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来自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有一年冬天我被恶警绑架,在送派出所的途中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法轮功了”,到了派出所我一直向警察讲真相,劝三退,两名警察当场做了三退,我还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法轮大法好”等歌曲,一个警察对我说:“因为睡不了觉,我给你伴奏,你就再唱一遍别再唱了。”我当时唱的嗓子都哑了,于是我就求师尊加持,我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度这些人(当时好几个警察背对着我看电视),不到一秒钟我的嗓子马上就好了,发出的声音很洪亮,以前我的声音从来没有那么高,那么好听过。我把“法轮大法好”和“得度”两首歌连唱两遍,警察说我叫你唱一遍你怎么唱两边?我说这个歌本来唱两遍。他说“是吗?”说着更起劲的边跺脚边伴奏。

已经到了早晨,八、九个警察進来了,其中一个已经了解真相的警察说到:“这老太太可真会唱歌”,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双臂大声的唱“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这时那个警察自己接着又唱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不到时候!打倒共产党!”唱到这里那人一下子就象定住似的站着不动弹了,一个警察拍他脑袋说到:你唱什么?便打起来了。

那天我的手机和优盘被翻出来了,一起遭迫害的同修已经说了我是“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了找到我的信息,决定派两辆面包车跟踪我。我决定走,于是要去买东西,下车后我在两辆面包车中间位置上在心里喊求师父加持的时候,突然出现一辆红色出租车,我开门進车,便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成功的走了。事后听同修讲,警察回到派出所说:“奇怪,中途把她丢了。”

我切身体会到师尊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讲的“大法法力无边,我们有的是办法做。对学员来说我们什么办法都有。”师父还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今年六十多岁,身上有十个手术刀痕迹,医生说我的余生就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一九九八年得法时,师尊就让我摘掉了眼镜,来了例假,能爬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无病一身轻,所以我对法轮大法坚信不疑。但那时只是带着感恩戴德的感性认识,经过深入学法和一段时间的实修过程,我慢慢的认识到自己也是跟着师尊带着使命助师正法来的,我明白了必须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我四次上北京,十年做大法真相资料,同时修理打印机和电脑、安装系统,样样可行。之所以能如此,全靠师尊的呵护和我对“我是神”的领悟,以这样的正念走过来的。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为师尊和大法伸张正义,证实法轮功是正法,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到了省政府,被抓后我就跟看门人、军人讲大法真相,并要求见省政府领导,在不准许的情况下我开门進了一个屋,進去一看几十个人坐着开会,叫我在外面等着,我就指着身上的刀口说:摘除一个肾,两节腰椎,还有这么多刀口,本来是躺着等死的人,炼法轮功炼好了,你们想想为什么这么多人到省里来讨个公道?看看《转法轮》吧,刚才你们挨个登记时我没有登记,为什么主动進来和你们说“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悟到应该到北京发近距离正念,二十天的时间里我和同去的同修合作天天進到天安门里头,目标锁定江魔头发了一个小时正念,有一次刚发完正念时,看见两个警察手握对讲机站在离半米远的地方只盯着我们,可是不打电话也不抓,我们知道是师尊保护了我们。

零三年师尊的《元宵节讲法》下来后,因为电脑出了故障让修理部的技术员看后说:这电脑不行了,一个星期以后给重装系统。我着急的想:怎么能等一个星期啊?师尊的新经文同修们得快点看啊。于是我发正念,同修也一起发正念,之后一开机一切正常,我感动的边哭边印,将师尊的新经文按时送到同修们的手上。

通过学法,我悟到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工作。很多同修都说我记性不好不能学装系统。我觉得我是伟大的大法弟子,人干的事神怎么不能干?人人上网,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正法的需要,于是我就买旧的电脑和打印机修理后交给生活困难的同修,为资料点遍地开花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先后有四、五十名同修成为了资料点中的一朵“小花”。

虽然也知道学法的重要性,也老挂在嘴上,干事心还较多,今后要真正做到学好法,不用人心做事,要认真做到修口,做个师尊的真正的好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