都知道,学习课本上的知识的最后检验就是考试,如果你说我天天拿着课本看,考试时却总是一问三不知,那谁也不能承认是学习了。师父那么多讲法中表面文字的意思我们能够看懂的我们照做了多少呢?

就好比做资料的安全问题,如果你想什么时候安全了,什么时候有正念了再做,那也就是说得自己什么不受损失的情况下做该做的事情。可是如果想的是大法需要,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这个事情无论如何得做;但是如何做、如何理智的去做,法中一定会给我们智慧。过程中当然会有各种情况和干扰,那是修炼中去执著心的机会和过程。

对于一个面临和旧宇宙一样即将在成住坏灭的最后阶段走向解体的生命,能够幸遇师尊普度,能够幸运的和师父正法、和师父正法时期同在,即便是以前到今天全都没做好,那剩下的不还是机会吗?不还是考虑自己太多吗?

我也和同修一样觉的自己很不争气,一天抱轮的时候一个念头反映出来,我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过了一会,想,不对呀,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法在造就我们的时候已经给了我们那么多,今天师父为我们承担了生生世世以及生命过程中的一切(只留下一点我们必须承担才能成就自己的),宇宙无量无计的生命中一亿大法徒,我就是其中最末尾的一个,我也只有自豪和高兴的份,也不能慢待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啊。还不就是执着自我,我这样、我那样吗?如果珍惜机缘、珍惜和师父正法时期同在的珍贵时机,就是悟性再差、修的再不好,我也就应该是使劲的修,不去在意自己的感觉如何。说来说去还是执著在挡着自己修炼的路。

一路走过来,我很深的体会就是上明慧网。我一直觉的每天都相当于参加法会,虽然可能认识水平不一。我曾经很困惑过一个问题,就是有同修没条件上明慧网的时候说没条件,有条件了也还是不常上甚至不上,就是愿意和同修交流。后来发现这其实不就是自我的反映吗?因为上明慧看同修文章只能做观众不能身临其境的参与其中,而和同修交流那就是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就是有表达表露自己的机会,而且内容不受任何限制,关乎修炼不关乎修炼都行。

我深知修炼过程中尤其遇到关难的时候有人能倾诉,的确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可是往往不尽人意。比如关难中很想听顺耳的话、很想走捷径,希望修的好的同修“提携”一下就能过去。可是修炼就是要在人世的反理中走出来,关难就是触动暴露执着的机会,那一定是身心难过的时候。现在想来我以前没有过去而积攒下来的关难都是这样,就是没有坚定信念把关难当作好事,是修炼提高的机会。其实其中身心难过的受不了的时候,也正是师父要帮我们拿下那些花岗岩般顽固的黑东西的时候,真是难受啊。现在我常常还是会流泪,但是会流着泪想“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师父告诉了是好事是好事。昨天夜里我就是这样一直想一直想,难过的醒来时还想;再醒来再想。剜心透骨的感觉持续的滋味真是不好过,可是这就是修炼哪。不管是自己没走正而陷入邪恶的安排和干扰中,还是师父为我们提高心性,能借这个机会消掉业力、认识上提高上来,那就是我们扎扎实实的生命在升华呀。

我还想,不要对自己分析太多,今生如何,什么时候如何,那只是我们漫长生命历史过程中一个极其微小的片段,而浓缩到今天人世表现的部分却是宇宙正法时期正邪较量在大法弟子修炼中的反映,背后的东西我们现在无从完全详细的知道,可是师父知道!

在修炼过程中每一点一滴师父都会点化我们。前一段时间我身体魔难很重,高烧咳嗽不止。在我艰难的想如何走过去的时候,师父一句话打入脑中:是假相,邪恶的干扰。我记住了师父告诉是假相,可是全身无力,怎么办呢?师父告诉的大法弟子的来源、大法弟子的使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是真相,那么在力所能及做的时候就想,师父告诉了,这是假相、这是假相。慢慢的随着学法炼功发正念(当时真是很难支撑的感觉),高烧退了,可以出去了,还是难受的不行。一天准备好要出去之前感觉实在是撑不住了,躺在床上一会,睡过去了。梦见我在一间很大的屋子里,想要出门,却发现几个门都上了一把很大的锁头,并且门外有几个男子似乎专门看着每一个门。醒来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明白了。这之后无论感觉如何我便天天出去了,状态渐渐的恢复了。

有的时候师父点化会明显一些,有的时候很久也得不到自己期望的师父点化,又想不明白,困境中真是很难。但是难怎么样,有师在有法在,就是使劲修,修不好也修、使劲修。我就是抱着这样一种信念,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很多时候孤独寂寞无助一起来,可是这不就是修炼中自己要面对也必须克服的吗?不是一下子就能克服掉,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如何了,往往是在无助无望持续到一定时期才发现改观了(过程中坚持三件事不能放松)。

我发现我的显示心和妒嫉心、名利心最容易察觉和暴露的时候也都是这样的状态下。比如心情很消沉,如果看到符合自己心意的文章或者观点(似乎验证了自己的认识),我感觉好象眼睛发亮、立刻有了精神似的。如果没有符合自己心意的文章就还是无精打采的感觉,并且总是心里面反驳同修文章中的观点。这状态早有察觉,可是最近才感觉能够有意识的去抑制和控制了。自己的心愿也就是愿望,永远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啊。那么多学法、多做三件事,把心里面、思想念头中反映出来的,所遇到的一切常人观念的不舒服、不好受的事情都当作是好事,都是查找自己为什么会动心、为什么会难过的机会,虽然很艰难,一点一滴的一次做不好两次做,两次做不好三次做、多次做,就这样坚持下去,不就是修炼吗?

我曾经高烧39度以上长达18个月,后三个月是在医院中什么方法也无法退烧。所以我应该说能够理解一点同修母亲的心情。但是修炼中就是这样,有先走的、有在半途中不修的,有掉队后赶上来的,也有彻底掉下去的。我想我们下世前一定知道这险恶,但是我们跟随师父来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心里装的就是跟随师父正法、救度众生,没有我会如何如何的担忧和顾虑,就是义无反顾吧,那才是先天的我们。为什么今天到了真正要回归的时候却左顾右盼前思后想呢?还不就是被人的观念和反理埋的太深了吗?我们修炼有条件吗?是因为亲人都得到表面人世间的保护才修吗?是看到谁得到大法中的好处我们也想得才修吗?

我修的很差劲,但是得法后我就知道没有法我不能活了。即便是什么也看不到感受不到,即便是我修不成,知道了大法,知道了人可以这样活,那我也就选择这一种活法,就这十几年苦难也好、魔难也好,每天觉的自己差劲的了不得,那这些也足以使我满足了。

其实真的法中什么都有,就看自己是否用心。不需要想旧势力太多,得时时的想师父的法是怎么说的。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大法弟子也不承认,可是师父承认大法弟子做的。我第一次想向内找,是在我刚刚买的打印机出故障,自己知道新机不应该有这问题,坐在椅子上看着打印机想,我得向内找,就这一念,眼看着打印纸张折起的一角全部平整了,故障消失了。下一次又遇到故障的时候我还是这样想,不管用了,要求高了,我只是想向内找不行,还得找到执著;接下来一步一步师父的法都会展现、教我们如何修。

说起怕心、安全和理智,我每件事情先考虑的是该做不该做,如果考虑成熟该做,那就想尽办法去努力、去实践。我怕心什么心都很重,但是都重不过“我必须做”这一念。哆哆嗦嗦也好,出汗也好,睡觉都会被吓醒,反正想好了我就得去做。往往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但是去做了,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现实中并没有什么阻拦的做成了。所以走到今天,想起来我就觉的自己什么也没做,都是师父在帮我做。可是之前、之中、甚至之后的怕心和执著的滋味真是不好过,也就是这些执著才导致瞻前顾后、举步维艰,到了今天也还是磕磕绊绊的前行吧。

我家里做资料的什么东西都有。被非法关押出来以后街道、单位、派出所也都知道我没转化、至今还在修炼。我家里电话被监听,我每天早上用音箱(微型、但是声音很大)放炼功音乐炼功、学法时想读法就读法,想默念就默念。虽然怕心很重,但是堂堂正正的做师父的大法徒一直是我的心愿,我得在实践中一点一滴的去努力去做呀!当然不是硬做,得想着师父法中告诉我们的,我理解因为我们修炼中有漏洞才使旧势力有理由钻空子迫害我们,不然常人谁敢对大法弟子怎么样?我们得努力修好自己,旧势力才没有机会指使恶人来迫害,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正邪较量的反映。其实这些明慧网上同修文章都有很多很好的实例,执著心是在过程中逐渐去掉的,不在过程中实质的去修去实践也就没有执著暴露和去掉的机会,再分析再思考也是用人的思维在想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怎么也不会想明白。所以修炼是实践,不是空谈和空想。

另外对于常人怎么样说也不必太在意,修炼人会犯错误,修好的一面谁也看不见,师父告诉我们了,我理解正法修炼谁都会尊敬。但是不是常人那种到哪里都会被高看,因为我们还有修炼中的关难要过,而且不让人说的执著还很重,常人给我们提供修炼环境同时也等着我们救。那么谁欺负我们了,谁说我们不好听的了,都是好事,都是给我们提供暴露和去掉执著的机会。按照师父法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谁都会正视,因为人世间的人背后都有着另外空间生命的连系,他们自己也有明白和先天根基的一面。

同修请不要过于自卑,那也是人心、名利心的表现。就是踏踏实实的学法,能理解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师父会引领着我们一步一步的走向未来!一定要信师信法,我们一起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