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癌症假相 家人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姐姐的影响下走入大法修炼的。姐姐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姐姐原来几种重病缠身,曾被医院拒之门外,是大法师父救了姐姐的命。姐姐得法后以法为师,精進实修。七二零后,尽管邪恶势力对大法的迫害如黑云压顶,铺天盖地,姐姐依然坚修大法的心不动,为揭穿谎言,助师正法,她不止一次的带着大量的真相资料回老家,给家乡的亲人讲真相,发资料。我看到原来一身重病的姐姐,变得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快七十的人看上去就象五十来岁的人。

在姐姐身上我看到大法的美好,下决心走入了大法修炼。但是我修的不够精進,后来又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接触不到同修,所以基本上是独修,有时常人心起来,学法炼功不能坚持,还曾经出现过一段带修不修的状态。

今年新年过后,我感到吃饭发噎,后来越来越严重。我相信师父讲的话,炼功人没有病。自己这种不适的状态,很可能是师父的法身从另外空间给推出的反应,是让我过消业关。我一定要把握住心性,不要把它当成是病,要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加强发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间场。但由于平时学法松懈,没有打下坚实的基础,感到发出的能量很渺茫,没有威力,不起作用。

情况越来越差,家里人坚持要把我送医院检查。我说那不是病,坚决不去医院,引起了丈夫和儿子、儿媳的反感。丈夫还气呼呼的说出对大法不敬的话,认为我的做法是执迷愚昧。后来我实在拗不过他们,只好被带去了医院。经过透视、拍片、化验,医生确诊是食管癌,从拍的片上看,有一个一寸多长象虫子形状的肿物附在食管壁上,医生让马上住院动手术,家人不经我的同意,就办了住院手续。

当时我想,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由师父安排,医院所谓的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假相,是师父用来考验我的心性。平时自己修的不精進,三件事也没做好,或许是师父要利用这一关来提高我的心性、转化我的业力,尽快突破层次,好提高上来。可是我被一群不修炼的家人包围着,又很难说服他们。

这时我特别想念离我三百多里地的老姐姐和距我一千多里地的哥哥、嫂子,他们都是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我拿定主意后,告诉儿子:在我动手术之前,一定让你大姨,舅舅和舅母都过来。儿子说:咱们这里人不少,能照顾过来,大姨年纪大了,舅舅又离这么远,就别打扰惊动他们了。我说:“不行,一定要让他们过来,我这也是大手术,开刀前,我一定要见到他们。”儿子看我很坚决,只好打电话,一接到电话,姐姐、哥嫂都及时赶过来了。

这下可好了,把救兵搬来了。哥、嫂、姐姐知道情况后,很支持我的想法,我们四人即刻形成学法小组,并对我高密度发正念,我感到很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姐姐、哥、嫂一方面帮我发正念,一方面做家里人的工作,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讲很多晚期癌症病人都在大法中重获新生,并把带来的很多关于这方面的典型事例的真相资料让他们看。但是最后的结果,家人还是坚持做手术。为了保证学法炼功的时间,哥哥采用了缓兵之计,提出:“现在的医学很发达,即便是癌症,有的不做手术照样能治好。为了确保诊断准确无误,我们还是去北京大医院進一步检查确诊,即便做手术,北京还是比这里可靠。”最后家人同意去北京。

在陪我一起去北京的火车上,哥、嫂一路上发着正念。到北京找旅馆住下来后,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并请师父加持。第二天,儿子去医院排队挂专家号,经专家检查的结果是:“问题不大,保守治疗。”当时我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管我,是师父借专家的口讲给家人听的。就这样我们很快就从北京回家了。

姐姐在我去北京的期间,回了一趟自己的家,听说我回来了,马上背着一大包真相资料赶过来了。我们四人继续抓紧学法炼功,同时進一步给家人讲真相。姐姐拿自身为例,说:“得法前,我曾多种病形成综合症,被医院拒之门外,病的躺在床上,家人在痛苦、失望中等我咽下一口气。就在这危难关头,我有缘得了大法。是大法师父把我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随着学法炼功,各种疾病都奇迹般的好了,从得法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六个年头,这十六年,我没吃过一粒药,我现在已快八十岁的人了,你们看我这身体咋样?”说的我丈夫、儿子、儿媳、女儿都心服口服。

姐姐又深一步讲:“咱们都是自家人,说话不必遮掩,我们师父传的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师父是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末法时期从高层次空间下世来度人的,谁的悟性好,能做他的真修弟子,那可是千百年来修来的福份。”姐姐接着对我儿子、女儿说:“就拿你妈的病来说,是她的业力造成的,只要她坚修大法,师父的法身就会从另外空间给拿下去大部份,剩下的小部份只要能坚持学法炼功提高心性,就能战胜病业。但是作为她的亲人,一定要支持她,相信大法的威力,三尺头上有神灵,师父的法身无处不在,只要每天发自内心的诚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在场的家人被姐姐震撼心灵的一番话深深打动了。从此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从家带来的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等,丈夫每天帮我发资料。

与我同样的病人,大多数都烤电几个疗程也没明显效果,最后还往往得挨一刀。而我一个疗程没做完,也没吃药,就好了,经过复查,一切正常。医生都觉得是个奇迹。

我的病业消了,哥哥、嫂子、姐姐也要回去了。我又随姐姐去她家住了半个月,哥、嫂也陪我住在姐姐家。我们四人学法小组,三点五十分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晨炼五套功法,五点五十五分准时开始清理空间场,六点准时投入全球发正念,白天上午学法,下午我和姐姐一组,哥嫂两人一组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劝退。那段时间,就象姐姐,哥嫂拽着我一样,在神的路上往前奔。在亲人同修的带动下,我的心性在快速升华,随着对法的加深理解,感到自身的黑色物质刷刷刷的往下掉,身心就象一朵脱颖而出的莲花,感到无比清爽、圣洁、轻松自在。

通过这件事,我的家人倍感大法神奇,儿子、儿媳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丈夫、女儿虽然还没有修炼,但大法的书都开始看。丈夫不但积极主动的帮我发真相资料,还经常给熟人、朋友、街坊邻居讲大法真相、每次买了新鲜水果洗干净放在盘子里,先给师父端上,一日三餐都先敬师父。儿媳早上洗漱完毕,先给师父上香磕头,全家人都发自内心的叩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我合十望着师父微笑的法像,心中充满无限幸福和感慨,我不再是独修,我这个新的修炼之家,不但要修好自己,还要承担起历史的使命,走出去助师正法,去救度世间更多的有缘人。

本人口述,同修代笔,不当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