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鸭山市孙辉被绑架到洗脑班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我叫孙辉,家住中国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工作在双鸭山矿业集团所属煤矿的一个小厂。

2011年8月16日在照常工作时,厂负责人孙开田说,到他办公室有事要说,有六个人在屋里,矿业集团三矿武保科书记:董洪有,科长:娄金义,副科长:李志林,两名叫不上名的警察。其中李志林副科长说:上边让你去学习班(洗脑班)学习关于信“法轮功”的事,我说:学习班应该是自愿的,我不参加这个学习班,同时我也反对这种对信仰人的迫害做法。他强横的语气说:你别讲这些。

于是我讲述了从1999年法轮功被迫害后,我工作生活受到的种种迫害,以及宪法对信仰自由的规定,和共产邪党历次政治运动对好人的迫害。李志林说道:这些你别同我说。我说我就是不去。他旁边那几个人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他们几人强行把我绑架到车内,一边一个年轻的经警把我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开车经过了3小时后,把我拉到了黑龙江省伊春市的一个医院下车,抽血,X光检查后一同到洗脑班。地点是邻近在森警部队的一个四层楼,到了楼内二层三层都是铁门,四层是铝合金外带铁网进出有专人看守,不准随便出入。每个被绑架的人单位有个人陪同,我单位是孙开田(书记),每个住宿房间能住三四个人(四张床),有个电视和一个影碟机,专门看本市电视、中央电视和播放光碟中对法轮功诬蔑之事。

一进楼有个自称是校长的梁××说这里不打不骂,人性管理。每日三餐,七、八个围在一个大圆桌,七、八个菜一起吃,也同管理人员一样。一天以后,来到我监室两个女的,一个是邪悟的,自称是老师姓宋(中学老师),另一个也称老师,其实是劳教所调来的警察,每天早8点到10点就诽谤大法。

由于我对大法的坚信程度不够,没有达到金刚不动,每天受其影响,思想渐渐接受了这些歪理邪说后写了三书。

这之后的半月几乎天天看碟,使我渐渐脱离了法。他们伪善的给买几件换洗的衣服,我也用一种偏执的心看待他们。一个月后被接回单位。

没有被欺骗的法轮功学员不知在洗脑班关了多少天了。这里参与的人员大都是当地610和司法警察都穿便装。名称叫“××法制学习班”但没看到标牌。

回到家后我反复思考:他们的各种说法,我又从新对照一下看看这些与实际,哪些是正确的。

经过反思,我豁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骗局。

1:在封闭的环境下,在你不太理性的时候,恶人来干扰你进行洗脑使你放弃正信走入邪悟。

2:洗脑班的行为与存在也是对公民信仰权利的破坏与犯罪,违背了中国宪法对信仰自由的规定。

3:对大法和师尊诬蔑的言词是对神佛的诽谤,只有邪恶的党才能做出来。

我是经过洗脑班这个邪恶过程的人,我可以作证。我因为没有坚持正信被他们欺骗了。

共产邪党这个集邪恶之大全的邪教,无孔不入的侵害“真、善、忍”的信仰者。以其伪善行为恶毒的目的破坏人对真理的追求,实在是罪大恶极。由于我自己不能正信而被欺骗感到深深的忏悔。

黑龙江省伊春洗脑班主要负责人:顾松海(省派去在伊春督查)、校长梁××。

补充说明:

本文作者孙辉先生的妻子胡其利女士因为坚持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于2009年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刑期四年,家中只有孙辉父女二人。

此次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是父女同时间分别被所在单位和610警察绑架的。此前早在2003年孙辉被关押在绥化劳教所、胡其利被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家中只有女儿孙如雁还未满17岁,因为住在一位法轮功朋友家,那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时孙如雁也被绑架并且判了三年关押在哈尔滨监狱,是双鸭山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中年龄最小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