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愿慈悲救乡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一九九六年丈夫因病去世,本来还算是个小康人家,一下子大梁塌了。为了生计大女儿到城里打工去了,家里的这两个孩子小,又帮不上什么忙,农村那一年到头没完没了的活儿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郁闷让我度日如年。秋后在大连打工的大女儿叫我出来散散心,其实那时她已经在修大法了。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来到大连,幸运的看到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看录像的人场场爆满。九堂课下来,我象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明白了许多人生当中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

从大连回家后,有一天,我正在院子捣粪。突然觉的身上发冷,接着肚子疼发高烧,肚子疼的直不起腰,翻不了身。我就叫儿子打开录音机听师父讲法,但是肚子照样疼痛不止。受不了了,我就让儿子扶着去看当地医生,医生诊断是阑尾炎,并说:“我这里不能打针,得赶快上医院”。又去另一家诊所看,结果一样。我害怕了,让儿子找拖拉机拉我去医院,结果拖拉机灯不亮,这黑天瞎火没灯可不行,儿子说我用自行车带你去,你用手电筒给我照着,等打开手电就一点红光弱的象个萤火虫。我一下子明白了说:“儿子,妈妈是个修炼人,这是消业,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哪也不去了回家。”悟到了法理,肚子也不那么痛了,第二天早晨上厕所便的全是硬粪球,肚子好了。连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儿子和二女儿看到如此神奇的功法都走入大法修炼。对周围的亲戚朋友,逢人我就讲法轮大法好,讲大连人学大法的盛况和看录像期间发生的许多动人故事。家乡的有缘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那时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一群修炼人在一起心态纯正、祥和。学法、炼功风雨不误。在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烦恼全没了。生活的紧张、充实、有活力。是大法让我走出魔难人生,消业更加信师信法,十几年来,无论是在个人修炼阶段,还是在反迫害讲真相救人中,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从未动摇过。

大法为妹除病魔,我发愿慈悲救乡亲

二零零八年,一向身体健康、性格开朗、能讲善唱的妹妹,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一家老小顿时乱了阵脚。医院诊断脑梗塞,以后不能说话了,医院治不了只能回家养着。回家后一边吃着药,一边由她大姑娘找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供着,摆的满屋子都是,成天烧香磕头放音乐,念“阿弥陀佛”,光纸就烧了一车,结果病情越来越重。当我去的时候妹妹正迷糊着睁不开眼睛。虽然意识还清楚,但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了,在家里大小便都得人扶着。我去她家,一边给她擦洗身体一边想:只有师父、只有大法能救她了。于是我就让她念“法轮大法好”,让她看《转法轮》,开始只能依靠着墙半躺着看,一次只能看几行。慢慢的能坐起来了,就一段一段的读。越学越多,病情也越来越有好转。我告诉她要坚强,要心里想:我没病,我就不承认你,我能行。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有空就读《转法轮》。硬是坚持了一个月。体力恢复的很快,大小便不用在家里了,有人搀扶着自己能上厕所了。她是邪党党员,我曾经给她退了,但她并不真信,而这一次她彻底服了,她告诉女儿我不信那些东西了。把家里供的东西全送走,全扔掉。我念了九个月的“阿弥陀佛”也没好使,我就学法轮大法了。从此把药全扔了,不测血压,也不打针上医院。啥也不想,能干啥干啥,也不去琢磨哪儿不舒服哪儿痛了。后来我告诉她你能挺住就上我家,之后她真来我家了,我俩一起学法炼功。有一天我双手合十跟师父说:“师父啊,让我妹妹的病好了吧,我妹妹的病好了,我和我妹妹两个人回老家救父老乡亲,肯定办到。”那时也不懂什么有求啊,什么讲条件的。妹妹的病全好了,做饭洗衣,收拾园子,什么都能干。骑自行车嗖嗖的。大法使妹妹摆脱病魔,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成了这一带的佳话。

兑现诺言,回老家救度父老乡亲

今年的八月十二日我和妹妹准备了充足的真相资料,乘车回老家。脚踏阔别十多年的故土,慈悲之心油然而生,虽然这里早已没有了直系亲属,随处可见的是些陌生面孔,但依旧觉的他们可亲可贵。回老家的当天,我们找到了老家的同修,大家切磋协调后迅速投入了各自不同的项目中。

我和妹妹一起找到了当年村里的老干部、老党员。因为妹妹过去是这里的大队妇女主任,妹妹病重的消息早已传到家乡了,看到妹妹恢复了健康,劝三退就很爽快,这些老人儿都退了。后些年上任的干部及加入邪党党员,大多数人看过真相资料,言谈之中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但是还是有些疑问,“自焚案”、“万人上访”……等一些问题,我们耐心的给他们解释同时递上真相资料,明白真相后相继都退了。也碰到顽固不化的:有个年轻女干部说:“你姐妹俩回来整这个,我一个电话他们就来抓你们!”我说:“道理给你讲了,退与不退是你个人的选择,别忘了善恶有报!”

我有个干哥是个邪党党员,抽烟喝酒几十年,就是戒不了。有一天他到我家来,我三言两语劝说,他竟把烟、酒全戒了。后来我想我劝他退党保证没问题。谁知他就是不退。我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到最后也没退。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被亲情带动了,救人是极其严肃的事情,神下世以慈悲救人我却用眼泪,怎么能把人救了呢。真得好好找找自己。

就这样我们白天讲真相,晚上分头发放资料,贴不干胶。有一次,因地形不熟,我跌倒在一个一米多深的坑边,资料撒了一地,手表也摔掉了。但我想有师父保护不怕,起来扑了扑土,收拾好资料找到了表,又接着做。直到十一点多钟平安返回。

这次回老家劝三退一百多人,其中邪党党员有四、五十人。我觉的最大收获是找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自己学法还少,慈悲心不够,只有学好法才能真正的助师正法。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