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丰润区法庭对厉玉书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丰润区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厉玉书进行了非法开庭。上午八点三十左右,刑二庭庭长徐天鹏戴着金丝眼镜叼着烟站在法院门口的一个高高的伞堆上,向外不断地眺望,不知在迎接什么神秘人物?将至九时还不让家属进入法院大门,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一个女警才开始写旁听证。

审判长:徐天鹏、公诉人:高儒琦 、陈琼,旁边还有个不知名的男警官。

家属和旁听人员刚刚坐定,其中一个旁听的朋友就被警察叫出法庭(据说被叫出后试图将她拉入警车绑架,但遭到抗议未得逞)。庭审开始,书记员宣读了法庭纪律,然后徐天鹏又气势汹汹地说了一遍法庭纪律并声称:如果旁听的家属包括律师,谁不遵守会“毫不客气”。在宣读完“法庭纪律”后又宣读了一份所谓“法庭新规定”声称:如违反规定将处以罚款一千元等,拘留十五天,规定充满了恐吓威胁。

法轮功学员厉玉书到庭,当亲朋好友见到厉玉书时,都怔住了,二月二十五日离家时魁梧阳光近一百八十斤的人,看起来只有一百一十~一百二十斤,当时双手戴着手铐!尽管如此,肉体的残害,精神的迫害压不垮将真理会意于心的大法徒!他的眼神透射出的是镇定和坚毅,那是任何邪恶都无法将其磨灭的宇宙真理的目光!

公诉员陈琼罗列了一系列案卷上所谓的证据。而后两位律师前后强烈要求打开刑具,均遭到徐天鹏的蛮横无理地拒绝,并训斥律师不许再提。

厉玉书对公诉人的所谓证据提出质疑:好些证据都是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比如说有八百二十多本挂历?我家最多有两本自己用的挂历。还有,说我家有四千多个项链挂坠。家里只有十来个别人送的项链。我不明白这些大数量的物品从何处而来?我是做小生意的,买卖些小商品、维修二手的电脑和打印机为生。家里的所有物品都是我的私有财产。

在庭审过程中徐天鹏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当时江天勇律师提到《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一九四八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躬行、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不等律师说完徐天鹏就讥讽蔑视律师说:“没必要宣读什么国际法规,你要讨论就去制定法律的地方去讨论。并说:‘那你就到美国去呀’”,这样的场面发生了几次。每当律师提到国内根本没有条款指定法轮功为×教的司法条款时,徐天鹏就强硬制止:不用你说,你上人大去说。

法庭旁侧公诉席上检察院的高儒琦从始至终蜷坐在电脑后边,每当律师辩护提到关于法轮功合法的条文时,她就要笑,不知何意的笑……。

整个庭审过程就是:认认真真说假话,实实在在走过场。这就是邪党掌控下的大陆公、检、法系统的庭审。公民没有丝毫的人权、人格尊严可言。公民的生命、财产、家庭、人格、尊严都被邪党踩在脚下,成为邪党整个体制升官发财的业绩。

庭审结束后,有位八十多岁的老妈妈从法庭里到外一直泣不成声,犯了心脏病。从她断断续续的哭诉听到:没天理了,本以为法庭是个可以说理的地方,真不让人说话呀!有理说不出呀!心里憋屈呀!……。

开庭的当日庭外有几辆警车还有便衣,但这一切挡不住慈悲的大法徒,整个法院被法徒正念所包围,这一切不只是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制止犯罪,更是为了救度被邪灵恶党欺骗残害的世人,这其中包括坐在庭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

当年犹太大祭司利用罗马把救人的觉者耶稣送上十字架时,那善良的妇人匍匐在耶稣脚下痛哭失声,也许我们无法准确知道她当时的心理,是为自己未来生命的凄惨,还是为那惨不忍睹的场面……但耶稣告诉她:“妇人,为你的子孙后代哭泣吧”。人不知道,但耶稣知道。迫害度人的觉者,那罪是生生世世也还不清的。所以,强大的罗马帝国经过几次大瘟疫的天惩而灭国。犹太人因此丧国,历经两千多年还被追杀,战乱不断……所以慈悲的觉者耶稣最后为世人祷告:“父啊,饶恕人吧,他们不知道在做什么。”

几千年之后的今天,历史再一次重演,一群大权在握的邪党公、检、法、司和一群被邪党洗脑后,麻木而又自以为是的将救世的大法迫害,将神的使者推向监狱、法庭……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这个罪恶的邪党灭亡之前,为恐吓、毁掉世人、毁掉神的使者——大法徒,不断的猖狂迫害……

河北省唐山市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至八月,有计划的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三次大规模疯狂抓捕、抄家,还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开庭秘密判刑,致使十几个家庭支离破碎、破镜难圆。这不过是公、检、法及掌握公权力的官员,为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而做的表演。

抛掉一切世俗的名利,即使天地都废去了,真理依旧存在于苍宇!不要为了利益丧失道义、丧失人性,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要断送自己及家人的前途和生命!为了自己及家人的未来——与正义同行、与良知携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