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

一、有缘得法,精進实修,身心得到净化

1.信神敬佛,有缘得法

我是98年得法的老年弟子,今年73岁,66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山区工作。由于多年在山区工作,条件极差,32岁就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关节炎、神经性头痛、肾盂肾炎等多种疾病。从72年到98年得大法之前,一直服用中药、西药,成了单位有名的老病号、药罐子,苦不堪言。

89年单位由山区搬迁到城市,听说公园有练气功的,能祛病健身效果好。于是我和同事搭伴去公园学练气功,从此就喜欢上了练气功,想往上修炼,但不得法,只能是锻炼身体而已。

我练气功后,看到一些有关气功的功理功法,使我更加信神信佛,同时也证实了从小老人给我们讲的神佛故事的真实性,清除了无神论的流毒;认识到人生和神佛有关,更加启发了我的佛性。

经过一系列的人生坎坷道路,使我更加有了入佛门修炼的心。我这颗心,被慈悲的师尊看到了,珍惜我这颗心。于是,98年的一天下午师尊将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引领到我的家,她将师尊的法轮大法洪传给我,又教我炼功,从此我走上了真正修炼的路。幸运成为一名大法弟子,跟着师父的進程走了十四年,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一关又一关,心性得到提高,身体得到净化。衷心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2. 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放下名利,净化身体,疑难疾病不医而愈

⑴ 项目无名不计较

97年我参加了某项“国标”的编写工作,我是其中的主要编写人员之一。“国标”项目完成后,99年经有关单位评审发表后,发现“国标”编写人员中没有我的名字,后来给了我200元的“辛苦”费。我接过钱心里很不舒服。想说点什么,转念想到:我是修炼大法的,怎么能计较名利呢?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你和别人争斗,那还是按“真善忍”的标准来做人吗?修炼人不能和常人争这个名。于是我没有说什么,事后也没有找任何人说明情况,事情就这样平淡的过去了。

⑵ 免费旅游名山我不去

99年上半年春夏之间的黄金季节,我老伴被邀请去旅游胜地黄山参加学术会议,可带我一块去,而且也有我的学术文章;我没有去过黄山,又有老伴做伴,季节不冷不热,机会难得。转念一想,这次旅游吃饭、住宿、门票等都是单位出钱,这不是占公家的便宜吗?再说,自己得法不久,也怕耽误修炼时间,还是不去的好。最后和老伴商量决定放弃这次游览名山的机会,至今也没有去黄山旅游,因为这不是大法弟子执着的事。

⑶ 修炼法轮大法,疑难疾病不医而愈

我98年得法修炼后,我知道有师父管我了,但必须自己学法悟道实修,师父才能给我改变人生道路,所以我努力学法炼功。除个人自己在家学法、炼功外,还积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从不因个人的事耽误集体学法炼功。从通读大法到背法,对法的认识逐步加深,心性也在不断提高,师父也经常通过梦或同修交流中点化我,使我认识到自己存在的各种执著心及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按照师父的指点努力去执著心。师尊也经常向我的身体灌输高能量物质,给我净化身体,使我达到修炼人的状态,能在大法中不断提高。修炼十几年来我身上的许多疑难病症没有了:我自72年患高血压,有时高达180/120,修炼后血压完全正常;每年秋季习惯性的拉肚子(腹泻)不拉了;神经性头痛不痛了;反复性的肾盂肾炎、尿道炎也好了。2003年消业时,那真是“死去活来”,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呵护真难过去这一关。当时尿血就象女孩来例假一样,比月经还鲜艳,鲜红的颜色,好象都是血没有尿似的,还伴随着发高烧,当时也没有量体温,不知多少度,就觉得嘴唇、舌头发麻,不能入睡。当时信师信法,坚信:“修炼人,没病”,没有去医院,没有打针,也没有吃药,坚持学法炼功。一天一夜好了,烧退了,也不尿血了,至今已经9年过去了,再没有此症状出现。

2007年单位组织体检,医生怀疑我甲状腺有问题,并约我定时去复查。我根本没有往心里放这事。几年过去了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2011年上半年突然感觉脖子有些不舒服,一摸脖子有个大拇指粗细,长约一寸的甲状腺肿块。我和老伴交流,都认为“没有事,修炼大法的人是没有病的,是消业,别管它”。事后没有去医院做任何检查也没有做任何治疗,坚持按着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一星期后,肿块消失了,至今也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2010年4月份,老伴和我讲:我去医院体检,眼睛看东西模糊,看一会就累、头晕,报纸、电视都不想看,感到身体很不舒服(当时老伴没修炼)。第二天他去医院做了多项检查。所有的化验结果都在正常范围内。但是脑CT检查情况吓人,结论是:“多发性腔隙性脑梗塞、脑白质变性”。当时医生讲,如果不积极治疗,就会瘫痪,会得帕金森综合症等等,要立即進行治疗并开了很多药。这使他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由于精神过度紧张,加之药物的副作用,使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睡不好觉,严重失眠。又到另外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中医院就诊,挂专家号,专家说,有“抑郁症”,又开了很多控制神经的药,中西药并用。治疗一个多月“病情”越来越重。吃药后使他精神恍惚、四肢无力、头晕目眩、喉咙痛,每天靠安眠药睡觉。看到这种情况,我建议他:马上停止用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修炼,学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我和他一起学习《转法轮》

师父的大法,启发了老伴的悟性。我十几年修炼法轮大法的身心变化也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他同意修炼法轮大法了,并立即停服一切药品(安眠的药一星期后也停用),在大法中实修,做好三件事,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经过两个多月的静心实修,老伴身上的“病状”神奇的全部消失,木讷、憔悴、呆滞、头痛、失眠、乏力等全部不药而愈。2010年医院确诊的“多发性腔隙性脑栓塞、脑白质变性”会引起瘫痪、会得帕金森综合症等等,现在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修炼近两年没有作任何检查和治疗,体态轻盈,行动灵活,面容红润,精力充沛,不但能做大法的事,还能做很多家务事,真是无病一身轻。老伴从内心感谢大法、感谢师尊!从老伴的身心变化,使我更加体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和师尊对众生的慈悲苦度。

自修炼大法以来,消病业的事很多,这里不再一一列举。靠自己是很难过关的,是师父帮我们消了业,替我们承担了业债。正象师父在《洪吟三》〈还原〉中所写:“众生业债一身当”。深深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二、大法修炼中所经历的几件神奇事

我98年得法修炼,十四年来受益匪浅,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事,现就其中的几件写出来以展示大法的美好和师尊的慈悲救度。

1. 师父帮我还了人命债

我98年3月份得法修炼,每星期六、日都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在4月的一天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因炼功点在一条比较窄的胡同里,当我将進入学法点的院子里时,突然从对面开过来一辆吉普车,因胡同有坡度,车自上而下,速度很快。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感觉害怕,只是瞬间有一股力量往右侧推了我一下,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好像在梦中。当我清醒时我已经实实在在的趴在了学法小院的门口了,身上所带的装有《转法轮》大法的皮包摔出去老远。可是我身体一点伤也没有,那里也不痛,只是沾了一身土。我站起来,捡起摔出去的皮包,上面也沾满了土。我扑打扑打了身上和皮包上的土,就進去学法了。同修也没有看到我摔跟头,事后也没人看出我摔跟头的样子,跟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当我与同修交流体会时讲出刚才发生的事,同修说:“是师父保护了你,帮你还了人命的债!”我这才恍然大悟,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感谢师父救命之恩!

由于当时自己得法时间短,对师父讲的法还没有深刻的认识,也没有想到自己生生世世可能欠下人命债要还,师父在我危难关头呵护了我,替我承担了这么大的业债,自己当时还没有感悟到,心中很愧疚,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来报答慈悲救度的师恩!

这件事发生以后,我自己回忆起我的人生经历。想起:我1971年(32岁)生第一个孩子高龄难产,在休产假的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瘸腿的中年男子向我走来,对我说:“我要你的命来了!”我被吓醒了。认为是恶梦,没有多想。时隔三十多年的今天想起此事来,和98年出现的这件取命的“车子”联想起来看,98年的“车子”并不是偶然的,是有因缘关系的,是自己哪辈子欠了人命,是我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给我平衡了,师父保护了我!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2. 谁关的煤气罐阀门

2002年下半年一天中午做饭时,我老伴在厨房做饭,我在客厅收拾东西,我看到挂历,就顺便说起过年的事。老伴正在炒菜,锅里已经放了油,听我说到过年的事,就到客厅来查看挂历上的日期。我不知道他在锅里已经放了油,俩人就在客厅说起话来。当走出客厅到厨房门口时我们吓呆了!满厨房都是烟雾,進去一看灶台上、抽油烟机上已经燃起火苗。

怎么办?!我想到火大会引起煤气罐爆炸,危及到楼上楼下邻居的安全,赶快灭火!我马上默默的喊师父救救我们!并用水盆灭火。可是心急,水灌的很少,端起来还往外撒,浇了几次火势未减,自己还摔了一跤,老伴一直阻止我進厨房。这时我突然想起:用被子蒙!关煤气罐!是师父的点化使我开了窍。我丢下水盆,一边喊师父一边到卧室取被子,并告诉老伴关煤气罐。把被子用水打湿后蒙在灶台明火上,灶台和抽油烟机的火都熄灭了,

危难终于过去。我们很快平静下来。老伴到了煤气罐前,问我:“谁关的煤气罐?”我说:“不是让你关的吗?”他说:“我没有关啊!”我立即明白了,是师父帮我们关了煤气罐!关煤气罐是关键,如果煤气不断,火怎么能很快就灭了呢?是师尊帮了我们,救了我们,谢谢师父!

由于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还不够精進,存在很多执著心,尤其是胆小怕事,多思多虑的私心,障碍了自己,使我提高很慢。师父在经文《走出死关》中写到:“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自己今后多学法,学好法,多向内找,多与同修交流,互相帮助,勇猛精進闯过这一“死关”!在师父指引的神的路上共同精進,跟师父回家!写的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