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法弟子:历险后的警醒

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一个出乎预料而又突如其来的后脖子表面病变严重伤害了我原本健康的身体,在我几乎完全虚脱的状况下,我被送進了医院。医生会诊后决定立即动手术,并告知必须通过二次大手术才能让我康复,第一次手术后我昏迷了三天。

在医生看来,这是一个少见的却又是非常危险的病例,他们将此病例留作医学教材,但对我来说,从突然病变一直到在昏迷中醒来却是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惊心动魄的真实体验,从对抗旧势力的考验干扰,到元神离体,再到师父法身阻止我离去,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展现在眼前的是另外空间中弟子们助师正法的轰轰烈烈、无比辉煌的景象,醒来后的几天内一直历历在目,一个熟悉的声音也一直在耳边回荡:“回去吧,你要从新开始。”

在我从昏迷中醒来后,虽然四肢无力,但精力却充沛,一个被洗净的脑袋思维很清晰,我在感激师父的同时也深深内责,对自己差点被旧势力夺取生命感到不解,所以清醒后我完全不理会周围的医生、亲人在说什么,脑海里只有水倒流般的反思,我发现自己虽然全身投入证实法项目,做了很多救人的事情,但拨开表面,无数的人心与执著并没有修去,那种目空一切、玩世不恭的姿态,那种觉得自己学得透彻、悟得高的自以为是,缺乏圆容之心,家庭矛盾已经达到崩溃的边缘,我发现自己的修炼事实上正死死的卡在一个迷茫的层面上,特别是学新经文流于形式,在很多方面出现了信与不信的困惑,总之,我相信这一切的一切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漏,都是造成这次危难的起因。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被干扰呢?那时的我天天期待着可以坐起来学法,我知道只有在法中才可以找到自己为啥如此失败的原因。我的复原速度连医生都感到惊讶,我感到身体内部有一股不断增强的能量,几天后,我从危重病房被送入单人护理室,我发现我可以学法了,一开始字体有点模糊,我就把《洪吟》的字放到很大,彻夜通读《洪吟》第一卷到第三卷,读着一页页的诗篇,眼前又浮现出那一幕幕壮观的景色,泪水不断夺眶而出,一种难以言语的殊胜与自豪感不断涌向心头,能在正法时期成为助师正法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的荣耀,多少次的转世,多少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了今天回归自己的天国吗?

第二天,我就认真阅读师父这几年在法会上的讲法,每读一篇,都是深深的撞击着我的心灵,令我惊叹不已,这些法有的我还曾在法会现场聆听,每一篇我都已经读了很多遍了,但此时此刻我才发现,我以前几乎没有听懂,也没有看明白,事实上我对法的理解处于相当模糊的状态上,在一些方面潜意识下还存在着信与不信的迷惑。

“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否则的话,带着各种执著、人心,那么在这条路上就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麻烦,麻烦挡着自己过不去。”(《二十年讲法》)

现在读这段法字字深刻,其实正法到了今天最后的关头,大法弟子当下应该如何做,所承担的责任,所处的状态,所面临的环境,以及可能遇到的麻烦,如何不被干扰等等,师父在法中都已经明明白白地讲得很清楚了,是自己没有真正的理解。

师父在讲法中,苦口婆心的一再要弟子们向内找,我一直把向内找看作是一种避免矛盾、提高心性、圆容环境的一种方法,直到经历了这么大的魔难后才真正意识到向内找是一个法宝,是一种正念,向内找可以使自己走正修炼的路,向内找可以让层层空间中的邪灵烂鬼化为灰烬,向内找可以直接突破旧势力的干扰,否定旧势力的所谓考验。这就是为什么面对旧势力的干扰和所谓考验时,我连什么是破除干扰的正念都没理解清楚,一交手就被旧势力左右,就处于彻底失败的状态,一次惨痛的教训。

修炼是严肃的,我现在深深的明白大法项目的事做的再多,学法绝对不能放松,学法要入心,流于形式就无法理解高深大法,就无法在正法中走正自己的路。正如师父所说:“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什么是大法弟子》)

虽然我遭受了从未有过的打击与痛苦,但我明白对修炼者来说,任何事情都是好事,所以也暗自庆幸从这样的一场魔难中走出来,既感受到了正法在另外空间中那种轰轰烈烈的、惊心动魄的壮丽场面,也让我突破修炼中的死结,在对正法的认识上有了新的提高。我想我那颗自以为是的心肯定也消去了不少,想想大街上的大法弟子虽然只是简单的在发真相资料,但所对映出来的景象却是如此殊胜与辉煌。

我也终于在魔难中真正理解师父所说的:“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二十年讲法》)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一路走到今天,我们在层层空间中清除的邪恶与救度的众生都是无量无际的,因为我们有师父的保护,我们才有一路冲向圆满的保障,旧势力奈何不了我们,如果我们放弃就等于背叛师父,那悲惨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们没有退路,当在我清醒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师父发誓,千难万难都不会挡住我紧跟师父的决心,我一定会走完自己的路。

身体上伤痛还在复原中,但并不影响我重归正法路,从新回到证实法项目之中,现在不论学法炼功还是发正念,都能感到一股能量在回荡,感谢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新的起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