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今年七十五岁,我一直都是个心地善良、乐于帮助弱者的人,别人都说我有菩萨心肠。十三年的寒窗苦读,得以在政界当个职员。虽然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但我内心深处相信神佛的存在,一直在寻找真理。临近退休时,忙于跑大儿子的工作调动,组织部门批准在我退休时,将儿子调入我单位。儿子所学专业与我单位对口,但单位头头推说人太多,不给办理。可过了不久就调入十几人進去。有个工头给头头送礼,将一个初中毕业生也调進去了。对于这种不公和怪事,我感到迷茫了。一九八七年想翻修房子,被同乡拿去三千五百元钱买砖,直到一九九五年,砖没有买到,钱也不还,我就利用空闲时间专门去追讨。因这些琐事缠身,使我身心疲惫,身体状况很不好,脑血管硬化、腰椎骨劳损、肾炎等病不时发作,苦恼不已。

这时小儿子回来,送我一本《转法轮》叫我看,还提要求说要一口气看完,不能折页和划批,看书前要洗手。我感到很神奇,就恭恭敬敬的拜读起来,我一口气看完全书,感觉真好。在这个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社会里,还没有见过谁象师父这样讲叫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办事的。我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我的世界观彻底改变了。

接着一遍又一遍的看,我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就表示要修炼法轮功。小儿子教我动作,一开始就感觉师父管我了。有一次午休,我刚躺下,就朦胧睡去,迷迷糊糊之际感觉有人把我扶起,并说:“他头部和腰有病。”就觉有一双手在按摩我的头和腰,然后我就睡着了。醒来后,全身轻松,什么头、腰病状都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病根全部摘除了。那时真是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八层楼我咚咚咚就上去了,走路好象有人推,那感觉真好啊!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所给予我的一切,让我成为宇宙中最幸运的人,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心性提高

在炼功点炼功时,我担任了辅导员。我买了收录机,清晨去公园放炼功音乐,那时好多有缘人纷纷前来点上学炼功法。我还买了一部彩色电视机,专门为同修放师父讲法录像;组织了学法小组,方便同修学法、切磋,还到外地参加法会。大雨淋透了衣服也不叫一声苦,感觉自己做的是最神圣的事。

每天我都认真学法,用大法归正自己,去掉了不少私心杂念,也从内心彻底放弃了儿子的调动之事。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给大家讲这样的理,常人不能够认识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不管常人怎么想,那是常人的想法。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这段法使我明白了若命中没有,就不要强求,强求就会造业,一切要顺其自然。钱财更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只有功是最珍贵的,直接长在元神身上。自己的购砖款也可能是某一世欠同乡的,于是把追讨欠款这事也放弃了。放下了这些包袱,去掉了执著心,果然觉的心里清净多了。

心性提高了,功也在长,不到半年时间,我的大周天通了,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没有皱纹,人也年轻了很多。这些都是大法给的,师父给的,我暗下决心,在佛法修炼这条道路上,要一直勇猛精進。

亲友支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头掀起恶浪,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一亿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们正常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七月十九日晚,我被本地公安局的警察非法带走,审问了一夜,我没有配合它们。第二天单位把我弄去,大会小会的批判,还想弄到市里当典型批,我依然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又对我监控,不时到家里来骚扰,有时半夜三更破门而入,到处搜查。我几次因发资料讲真相被绑架去,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单位的头头是610的成员,有一次企图送我去洗脑班,我正念走了。他们就到家里翻箱倒柜搜查,并给儿子施加压力,后来停发我的养老金,儿子也被牵连下岗。那时家里人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即使是这样,家人依然正念十足,支持我修炼,在邪恶的迫害中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女儿见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也走進了大法。妹妹说你读的师父的书,都是让人做好人的。她也同化了大法。侄媳妇说:二妈炼法轮功是好人,无私心,我信的过!她每次去進货,都放心的把几十万元的五金生意交给我,还经常帮我收发真相资料。我身边还带着两个专门来得法的小弟子,非常可贵。

亲戚朋友人传人、心传心,都认同“法轮大法好”,并且都“三退”了。有个姨侄孙从小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上小学了,班主任老师在课堂上诽谤大法,他站起来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班主任生气的说:“谁教你的?”他说是姨婆婆教的,姨婆婆是好人。当时班主任就无话可说了。亲朋好友对大法的正面态度一定会给他们带来美好的未来,也给我开辟了一个修炼的好环境。

解开症结 讲真相救人

救人、讲真相,不可忽视公务员阶层,因为他们也代表着一方天体,那里的生命都在苦苦期盼着他们的回归。但他们迷的太深,这就需要找到他们拒绝真相的症结所在,解开它,才能使这个生命真正的得救。

有个派出所的所长,我给他讲真相,并劝他退出恶党,他说要是别人说这话,他就叫派出所的人来把这人抓去。我立即说:“你不会抓我的,因为我是来救你的。”他说:“救什么救?××党强大的很……”我说:“你受骗了,你每天看央视编的假新闻,真消息都被封锁了,你看不到。邪党政权想以房产经济拉动其它经济增长,可现在国内房产经济就象个气泡儿,一吹就会破,房地产一垮台,其他一切都会垮台。银行贷款收不回,同时到处强抢农民土地,农民为了求生上访,××党就用警察镇压。这是它一贯的手法。“六四”天安门前镇压学生和市民,用机枪扫、坦克压,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死了多少无辜的好青年。你听到过这些消息吗?你只听到它造谣宣传的是学生搞“暴动”。九九年七月以来,它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天安门前点伪火,诬陷嫁祸法轮功搞“自焚”,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高价。共产党早就臭名昭著,在国际上威风扫地了,你听过吗?老兄,你还蒙在鼓里呢。你跟着它说法轮功不好,现在国际上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法轮功。中共倒台后,是要被清算的,你还不找退路?”他说:“啊!是这样啊。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好吧!你帮我退了吧。”

某局局长,是我老伴的同事,我给他讲真相并劝退,从天安门的伪火焚烧,讲到“藏字石”、《九评》,他说你讲的我相信,××党是坏,该垮台,但现在不能垮,垮了我的工资没有人发。我说:“你一生工作,工资是劳动所得,他们不劳动,层层搜刮,骑在人民头上,他们也靠人民养活,它有什么资格发你工资?没有××党,你的工资会更高。再说,现在中国人道德下滑的厉害,人心变坏了,什么抛光米、地沟油、避孕鱼、毒奶粉等,连空气都有毒,你怎么生活?不知将来得什么病,身体难受,你能享受吗?再说它倒不倒台,你说了不算,是老天要灭它,其实没有××党的社会,是非常美好的。”他说:“我明白了,你帮我退了吧。”

还有个同学是某单位的负责人,我送《九评》给他看,他说你是我们同学中的高材生,我相信你,我一定看。几天后他还书来说:“这本书写得太好了,把××党揭露的淋漓尽致,都是事实。有的运动我们还亲身经历过。这××党真是坏透了,你帮我退了吧。”还帮他家人也退了。

有个搞工程的大学生,我给他讲真相,他说:“我知道,读书时校园到处都是这种资料。这个社会太黑暗了,我有个同学毕业后到一家公司上班,老板说调他去浙江工作,工资加倍。他高兴的去了。带路的把他领到一个镇上,住旅社时偷偷给下了麻药,等他醒来后发现躺在医院,肾脏被偷割了一个,找也没人知道,喊天不应,喊地不灵,年纪轻轻,就成了残废人,真是太黑了。××党该垮台,我正找地方退,你帮我退了吧。”正好他哥哥也在,也一起退了。

有的人迷的太深,只看重金钱,说什么也不信,有的还指东骂西,把我赶走。这时我就向内找,是否自己有什么执着?是否讲的力度不够、没有讲到位?就到学法小组去,同修们一起切磋交流,找到问题后,下次再去,救人救到底。确实不能够接受真相的,只有随他去了,但也丝毫动摇不了我救人的决心。

帮助老年同修走出死关

原来学法小组有个同修,七十九岁了,老伴已去世多年,她一个人独住,出现中风的症状,左边整个身子不能动。一天,她正慢慢的扶着楼梯下楼,碰到我,就向我诉说:“我中风了,现在生活又不能自理,怎么办?”她说这事甚至让她想到了死。我立即很坚定的给她否定了:“你不能这样想。想就是求,旧势力虎视眈眈的看着,它就是不想让你修这么高的功。你赶快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修炼人的人身是最珍贵的,可以用它来修成神,自杀是有罪的,你的中风是假相,是过生死关。只要横下一条心修炼,你的关是能过去的。你要信师信法,认真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难来了,是好事,可能是叫你还业,生生世世欠多少债,赶快还了,就能提高了。同时你还要向内找,哪儿没有做好,有执着赶快修掉它就过关了。修炼还得吃饭,生活的问题我帮你解决,我每天给你送饭菜、开水,好吗?”她说:“生活上不能麻烦你,你家人多,做饭任务大。”我说:“没有事的,我能走能跑,吃点苦没有什么,就这样吧!”坚持每天给她送饭,送完之后我再回家吃饭,同时每天与她一起学法、切磋,鼓励她精進,我们一起背师父的诗词,“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

该同修信师信法,正念闯关,仅仅十四天身体就好转了,手脚慢慢能动了,生活也可以自理了。现在她全好了,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这个同修想要感谢我,我说“这都是师父安排我碰到你,叫我帮助你的。”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