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上海市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正法已经到最后的最后了,但是上海六一零的洗脑班仍然很猖獗的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毒害着世人。为什么还会这样,我们向内找自己,是我们的哪些漏被邪恶钻到空子了呢?我也曾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现在我将自己在洗脑班所看到的、自己所经历的迫害过程,谈谈自己的体会,揭穿洗脑班编织的这一套骗人的阴谋诡计,从而彻底解体上海洗脑班。

上海洗脑班所在地是上海法制教育学校,地址是上海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968号,现在是全国武警、警察培训基地,其中一栋五层楼房(以前是老干部疗养院),现在改为洗脑班,但对外不挂牌。底楼是邪党人员办公室,二楼及二楼以上设了一个个小房间,每间房内设施齐全,有空调、洗澡房,放三张床(每房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包夹”),每个房间设有探头,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墙上贴着公安六条,每个走廊上布满了诬陷法轮功的邪恶图画。

洗脑班由市六一零陈莲芝直接操纵,校长蒋绮琼具体负责,此人以前一直在上海女子劳教所专管队迫害法轮功学员,能说会道,用一套邪恶的歪理邪说来迷惑、攻心法轮功学员,从而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信。明慧网在恶人榜上多次报道过她的恶行。十几年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向她讲过真相,有时在马路上碰见她也向她劝善,劝她要为自己的家人及儿子的前程想想,善恶有报是天理。可她仍然一意孤行的迫害,完全丧失了人性,成为了旧势力、黑手烂鬼的道具,等着可悲的下场。

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最能迷惑人的手段:

与劳教所和监狱不同的是,上海洗脑班因搭伙在武警部队,伙食相当好:早饭有鸡蛋、粥、糕点、各色酱菜,午饭、晚饭是两荤两素的盒饭,每餐有水果。这些迷惑和“感化”了一部份学法不深,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买,家境比较困难的学员;同时也迷惑了平时用人情、人心对洗脑班怀有敌意的学员。

同时,那里的“包夹”都是有一定文化知识的邪党党员,他们表面文质彬彬,互称“老师”,自认为在社会上是有一定教养的人,这些大多是经过旧势力挑选的恶人,经过邪党不断的洗脑和早期到北京、长春互相取经交流,对转化法轮功学员积累了一套所谓的“经验”。

揭露“洗脑”过程:

刚進所,“包夹”人员叫你填一张个人简历表格,如你填了,他们很高兴,因为你配合了他们,听了他们的话,以后就可以继续不断的叫你写东西;如你不填,他们很无奈,因为第一步他们已经失败了,但表面上却会很轻描淡写的说:“又不是叫你写法轮功的东西,你怕什么?”或者说:“时间长着呢,你慢慢写吧。”然后又会说:“你表现不好,不善不忍。”有些学员就被他们的表象所迷惑,认为写这些东西无所谓,只要不是直接针对法轮功的就可以了。其实手长在自己身上,你坚决不写,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知道以后很难再叫你写任何东西了,也就不会逼迫你写了。

过了几天后由市六一零陈莲芝及校长蒋绮琼及副校长周建华,教员付佩兰(以前是某大学讲师),教授江××等召开大会,宣读洗脑班的各种规章制度。陈莲芝和蒋绮琼在会上很阴毒的说:“我们这里是学习班,不会打你骂你,只要配合完成几个月的学程就可以回家了。如果不配合就继续延伸下去到下一期,再不配合再延期。”

有的学员害怕无限期的延期,心想只要熬过三个月就可以了。事实是这样吗?当你配合他们“上课”时,邪恶的歪理邪说就往你脑子里灌,把你一步步拖下水,每天逼迫你做“作业”。有些学员用人的圆滑想蒙混过关,写的东西达不到恶人们的要求,邪恶看的很清楚:一手抱着人不放,一手抱着神不放。不行!那时邪恶就抓住你的怕心,“包夹”就会一反常态,平时的温和荡然不见,对学员大吼大叫,要按照它们的那套要求重写。

刚绑架到那里的学员一般都不说话,默默的发正念,有的绝食反迫害,还有一些从劳教所、监狱到期的学员被邪恶直接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当老年学员表现出身体不好时,或者学员中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如:绝食等。“包夹”会比较害怕,因为“洗脑班”校长给他们的任务就是要保证他们所“包夹”的学员完成整个洗脑过程。所以这些“包夹”平时生活上处处“关心、体贴、照顾”你,讨你喜欢,放松你的戒备心理,观察你的一言一行,找突破口。如你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会很高兴,因为你开口说话了,他们并不反驳,有时还同意你的某些观点,和你探讨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同时他们通常又会针对你的执着说:“社会上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没進来,为什么你到这里来了?你哪里没做好,你修不上去了,你不配当法轮功学员,做个好人算了。”

有些学员就会误以为是师父借他们的口来点化,心里觉得很沮丧。其实是邪恶抓住了人的执着,用的是攻心术,削弱你正念和意志。法轮功学员是由师父管着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不是这些黑手烂鬼说了算的;弟子有漏会在法中归正,找自己的不足,不是在他们这种强制的破坏性的检验中来提高和修炼。十几年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过真相,数也数不清,他们什么都明白,也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可就是麻木的,毫无知觉的自己欺骗自己,执行着黑手烂鬼的指令。他们二十四小时监视学员,晚上睡觉都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根本不敢睡觉,你一个翻身或起床都会把它们吓一跳。他们的业绩和奖金是和学员的表现挂钩的,因此,他们用尽一切手段对付学员。实际上他们怕的要死,因为他们非常害怕自己的名字上恶人榜,所以他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说,那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害怕呢,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下场。

在第一个月内,他们只是给学员放一些常人中做“好人”的电影,或请外面的所谓专家、学者来给学员讲关于“饮食、健身、气功”等方面内容的课。甚至不惜一切的组织学员上“农家乐”游玩,“包夹”到处强迫学员和他们一起拍照,拿这些照片对外宣扬“洗脑班”的“友好”,来缓解学员的敌对情绪,放松对他们的警惕,这是他们麻痹学员意志设的一个陷阱。

第二个月由“包夹”强制的每天逼迫学员看、听、诬陷、诽谤大法的录像和碟片,看完听完后,做“作业”,就是写看后的体会。另外由蒋绮琼或者由外面的“六一零”、国保進所“上课”,极尽所能栽赃陷害师父和大法,恶意篡改、断章取义、歪曲大法经文,宣扬“天安门自焚”、练功不吃药等鬼话,有的学员在课堂上直截了当揭露邪恶谎言,有的绝食抗议不去参加所谓的“上课”。然后他们会说:“你听不進去,可以一个耳朵進一个耳朵出,你不愿意看,可以只当没看见嘛。”

邪恶不仅在表面上要你放弃信仰,而且要达到使你灵魂深处崩溃,这也是旧势力在恶毒的破坏性的检验和考验学员行与不行的一个死关。但是,这是不被师父承认的,我们法轮功学员也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在这猛烈的炮轰和大量的灌输它们的毒液后,邪恶对你听進去多少,你信不信,起没起作用,他们心里没底。因此,这个过程后,每人发一张表格,如其中有一项是:“法轮功是一般气功,法轮功是修炼,法轮功是×教,法轮功是健身”,让你选一个,来看你的“转化”程度。同修啊,千万不能用圆滑来选一般气功,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学员。

大多数学员最后都能识破他们的阴谋,邪恶的招数已经使尽,最后毒害学员的一招就是:要保证出去后遵守公安六条。

他们说:“你不转化没关系,你只要在小结上写上一句:遵守公安六条。就可以回家了。不然的话,出去后继续盯着你,没有自由。”还举例说:“某某某虽然没转化,但他们都写了。”用学人不学法的思维来骗你上它的当。

法轮功学员是师父的法徒,是世人唯一得救的希望,怎么能够被这所谓的公安六条所局限,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呢?是坚决不能符合邪恶的,坚定正念,心中装着法,法轮功学员只听师父的话,哪能被这些黑手烂鬼操纵、欺骗,上它们的当?

这一招不起作用,邪恶又气又恨,最后动员家属配合迫害学员,用“亲情”打垮学员的精神防线,让你在痛苦中承受不住。如:某学员一直否定邪恶的安排,在“洗脑班”结束前几天,“洗脑班”协同公安、街道六一零将其孩子带来,叫学员当着儿子的面表态,如不配合“洗脑班”,儿子的前途就不保,而且她还要被迫继续下一期的“洗脑”。

其实,“洗脑班”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堂堂正正,放下一切执着,就一定能够走出旧势力安排的魔窟。

我们都知道邪恶的因素现在少之又少了,师父在《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中明示我们:“现在收缩到监狱、洗脑班,也没那么大力量了,就连它北京那块地方它也难保了。”

所以作为法轮功学员来说,一定多学法,向内找,坚定正念,决不允许洗脑班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发正念,解体上海洗脑班!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悟和认识,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学员帮助和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