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和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读了《明慧周刊》第五五四期刊登的《和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一文后,从另一个角度有些感想,把它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帮助。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邪党绑架。先是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之后被直接转入洗脑班强行洗脑,四十天后被列为不转化的顽固分子非法逮捕再次关押在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六月被转入邪党监狱继续迫害,累计被非法关押达三年四十天。

在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一天,我父亲、岳母、妻子和我哥哥、弟弟一行五人赶来探视,610的官员和恶警想让他们来转化我,破例给了我们单独相处的几十分钟时间。年已古稀的父亲悲伤的告诉我家里的现状:听到我被迫害的消息,我母亲受惊吓病倒了,在外地工作的两个弟弟都赶回了家,他们商议后,大弟弟留在家里照顾母亲,哥哥和小弟弟护送老父亲不远千里从外省赶来。也是七十多岁的岳母听到消息后也由家人护送从外省赶来。在见我之前,610的官员和恶警已对他们做过威胁:我如果不放弃修炼,不揭发别人,将面临失去工作、被迫害進监狱。这个家就有可能散了,他们都非常担心。

他们还告诉我,我那十来岁的女儿由于帮我写过真相信信封(不知邪恶具体从哪里得知的),在学校被恶警骚扰、威胁的割腕寻短见。妻子被这突如其来的魔难吓着了,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妻子是个非常善良和单纯的人,在娘家是老幺,从小到大一直受到家里的呵护,不善理财和居家生活,也没啥主见。结婚后前十年我们住在她工作的学校里,她当时是在图书馆工作,工作的特点使她总是要比别的老师和行政人员下班要晚些。所以家里分工她主要是带孩子、缝洗、做卫生、做饭时打打下手,工资也是全部上交。而我们家都是男孩,小时候父母上班都忙,所以我们家兄弟几个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个顶一个在家时都学会了买菜做饭。婚后我又是骑车上班,买东西比较方便,所以在家分工理所应当的以买菜做饭为主。我和妻子都不是本省人,本地几乎没有可帮助我们的亲戚。当时的邪恶也是很疯狂,走出来的同修不象现在这么多,精進一点的或原来来往多一些的同修在同一时间也大多被迫害的自顾不暇。所以当我突然被迫害时,小家里一下子就象天塌了一样,亲人们不仅要承受精神上的痛苦、物质上的损失,还要面对她们同事、同学的不理解,甚至是冷嘲热讽。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这场迫害会持续多长时间?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所以两方亲人的担忧是很正常的。

在当时的情景下,我也说不出很多的法理来,但是我就坚信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正法是必成的。但是,亲人们毕竟不能从实修的角度来对待这场迫害。我父亲、母亲虽然以前也都修炼,但七二零后父亲在当地市委的压力下渐渐处于带修不修了,母亲虽没放弃大法,但由于怕心重也没敢走出来。妻子没有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只是从我们修炼大法后发生的变化中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然而这场迫害是史无前例的,不是从实修中走过来的真修弟子的确难以正念面对。正不知所措时,师父在《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反映在我的大脑中:“其实不管怎么样,无论一个生命他在常人社会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诉大家,和你们圆满了以后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我当时虽记不清这段讲法的原话,但我能记得起大概的意思。我想既然一个生命修炼圆满了,所承受的与圆满后的果位不成比例,那么我们的亲人在这场迫害中所承受的痛苦也一定与今后所得的福报不成比例。我就借此鼓励他们坚定大法,结局一定是美好的,今天的一份承受能抵今后的十倍百倍。

父亲和妻子知道我不会放弃大法,一起跪在了我面前,父亲老泪纵横哀求上天,愿意以他的生命来换取我的灾难。他们虽然没有责难我,但当时的情景是令人心碎的。我虽没改变坚修大法的决心却也忍不住跪下,三人抱头痛哭。弟弟见结果不能改变,赶紧通报了他们从邪恶那获得的信息。

在从接见室回监舍的路上,刚才的一幕幕挥之不去,我一下子想起了师父关于大根器之人的讲法,沉重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知道那句“今天的一份承受能抵今后的十倍百倍”的话亲人们听進去了。在我被迫害的三年里,不管是被非法羁押在看守所,洗脑班、还是在监狱,每个能接见的日子妻子都没有落下。我也利用每次见面的机会,不断的鼓励她。一直到我从魔窟里出来,两边家里的亲人没有一个当面埋怨过我,这令我非常感动。也是从那时起,妻子变得越来越坚强、越来越能干了。随着正法的進程,外面的环境也变得逐渐宽松,不少大法弟子也从精神上、经济上给了她们母女许多帮助,她们的正念也愈来愈强。她的表现不仅获得了她单位正义领导和同事们的赞许和尊重,甚至也获得了非法关押我的中队指导员的赞许和尊重,他不止一次的对我和中队的其他人说我娶了个好老婆。我也是每次自豪的向他们讲真相道:“那也是因为我们修炼大法后的种种表现和种种好处让她们看见了、受益了呗。”他们都妒嫉我有福份。其实我知道,妻子能有这么大的变化,是师父看我在这个情的问题上悟对了,就帮我们拿去了这方面的难。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妻子的表现也反过来鼓舞着我。使我在魔窟里讲真相、反迫害做的更好。

二零零四年从魔窟里出来后,我一方面怀着感恩的心情平衡好家庭,一方面把师父所有的讲法按时间顺序学了几遍。经过五个月的静心学法、调整,我才出去工作,很快就全面投入了三件事中。她们母女也一直看真相视频和资料,也帮着做劝三退的事。讲几个小例子:妻子家的兄弟姐妹分布在全国各地,他们每个星期都要在网上群聊。一次聊天时,有亲人问我的情况,妻子说我很好,就是为你们担心,他们都觉得很奇怪,问担心他们什么?妻子就和他们说了三退的事,没想到他们都同意退出。一次回老家时,她又把她母亲(邪党党员)直接给劝退了。女儿说她自己讲不好,她直接劝退的不多有几个,就经常把同学带到家里让我给劝退。

亲人们也一直在不断的享受着大法带来的福报。妻子在省级政府部门工作很顺利,她人品好,工作非常认真负责,是单位的业务骨干,在单位有口皆碑,很受领导器重。女儿考大学、找工作也很顺利,工作才一年,扣除五险外月收入能达到四千多元。母女俩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片药,偶有不舒服也是听听师父讲法或大法音乐就好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后来还发生了两件事说明了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中。

一次妻子在她们单位组织的老干部疗养活动中做后勤保障,一天她从疗养基地打电话给我说:“好过瘾啊(地方方言:好有意思啊),所有的(指她们疗养基地的几十号人)人都病了,不管是来疗养的、还是来搞服务的,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老的少的全都病了,就我一个人没病,忙里忙外,累死了。”但听的出她的心情是很自豪愉悦的。她最后满怀深情的说:“老公!我谢谢你!”妻子对我从来都不用这样的称呼的。我知道这是她表达的一种发自内心的对大法的感恩。我当时听了也很高兴,打心眼里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另一件事是,一次妻子、女儿和她一个住在我们家的同学到我工作的单位来购物,我单位的同事就逗女儿:“哎呀,好漂亮的姑娘啊!找对象没有?想找什么样的?”女儿考都没考虑,脱口而出的答道:“我要找我爸爸这样的。”

第一次投稿,一点认识,指望能对从黑窝里出来又陷在魔难中的同修有一点帮助。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