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中见生死

我的切身感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虽然修炼的不精進,但我有无可置疑的一念:法轮大法是宇宙最高佛法,牢不可破,坚不可摧。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上午九点多,我去买东西,骑车过十字路口被一辆轿车撞了,昏迷几个小时。下午五点多钟才醒来,就从医院的抢救室转入了普通病房。迷糊中只听一个人说:老爷子,你好好养伤,他负全责。后听老伴说,讲话的人是交通队的。

后来老伴、孩子对我说,医院大夫的检查表明我被撞的很严重,颅内出血,第七颈椎突骨折,右脚二趾骨折,拇趾皮撕裂,面部及头挫伤,血迹斑斑,从胃里撞出的食物喷的棉袄上到处都是,带护趾的军用皮鞋里全是血,眼镜,电动车也都毁了。

事发的当时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觉得身子被什么撞了一下,心里也没害怕,然后就轻飘飘的去了一个从来没有想到和见过的地方:色彩晶莹的玉树棵棵相映,清澈无暇透绿的天空宁静透明,美不胜收……,正陶醉时,听到我的头、身上、肚子、脚嗡嗡作响,看到好多法轮在给我调理身体,我想一定是师父来了,可看不见。于是我发起正念。这时我的脚被什么扎了一下(后知是医生给我撕裂的拇趾皮和骨折的二脚趾做缝合术)我于是加强正念,刚觉得好一些,又觉得好沉,有什么东西挡着也不能动(那是第七颈椎突骨折,医生给我用颈椎托固定支持着),我只好忍,经过好长一段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实在忍无可忍,身体发起躁动,我想这不行,我有师父在管,一定要起来。我一面发正念、一面往起撑可是头抬不起来而且伴有剧痛。我双手交叉反握抱着后脑勺,上身用力,心里求师父加持,硬是坐了起来。受伤的腿脚也硬是双盘了起来,两手结印,两眼微闭,令全身放松,慢慢感觉全身的关节,经脉全在动,身体慢慢的向上伸直,一会这里卡吧响一下,一会那里又卡吧响一下,过了有半小时,感觉有些困就又用手抱头躺下了,此时头虽疼,但已不象刚开始时那样撕心裂肺了。

为了防止颅内继续出血发生不测,在区医院稳定三天后,转入市三甲医院的ICU病房,当再次CT检查的时候,颈椎第七突骨折竟神奇的消失了,充份证实师父法身已为我進行了调整并随时都在呵护着我。由于病房(重症监护病房)的病人不能下地,凡在疼痛睡不着觉时,我就在床上用被子挡住上身打坐,有小护士问:爷爷干嘛呢?有的就说:爷爷闭目养神呢!直至想睡再躺下,每天二至三次。再睡不着时就发正念、想师父。就这样我强忍了十七天。我想总是这样在床上躺着学不了法、炼不了功可不行,一定要下床出院。可是按医生的要求还要在监护病房住一些天,转入普通病房再住两周才能出院。

这对我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于是我试着下床。然而当我第一次脚着地时,站立很困难。我意识到这是邪恶在迫害,要正念铲除它!我慢慢迈出了第一步,坐上轮椅,在女儿和全家人的扶助下回到了家。第二天我在站着都困难的情况下,竟神奇的完整准确的炼完了四套动功,我知道这完全是师尊慈悲呵护和加持的结果。

再有,我被撞是二月三日那天,冷风刺骨,天气仍寒冷,人被撞伤扔在路上几个小时处于昏迷,硬是没有发烧,第二天还能吃东西,何等神奇!三月二十二日医院复查,医生再经核磁共振检查后诊断头五处外伤:局灶性大脑挫裂伤;局灶性小脑挫裂伤和创伤性硬膜下血肿等都恢复了,医生说:不到两个月能恢复成这样真想不到,一般最少也要三个月以上。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师尊还说:“只要你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真正修炼的事情是全凭你这颗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够修,只要你能够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不这样对待都不行的。”(《转法轮》)我的再一次生命就是见证!谢谢师尊。

感谢师尊时时刻刻慈悲呵护,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法学的不好,甚为愧疚,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