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为私为我的思维方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在集体学法交流中,在神韵项目交流中,大家经常提到为什么不协调,如何才能协调好的问题。每次,我听到这些问题时总是想:我的大法工作是自己完成后用电邮给同修传过去就可以了,所以与同修没有什么不协调,这些问题与我无关。但有一天,一个向内找,让我突然发现了自己为私为我的思维方式,它使我与同修之间处于看不见的不协调。

过程是这样的:

我的家庭关很大,我找了很多原因,最后归咎于丈夫是个负面思维很重的人,拿他没办法。有一天,我在数落我老公一顿后,突然意识到,我的思维比他还负面,每天我老公一進家门,我就开始紧盯着我看不惯的地方不放,否定他的话一连串。那天我问自己:为什么不看他的优点?当我在心里开始称赞他的优点时,我一下觉得内心一块沉重的东西没有了,变得轻松了。

第二天,我坐在办公室,看着周围的同事,看着从我身边走过的每个同事,我发现自己的思维中全是:这个人背后欺负过我,他很阴险;那个人油滑不可信赖;这个人只顾自己奋斗;那个人爱占小便宜;这个人有才,是个好人,但当官后最近有点不对劲了,开始压部下了;这个人总是感情思维,变化无常;那个人的性格不爽,粘粘的;这位领导既没水平,又爱压人;那个人……。当我明白自己脑子里全是装着对别人的负面评价后,我很震惊自己每天是在这样的思维中度过的。

过几天,我来到集体学法点,当一位同修发言时,我心里就冒出了一个评价:这位同修最近几次的发言全都是向外看,她怎么修的呀;当一位佛学会的人发言时,我的思维中就出现了:她从不向内找,有时说话很重,发言老是谈项目的重要性,谁不知道啊,就你认识到;……我震惊的发现即使在这个神圣的修炼团体中,我脑子里也全是装着对同修的负面评价。我明白了这就是表面上看不到的,藏在内心深处的不协调,是个可怕的,难以让人意识到的不协调,因为我已在内心深处间隔着,拒绝着这个同修、那个同修。正如师父讲的:“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二十年讲法》)

我04年得法,06年开始正式修炼。修了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自己是这么个思维方式。因为是为私为我的,所以自我就大于一切,我的观念就是评判别人的标准,以否定别人来肯定自我,赞扬自我,满足自我从而保护自我。由否定别人带来的自我满足感,是人这一层生命的内心渴求,人的思维就是泡在自我感受,自我感觉,自我满足的这个“情”中。

我意识到必须改变我的思维方式,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说的“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我要求自己向外看别人的优点,向内找自己的缺点。我尝试着从公司做起,首先对一位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日本同事,见到他时,我脑子里闪出了他的优点,很自然的给予他一个微笑。神奇的是,就在这时他调到了我所担当的地区,我们俩愉快又协调的合作了几个月,就在我看到了他许多闪光点之后,这位同事被升职去了其它部门。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是师父在我悟到后给予我能够去除执著,改变自己的环境。

就在我学会了向外看别人的优点后,慈悲伟大的师父又安排了一次机会让我改变赞扬自我的思维方式。一次,我们公司近20位的中国同事开会讨论业务,每讨论一个题目,我都要谈一番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我是在为公司尽心。但是,我看到了个别的同事对我厌烦的表情。会议结束后我思索着:以后我也象大家一样开会时不说话,少招麻烦。但又一想这是常人的一种狡猾,作为修炼人不应该有这种心态。怎么办?我乘在电车上思考着,突然讲法录音中师父的法在我耳边回响了起来。哦,师父啊,我明白了:修炼后开智开慧了,对常人的工作是能看到关键了,但这是常人的工作,悟得再好,也只不过在“气”、在分子这一层次中,其实什么也不是。我的观念改变了,我不再把自己的想法看得那么了不起了。后来公司开会时,我还是发言了,但那个赞扬自我的心没有了,语气也平和了。事后,那位上次对我厌烦的同事一次次的赞扬我的发言是如何的简洁明了有价值。通过这个修,我要求自己今后在修炼中悟到什么,有升华时,或得到别人赞扬时,都不能把自己看大,只能把这一切看成是宇宙中一个极小的粒子。因为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到:“我以前给你们讲过宇宙的概念,多少银河系构成了一个范围,这个范围就是我们所说的小宇宙。多少亿这些个宇宙才构成了第二层宇宙。最终我们宇宙体系有多大,一兆层巨大的宇宙说成个范围,把一个兆罗列到一兆个兆,把一兆个兆形容成一个空气的分子,满剧场都是这样的粒子,那么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个空间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粒子。”

经过以上这么个悟和修的过程,我又继续思考着负面思维中的那些观念来自于何方?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维方式,认识宇宙真理是有难度,甚至认识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为与世间普世的价值是相抵触的。很多不良思想认识不到怎么办哪?只有按照大法做。”师父这段经文,使我明白了,自己负面思维中的那些观念来自于党文化。我们小时候学的是诸如“把他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之类的话,语言中充满着彻底否定对方的词汇,我们的脑子里被刻上了太多的凶、狠、恶、暴的语言。我想起在向人们介绍神韵艺术团的公演时,嘴里好象说不出几个赞美的词汇,但看看那些西方的观众,他们赞美神韵时的语言是那么的丰富动听。我想明白了,因为在那些有信仰的国度,赞美神的丰富的词汇都渗透在他们的文化中,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会很容易的感受到神韵是超越人世间的艺术,是神的力量,神的艺术,他们就很自然的运用赞美神的语言来表达他们的感受。而来自于大陆的我们呢?从小没有学过这些赞美神的美好的语言,这方面简直是空白一片。所以也就不能生动地去描述神韵的美。日本的神韵协调组要求大家好好阅读《神韵百科》,我觉得这个学习过程,再加上背诵师父《洪吟三》中的歌词,以及收集神韵报道中的那些丰富的词汇,可以填补我们在这方面的空白。

把自己的思维方式打开后,明白了许多。我更多的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句话的内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