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就是超常:断腿自愈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二零零三年,一次同修们在一起切磋、交流,突然警察砸门,多位同修遭绑架,更多的同修走脱了。

我从楼上跳下时,双腿摔坏。脱离险境后, 因担心回家受到警察骚扰,我便去亲戚家悄悄的住了下来。这时才仔细看看两腿的情况,右腿从脚踝骨以上的地方摔断了,左腿好象是劈了,骨头支起来好高。亲友们建议我到骨科医院处置一下,打上夹板。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坚信大法修炼就是超常的。我告诉亲友用带子把我的腿绑紧一点。第二天松开后,骨头再没有支起过。

我每天读《转法轮》至少读六讲。

由于我后背有伤,躺着不舒服,须经常翻身,右脚由一侧转向另一侧时就锒铛着,同伴就用抽油烟机的铁炉筒剪开后做个夹板,塞上布条解决了右脚“掉脑袋”的情况。我翻身时,腿使不上劲,得有人帮助搬腿脚,常常动作不同步,刚长上一点,又被抻下来了。表哥说,老这样掉,容易磨出骨结核来。听了这话,我心里一动,但我马上意识到,去这个人心,稳下来。

一天,表哥拿着一盒药片说:“这药才好使呢,每次牙疼受不了我就来一片,立马见效,怎么样试试不?”我摇摇头,内心笃信大法。叔叔常来看我,進屋就伸手摸脑门,他总奇怪:怎么不发烧呢,腿断处也不发炎。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发现脚后跟和小腿不是一条线,原来垫布塞的不一致,抽出后,脚啪嗒一下跟腿成一条线了。表哥看不下去,含泪对我说:“这不行,我跟姑说去,你得到医院打上石膏,就是在我这呆两年没关系。”其实表哥不知道,我并没有感受到那么大的疼痛,只是承受了自己能承受的那么一点。更多的苦是师尊替我承受了。

表哥悄悄问过骨科大夫,说这种情况得养足四个月才有可能下地。但我在第七十五天就下地了。第八十天转到另一处住,自己走上四楼。外甥很感叹:“真的没打针、没吃药,就是治疗还讲个伤筋动骨一百天呢,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的。”

这是我修炼路上所经历的一个见证大法超常的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