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多种疾病痊愈 李金英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吴桥县原保险公司职工李金英,今年63岁,九八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有多种病,因病曾经昏死过去半小时之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就是因为坚持修炼给她带来身心健康的法轮功,李金英曾经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拘留,甚至被逼坐铁椅子。被勒索现金三千六百元。

修炼法轮功多种病不翼而飞

李金英曾患有脑供血不足、心脏病、高血压、心绞痛、美尼尔综合症、更年期综合症、腹腔炎、中耳炎、风湿性关节炎、腰腿疼病,九五年脑供血不足、心脏病发作时,晚上曾经昏死过去不省人事,被家人发现时,她用的大小褥子都被尿洇湿透了一大片,医生推断休克不会少于半小时。

由于血压高,走路的时候就象走在棉花上,骑自行车时就象在云雾里一样,同事说他:你骑车怎么老想跟汽车凑合呢?一次她骑自行车下坡,结果连人带车倒在地上,车子摔出去老远。

那时吃药一顿就是一小埲,修炼法轮功后感觉身体非常舒服,增加了她修炼法轮功的信心。李金英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一个半月后,就放下了药罐子,至今身体健康、不用吃一粒药。原来脾气暴躁,在家说一不二,修炼法轮功后性情也变的温和了。

在家中无辜被绑架 被强迫坐铁椅子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上午,恶人给李金英家打电话,以邮局工作人员的身份,问她家的门牌号码,李金英的儿子如实的告诉了对方。一会就有人叫门,李金英误认为是孩子的同学就给开了门。警察赵子忠第一个快速的钻进了屋,随后县国保队长王长桥、桑园镇派出所的张文彩等多人一拥而入。这时李金英才反应过来,知道是把警察放进来了。恶人们进门后不由分说象强盗一样在屋里乱翻一气。

当时她儿子放暑假刚刚回家,正和五六个同学玩电脑,王长桥喊着把孩子们哄走,让李金英和他们走一趟,李金英坚决不去。他们就动手又拉又拽要绑架李金英。恶警们的非法行为惊动了邻居们,有人过来谴责恶警:人家在家好好的,你们抓人家干啥?他们不但不听还说邻居们妨碍公务,又给110打电话,听说来了近十辆车、很多人,结果多个恶警把李金英给戴上手铐架走塞进车里。

同时,恶警们把李金英的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及真相资料一并带到县国保大队。

当天下午李金英被送进看守所后,赵子忠才拿出拘留证让李金英签字,李金英说我没犯法凭什么拘留我,我不签。赵说不签你也被拘留了。

二十天后李金英被提到公安局,政保股长崔景海和一个胖子青年警察,给李金英动用“铁椅子”酷刑逼供,她被戴上手铐坐到铁椅子里,他们实行车轮战术熬李金英,反复不停的非法讯问真相资料来源等。让人的大脑没有一点空闲,就这样刑讯逼供熬了李金英二十四小时之久。下了铁椅子,李金英身子都站不稳,感到头晕脑胀身心疲惫非常难受。

第二天晚上才被送回看守所。

李金英在看守所里,每天还被逼做装火柴盒的奴工,这样被迫害一百二十天、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后获释。

被强迫洗脑

吴桥县洗脑班(邪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地方)开办于县二中对面一个进修学校里,挂着“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牌子。李金英在看守所被迫害出来没几天,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单位就让人通知她去参加洗脑班,强迫灌输给法轮功抹黑的欺世谎言。李金英说不去,后来公安局又派张文英到李金英家恐吓骚扰,而且让拿六百元钱,李金英说:拿钱我更不去了,我没钱给你们。可张文英连劝带吓唬,最后还是把李金英骗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呆了六天被勒索六百元所谓的饭费。

家中电脑被抢

在二零零六年,李金英天天在家看管三个月的孙女。十二月六日傍晚,以王长久、梁永刚为首的五六个人又窜到李金英家,进门就奔电脑而去,说是要拿到公安局检查,看看没问题就还给她。就这样恶警把李金英及她家的电脑用不同的车强行带到国保大队。李金英被逼问电脑中法轮功书籍是谁给弄上去的。恶警扣留了李金英的电脑,晚上十一点左右才让她回家。二零一零年才把电脑要回来。

后来听说,恶警还曾经叫她的儿子、儿媳到国保大队,被逼问电脑上的大法书是不是他们给弄的。

绑架未遂 被乱抢东西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恶警梁永刚带领桑园派出所的五六个人到李金英家骚扰,因李金英不在家,梁永刚非要等她回来,期间连她儿媳卧室的电脑都不放过。一个恶人还说:怎么跟她儿子结婚?正义的儿媳说:炼法轮功的儿子就不能说媳妇吗?噎的恶警没话说。

梁永刚发现电脑不能上网没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就又到李金英的居室到处乱翻,结果把大法书、和自己看的真相光盘抢走了。

劝善不成反遭骚扰

李金英回来后听说梁永刚又带人抢走了她的私人物品,说明梁永刚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不然他不会三番五次地来迫害好人,为了让他少做坏事以免遭报应,李金英就找到梁永刚家。梁永刚的岳父和妻子孙某在家,爷儿俩也被邪党谎言欺骗,虽然他们自己说多次接到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真相电话,可惜他们听不进去,还是对法轮功充满敌意。爷儿俩一起把李金英骂了一顿不让进门,李金英一再解释:我不是来找事的,我是来告诉你们要分清善恶,不要助纣为虐而遭恶报。孙某手里拿着小铁铲子蛮横的说:我家(梁永刚)就是干这个的……。因为那时梁永刚家在街面上住,所以引来了旁观者,一人看那爷儿俩骂个没完,太不象话了就两边劝。对李金英说:不会有结果的,快走吧。李金英无奈的走了。

五、六天后,桑园镇派出所副所长带一个姓纪的人,到李金英家说:梁永刚的妻子到公安局告状了,今天来调查你和梁永刚妻子的事。李金英把事实经过说了一遍,来人作了笔录,结果一看都是断章取义、有意偏向梁永刚妻子、恶人先告状的片面之词,纯粹是为妄想迫害好人而编造材料,李金英看清了他们的邪恶居心,当时就把所谓的记录撕了,并劝告他们不要帮着坏人害好人,这样会遭报应的,要记住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们走吧,再也不要来骚扰我了。那俩人灰溜溜的走了。

邪党在迫害大法弟子中,不知多少次无故的骚扰,使大法弟子及其家人都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