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对我行恶的监区大队长“三退”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我今年四十八岁,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我天生体弱多病,得法初期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第一次消业,我躺在床上三天,食水不進。家人让我去医院,我对他们说:“我这不是病,是我师父在给我消业,清理身体。”第四天,我就起床了。经过多次消业,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也有力气了,脸色也红润了。

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迫害法轮功,电视里播放假“自焚”、自杀的录像诬蔑迫害法轮功,我们的师父被恶毒的谎言攻击,作为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大法弟子,我心里难过极了,真想大哭一场,真想为大法说句真话,为师父鸣冤。我和当地学员一起去省博物馆(当时博物馆在举行诬蔑大法的活动)讲真相,告诉他们这些人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也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自己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并签了名。为此,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至看守所十五天。我不后悔,因为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修炼法轮大法才使我的生命得以延续。我要用生命证实法。

我天天到楼区发真相传单,逢人就讲大法好,揭露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有一个时期,由于我经常坐公交车讲真相,连司机都认识我了。有时,他也帮我劝“三退”。有时在街上准备乘车,司机看到我要上车,就把车开到我面前说:“‘法轮功’上车吧!”经常坐那趟公交车的人都戏称那趟车叫“法轮功”线车,常坐的人几乎都收到过我送的小册子、护身符等。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和同修上街心公园面对面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之后被当地恶党法院诬判四年冤狱。

被非法关進监狱的第一天,监狱的一个监区大队长因我拒绝所谓的“转化”,竟对我施暴,连续打了我十几个耳光,把我的头发都打乱了,可我的脸没什么变化。她大概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对我说:“我不打你了,你有师父保护。”

几个月后,我被下队到监区,正好分到了打我的那个大队长负责的监区。一次她找我谈话,要我“转化”。我说:“我认识你,我来监狱第一天就被你打了十几个耳光,但我现在不恨你。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使人类社会道德回升,根本不是中共说的那样。我在做好人,你让我往哪儿转?”我发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她问我:“出去还发不发传单了?”我说:“发,因为我是在救人,是最好的事。在我这里不存在谁是“犯人”和“警察”,都是我要救度的对像……。后来,我利用一切机会对她讲了很多真相。最终她“三退”了。因为明白了真相,她也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了。

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期间,因为没有大法书,我就每天背几十遍《论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二零零七年我回到家中,继续做好三件事,劝“三退”,抓紧时间学法。我知道法对我们修炼人的重要。我下决心背法。现在我已经把《转法轮》这本书背下来了。

在过心性关时,丈夫对我不好时,我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把他看作众生救度,他有时打我骂我,我不恨他。心里就一念:我要救你。在我的正念之场的作用下,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正像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现在我们的家庭和睦了。我不断精進,家人都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我母亲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助师正法之路,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