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怪疾不治自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我二十岁加入邪党的共青团,二十一岁成为邪党的党员,我被邪党虚幻的共产主义所诱惑,我一心一意的干,拼命的干,盼望着共产主义——这个“美好的人间天堂”早日实现。

在一次部队施工中,我拼命的干,拼命的干!忽然有一天,我们班上工的只有副班长和我两个人(因为有探家的、排节目的、休病号的),而其他班都是八、九个人,或七、八个人。通常情况下都是按班分任务。面对繁重的施工任务,再看看我们两个人,心情都比较沉重。我对副班长说:“副班长,我们两个人也能完成他们九个人的活。”副班长听我这么一说,也有了底气,也就没有找分任务的人说明情况。按理说,我一个普通战士,没有必要操那个心,可我竟说出了这句不容置疑的话!根本没考虑两个人能不能完成别人八、九个人干的活。

因为是建筑,副班长在跳板上砌砖,我在下边供料。一开始还好说点儿,因为跳板低我可以把成堆的砖堆在跳板上。后来,跳板越来越高,我供料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当时正值盛夏,高温加上高强度体力劳动,真的让我体验到了“挥汗如雨”的感受。刚开始我还能用手绢擦汗,后来也来不及掏手绢,用手一抹算了。再后来,我连用手抹汗的时间都没有了。我一个人既要挑水和灰,又要运灰、往上递灰;既要浇砖、运砖,又要往跳板上扔砖。我完全進入那种超常的运作之中!

汗水一个劲儿的往下流,流進了眼睛,我把眼睛一闭,把汗水挤出来,再把头用力一甩,继续干;汗水流進了嘴里,我“噗”啪的一声继续干。我这个人从儿时就有个特点:想干什么就一心一意的干,从来不三心二意,因此,我母亲经常说我只有一个心眼儿。当时我心无杂念,只是一个劲的干,完全進入那种忘我的状态。晚上收工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洗漱、上厕所,准备吃饭。就在我洗完脸、上厕所的时候,我“扑通”一声倒在走廊上,我用力想站起来,根本无能为力,只好顺着走廊向厕所爬去。战友们一看我在地上爬,都愣住了。然后,大家一拥而上,抬起我就往医院跑。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也没说出个上下,只说是疲劳过度所致。因为体力恢复了,表面上看也没事了。也就出院了。

一九七五年三月,我在服役五年零三个月后复员回到农村老家。回家后,艰苦的农村生活、繁重的体力劳动,再加上娶妻、生子、建房等各种生活压力接踵而来。这样,老病又犯了,吃药也不好使,眼睁睁的躺在病床上,象个植物人。我想:这样下去将来怎么办?等将来年龄大了,就可能真的成为植物人了!实在太可怕了。不行,趁现在还年轻,我要解决疾病问题。因此,我开始了求医问药的生涯。

首先,在当地医院求治。西医看没有病,因为没有病变。那就找中医看,尽管中医说的头头是道,其实都是似是而非的话。中草药没少吃,可就是不好使。没办法,我开始上市里大医院求治,仍然无济于事,到军队医院去看,还是无济于事。再后来,我听说民间有个人用偏方治病,便慕名寻找,我在一个很偏僻的山沟里找到了他,是个白胡子老头儿,我很尊敬的向他说明了我的病情,老人并没有说什么,起身走進里屋,然后手里拿着一小包药面递给我:“把这个拿回去吃吧。”回家后,没用几天就把那包药吃完了,就象没吃一样,一点作用都不起,疲劳时照样犯病,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犯病的頻率越来越高,犯病的时间越来越长,由每次犯病七、八天,增加至半个月,以至一个月。由每年犯病一次,增加到每年犯病二、三次。每次犯病的时候,以两胯为中心,一点不敢动,腰腿僵直,妻子给穿衣服都不行,甚至穿袜子也不行,就是不能让人碰。令人气愤的是:哪个医院都确诊不了,哪个医生都说不出实质,哪一种药都无能为力。待体力恢复后,一切正常,根本不象有病的人。有的医院说:等犯病的时候再来看吧。可犯病的时候根本就动不了,能动的时候又看不出来病。眼看着年富力强的我,经常出现这个状态,我开始迷茫了:电视里一直吹嘘现代科学如何如何,为什么对我的病束手无策?中共邪党整天歌唱:“党啊,亲爱的妈妈。”我躺在病床上,“党妈妈”为什么不来看我?我的身体是为“党妈妈”拼命才弄成这个样子,“党妈妈”为什么不关心儿子?为什么不心疼儿子?我感到一种从来未有的孤独与失落,我忽然感觉中共是个骗子,用着你的时候让你往上冲,用不着你的时候把你忘的无影无踪。想想给中共卖命这么多年,有一种上当和被侮辱的感觉。我觉得加入中共是一种耻辱,“共产党员”是可耻的代名词。

我对中共失望了,我对生活失望了。我想到了死,我想到了自杀!我不能给妻子、儿子造成负担。我愁肠百转,思绪万千。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一,弟弟、弟媳来我家给母亲拜年。一進屋,弟弟带着热切的眼光直接奔向我:“哥啊,你太痛苦了,快炼法轮功吧!法轮功能解决你的一切问题。”我问:“为什么呢?”弟弟说:“法轮功道理最明确,功法最简单,出功最快。”我一听,一下子就动心了,忙问“那怎么学啊?”弟弟拿出三本书:一本《转法轮》,一本《转法轮(卷二)》,一本《法轮大法义解》递给了我。

我拿到这三本书之后,夜以继日的看。其它的什么电视啊,报刊、杂志啊,全停。一切为这三本书让路。书中深入浅出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我如饥似渴的读啊、看啊,看着看着,幸运感、满足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像走失多年的流浪儿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我一口气把这三本书看了四遍。看完四遍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斩钉截铁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法轮大法,我一修到底!”

从此以后,学法修心、炼功,就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不知什么时候,令我痛不欲生的、医院确不了诊的顽疾不翼而飞。我吃的香、睡的香,身轻体健。不但如此,十多年的修炼,还使我改掉了很多陋习。比如:脾气暴躁、争强好胜的陋习改掉了,喝酒的陋习去掉了,我从内心有一种天高地阔之感。这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神圣的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我这个满身陋习、重病缠身、想要自杀的人获得了新生。

现在,我内心充实,生活幸福,我不再为疾病而担心。我也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组织,既摆脱了病魔的困扰,又摆脱了中共的魔爪。而且在人际关系上能原谅他人、善待他人,这都是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缘故。写出此文,以表对法轮大法深深地敬意。同时,在此向至尊至敬的李洪志师父问一声:师尊您好,师尊您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