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技术做资料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自二零零六年我从黑窝回来后,一直怕心很重,不愿接触同修,看见警车就心跳。因为这次被迫害太严重了,妻子被邪恶迫害死了,女儿也被劳教,并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我本人也被非法判刑。

去掉怕心做好资料点工作

回家后,单位仍不让上班,后来被单位以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为由开除工职,多次被抄家,由于被迫害得严重,学法也少,回家后也一直没有突破。后来,同修给我送来《转法轮》和其它资料,特别是后来的讲法,我精心学习了二个月,并经常发正念。有一天,我看到一个黑的毛茸茸的怪物从我体内冲出来,清晰的感觉到那东西的毛还扫了一下我的面颊。从此以后,我的正念足了,怕心也小了。后来,我和女儿同修商量买了一台电脑和一个打印机,原本的想法是自己做自己发,供应自己和女儿用就行。

没有几天,一个同修来找我,谈到想让我出来做资料。因为从迫害一开始,我就一直做资料,从事技术工作。同修讲了本地区资料非常紧张,因为几个资料点被破坏,本地区没有资料点了,所有的资料都是从外地运来的。想到师尊让弟子救度众生;想到同修没有资料的急切心情。我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太重了,我一口应承下来。从此,我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证实法中来。

在技术中提高,在证实法中升华

从二零零七年以后,我一直从事技术工作,先后帮助建立起七、八个资料点,教会几十个同修使用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我整天在外修机器,买耗材,有时忙到深夜,中午经常吃不上饭,不是不想吃,是没有时间吃。后来,为了节省时间,我买了一台电动自行车,这样修机器,送资料,送耗材就方便多了。

有一段时间,在我的指导下,各资料点都陆续正常运转起来,随之而来的事就更多了,耗材的采购,资料的传递,大法书的制作等等所有的事都压到我这,我几乎有点透不过气来。我意识到长期这样不行,我必须保证能有足够的时间学法炼功,我和其他同修协商,把一部份工作分给别的同修,这样我才有了一点点的缓解。正在我认为开展的好的时候,心性的考验来了。也不知什么原因,一下子传到我耳朵里一大堆“微词”,如:“做资料不用心”,“光盘质量不好,不出影”,“小册子缺字”等等。我的各种人心就上来了,经过静心学法,反复体会提高心性那段法。我体悟到:我要提高心性了,要扩大容量了,要向内找,找出人心去掉它,经过学法和同修交流后,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找到做资料的同修与之交流,并指出技术上的原因。后来问题逐渐解决了。

让真相币遍地开花

从二零零九年末我们地区开始做真相币。当时由于心性不高,经验不足,只局限在少量的做,后来,在省城同修的帮助下,我们把真相币的项目红红火火开展起来,从真相币的来源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以前只局限在个人兑换,同修们收集一些或到银行少量换一些,但数量太有限,根本不能满足正法的需求。

后来,我们通过做一些工作,使一些有能力的人或同修家属在银行工作的人,成批兑换来大量的十元,五元,一元人民币。在打印时,一般新的就用打印机打,其它用光敏印章,效果也很好,与打印机打印没什么两样,这样就解决了大量印制的问题,因为印章可以多搞,打印机毕竟数量有限。在发放上我们也一改以往靠同修们自己去花真相币的作法。我们的做法是,同修带上真相币到商店,超市,市场等成百上千的换给那些做生意的人,他们特别喜欢要零钱。这样,我们就借他们的手使真相币成功地進入到流通领域,使真相币大量的流入到千家万户,流入到被救度的世人手中。

据我们调查,效果很好,那些生意人没事时也会拿着真相币念:“法轮大法好”。有时,到市场买东西,找回的零钱大约有十分之二是真相币,一般每月能出五至六万元,甚至多时能出二十万至三十万真相币。为了解决换真相币资金的本金周转的问题,我把自己家的一套楼房卖了,拿出十一万元来投入到真相币的资金中,解决了换真相币的本金问题。

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我们也相继开展了更多的证实法项目。如:制作氢气球挂条幅。在省城同修的帮助下,他们帮我们买来氢气反应罐,氢气球等。我们把写好的条幅挂在氢气球下,让五颜六色的氢气球带着条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飞遍大街小巷,我们每到节日都制作一批氢气球。现在我们制作氢气球的技术更加完善了,我们利用氢气球的大小和条幅的大小匹配,使氢气球带条幅飞起来时,只飞十米至十五米,不要飞的太高。邪恶对氢气球挂条幅真是恨得要死,怕得要命,但又束手无策。

我们还制作了一些挂在车上的护身符,戴在身上的项链护身符,手链护身符,书签卡片,挂历,日历,法轮大法好立体画等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