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2)

中原蒙难 古城奇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接上文

一、朝阳市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二零一二年七月,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据可查的人数已达三千五百七十五人。其他被下令“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者则无法统计。以下是朝阳市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王立霞是朝阳市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王立霞
王立霞

王立霞,女,46岁,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八里堡乡榆树林村人,于二零零零年九月五日被双塔区公安分局拘留在朝阳市第二看守所,期间王立霞绝食十三天,于第十五天被释放回家,警察曾答应她将她的《转法轮》归还,便让其丈夫背着她去双塔区公安分局要书(因其腿已全肿,体弱得已不能走路),可又被当场强行拘留,再次送进了看守所。她又绝食抗议九天,便被强行灌食,嘴被管子插破,至十月九日看守所看到王立霞已经不行了,便由分局警察将其抬回家,回家当日王立霞就凄惨的离开了人世。

2、范维淮74岁高龄被沈阳监狱折磨致死

范维淮
范维淮

范维淮,男,74岁,辽宁省朝阳市人。自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范维淮多次受当地派出所不法警察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在北票被警察非法抓捕,中共不法警察不顾老人年岁已高,强行将其送进了邪恶的沈阳大北监狱关押迫害。

在遭受迫害期间,由于狱中环境条件恶劣,老人曾出现大便干燥现象,家人看望他时带去的蜂蜜被恶警拒之门外。曾去多次探望的家人,恳请狱警:老人年龄已大了能不能给予保外就医。他们却回答:不写所谓的“转化书”(即违心放弃信仰)就不能出去。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范维淮因在狱中长期失去修炼环境,不许炼功,身体非常不好,曾要求狱方去检查身体,狱警不顾老人的生命安危,还威胁说:不转化不给检查身体。直到老人的身体承受不了,没办法写了转化书才去给检查身体,可检查结果已是肝癌晚期,但狱方仍不马上放人,又拖延一个月时间,直到确定他活不了几天,为了推脱责任,才将其释放回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范维淮老人含冤离世。从狱中回家后仅过了六天。

3、李宏伟被原吴家洼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

李宏伟
李宏伟

李宏伟,男,52岁,朝阳市农机公司职工,家住朝阳市双塔区前进街。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早晨,李宏伟准备去商场购物,刚出家门口,便遭到朝阳市前进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入吴家洼看守所,并被抄了家。李宏伟一直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看守所恶警对其强行灌食。十月一至五日李宏伟连续多日被灌食,身体已非常虚弱。被同时关押的另一法轮功学员在监号门口堵住所长史某(警号:860027),再一次告诫他不能借灌食野蛮折磨法轮功学员,史不以为然地转身离去。

十月六日,李宏伟已不能走路,被两个人拖着,双脚没离开地面,从监号窗口经过时人们看到他脸色苍白。这天李宏伟可能被野蛮灌食两次。十月七日上午李宏伟被吴家洼看守所迫害致死,并封锁一切消息。

十月九日,警察通知其家属李宏伟死亡的消息。知情人透露,十月十日至十二日,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找法医会同李宏伟家属验尸。家属发现:李宏伟后背黑红,有大面积电击伤;耳朵青紫,耳内有血迹,并明显被擦拭过。家人拿出照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殴打,并被戴上手铐。殴打中家属的手臂被扭伤。警察还将相机砸坏,胶卷曝光。看守所警察说李宏伟绝食而死,而后又改口说是生病而死。家属质问警察:为什么七号死的,九号才通知家属?为什么有病没通知家属治疗?为什么身上有伤、耳内有血?警察不答。家属认为,李宏伟死前身体健康,是警察将他活活折磨死的。

最后公安对李宏伟家人宣布两条决定:一、李宏伟的尸体不能给李的家人。二、尸体火化时,李家不准多去人。家属不同意火化。十一月十五日,双塔公安分局通知家属限期三天必须同意火化。十一月十八日,在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公安秘密将尸体火化(家属很多天后才听说)。当时李宏伟家居住的楼内、外有公安密探,任何去李家探望慰问的人,都被跟踪。失去亲人的家属们流着泪说:“一定要打这场官司!”

李宏伟毕业于朝阳市农机学校,大专学历,入狱前曾在朝阳市农机公司工作,任质量检察员。他平时吃亏让人,助人为乐,是同事、邻居公认的好人。一个好人就这样在中共江氏集团的暴政下被虐杀了。

4、孝子夏凤友被恶意追赶坠桥身亡

夏凤友
夏凤友

夏凤友,男,47岁,朝阳县七道岭乡羊山沟村郝家窝铺组。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朝阳县大屯乡派出所指导员、痞子出身的刘兴满撞见法轮功学员夏凤友、夏凤玉兄弟二人挂法轮功真相条幅,便开车追捕,由于紧追不舍车速过快,当追到大屯乡下窝铺村桥头时,造成夏凤友的摩托车撞到桥桩上,连车带人一同掉在桥下。刘兴满的车也由于过快当时没有停下来,返回来后,刘兴满下车看到夏凤友受重伤,便上车扬长而去。致使夏凤友因没有及时抢救,失血过多而死亡。

刘兴满就这样置人于死地之后,却没给家属任何说法。夏凤友的妻子带着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在极其悲愤中自费安葬了夏凤友。而后仅两个月时间还没等家人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刘兴满又带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吴宝良,片警李玉庭等人闯入家中,强行绑架了夏凤友的哥哥夏凤玉,并非法劳教三年。吴宝良带人还抄走夏家录音机两台,摩托车证件、大法书籍等。

(注:刘兴满害死善良的夏凤友后,刘家恶报如影随形:女婿被人挑断动脉;儿子离婚;妻子患癌症死在医院。刘本人由于奸杀多名妇女,面临法办。)

5、七十二岁老妇孙雪艳 被游街示众后迫害离世

孙雪艳
孙雪艳

孙雪艳,女,72岁,家住辽宁省北票市冠山管理区七彩虹社区三十一委7组。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凌晨,孙雪艳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三个蹲坑的恶徒连摁带拖绑架到派出所。所长穿着皮鞋狠狠地踢了她七脚。老人的腿都被踢青了。之后,恶警所长又把一大缸子凉茶水泼向她,接着“六一零”主任又向她泼了一缸凉水。她满脸是水,一脸茶叶末,身上都湿了。由于孙雪艳不报姓名,恶警把她劫持到大街上,正值冬季寒风刺骨,强迫她站在路口处,身旁放一个大牌子,写着“贴法轮功传单者”,让行人认,又找来电视台强行给录像,在北票电视台播了很多次,当地报纸也刊登了绑架她的消息。派出所抄了她的家,抢走很多大法资料和一些设备,价值2-3万元。晚上孙雪艳又被劫持到公安局提审,恶警问她还炼不炼?她说一炼到底,其他的什么也不说。公安局连续提审孙雪艳六天六昼夜不让她睡觉,逼问资料和机器的来源,晚上四个人倒班看着,她一闭眼就被人弄醒,二十四小时不让合眼。孙雪艳一直食水未进。第六天孙雪艳又被劫持到一个办事处提审,恶警们什么也没得到,最后把她关进了看守所。

孙雪艳绝食抗议的第八天下午,恶徒们怕她死在里面担责任,就通知家人接了回去。

新年刚过,她家楼下就天天有一辆警车监视,整整两个星期。恶警三天两头去她家骚扰,手里拿着手铐,来一次就抄一次家,就这样骚扰了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点钟左右,派出所四、五个恶徒开着车又去她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又把她带到市局,第二天早上被绑架到看守所。十五天后,派出所向她女儿勒索一千五百元钱后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十六大前),派出所警察又闯进她家,几个恶警强行把她抬上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她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十一月十三日,孙雪艳生命垂危,北票市市长最后才同意放人。 这次家人把孙雪艳老人接回后,由于多次折磨迫害她再没恢复过来,一直高烧不退,吃不下东西,大小便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6、出租车司机陈宝凤八天被迫害致死

陈宝凤
陈宝凤

陈宝凤,男,43岁,朝阳县六家子镇人,租房住在朝阳市开出租车。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陈宝凤开车去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探望被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玉苓。刚到沈阳市,就被尾随而至的朝阳市前进公安分局的四辆警车追截。随车探亲的六人全部被劫持回朝阳。

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是这次绑架行动的指挥者。他指使部下提审、逼供,要求法轮功学员按他们要求的招供,并下令不许家属接见。一位法轮功学员亲属要求接见时,听见第二看守所(十家子)一警察大声说:“不怕他们绝食,往死里灌他们”“尤其那个姓陈的不配合。一位知情者也描述说:“法轮功真抗打”。

三月三日上午十点多钟,目击者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开到吴家洼看守所,数名警察将陈宝凤从车后座上拖出来,陈宝凤全身瘫软,脑袋耷拉着,没有穿鞋,还不断发出呻吟声。知情者说:陈宝凤被人扶着从看守所监舍走过时,副所长潘某声称陈宝凤不吃饭给他灌食,仅短短几小时后便却传出了陈宝凤死亡的消息。

陈宝凤被害死后,张明华下令:封锁消息,不准通知家属,召集看守所和国保人员开会,统一口径,掩盖杀人真相,研究逃脱罪责的方案。直到三月四日下午,公安局才通知家属陈宝凤的死信。三月五日,才允许家属见尸体。打开太平间,家属看到揪心的一幕:陈宝凤的尸体被随意的丢弃在地上,很脏的衣服还保持着揪扯拖拽样子,家属们将其抬到床上。检查尸体时,家属看到陈宝凤的背部和肋部大面积的皮肤青紫。陈宝凤的尸体移动时,口腔内流出了血水。

在陈宝凤家人的追问下,张明华承认说:“人是我抓的。”问“怎么给人弄死的。”张明华说:“是误伤”。

陈宝凤的表哥朝阳市光明分局局长陈斗祥出面和市公安局协商,给陈宝凤做尸检解剖。公安部门将部分身体器官拿走,不等尸检结果出来,陈斗祥就主持将尸体在三月七日匆匆火化,达到了凶手销毁证据的目的。

陈宝凤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他帮助别人做过的好事不计其数,他经常说看到别人有困难我就受不了,有时为了帮助别人出车时不吃饭,节省下来钱送给有困难的人。他从不贪占车主的钱,处处为别人着想。熟悉他的那些人惊闻此噩耗,都极度悲愤,心情难以平静,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浮现在眼前,都不愿相信这是事实。他的妻子悲痛欲绝的说:“他死的太可怜了”。

(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曾参与迫害陈宝凤的十家子拘留所所长刘耀胜突患肝癌,手术后不见好转,被病痛折磨的骨瘦如柴,最终在剧痛的煎熬中痛苦的死亡。)

7、年轻健壮的张立田被锦州监狱虐杀

张立田
张立田

张立田,朝阳市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锦州监狱时年仅三十六岁。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入监才一个多月,就被监区长指使四名犯人毒打致死。下面是知情人士讲述的实情。

据知情人士证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号上午九点,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将已绝食一天的张立田叫到二楼犯人休息的一间小屋里,又叫来犯人李勇和刘裴岩,对二人授意后,接着四个人一起动手,对张立田进行毒打,暴打了三、四次。

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被关押在监狱的人员没有看到张立田下来吃饭,他们感到很奇怪,以为张被关进小号了。打手刘裴岩出来后还向大家炫耀:“法轮功(指张立田)被我打服了!张立田跟我说,他账上还有200多元钱,他想买方便面吃,行不行?”

当天下午两点多钟,张立田最后一次被毒打后,偎在墙角一动不动了。恶警程军、张宝志又指使李勇、刘裴岩看着张立田,他们还谈笑说:“法轮功(指张立田)咋的了?耍赖不起来啦?” 他们两个上前一拽,发现人已经死了,瞪着双眼。

下午三点时,有人看见张立田被李敬刚等犯人从二楼抬了下来,用送饭的小推车推向犯人医院,医生看到后说:“人都死了,还推来干什么?”现在二十监区一百六十三名被关押人员都知道张立田是被活活打死的,但是监狱方面还在掩盖实情。

张立田死后的第三天,锦州市城郊地区检察院进入锦州监狱调查。程军、张宝志对已安排好的犯人说:“检察院来调查了,你们知道怎么说不?会说不?”犯人们为了讨好他俩,回答说:“会说” ,结果检察院调查时他们都说张是病死的,其他犯人都在背后骂作假证的犯人。

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是该监区的经济承包人,他唯利是图,经常勒索犯人,平日里对犯人特别尖刻,没有人性,经常迫使犯人加班加点干活,即使通宵达旦地干活,也不给饭吃,把犯人饿的都受不了、直骂。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认为自己没有罪,抵制奴役劳动,程军、张宝志二人气急败坏,经常体罚张立田,最后他们下毒手,活活打死张立田。十一月二十一日清晨,四名打死张立田的犯人被管教从监舍带走,去向不明。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迫害致死张立田后,张宝志等虽然暂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但是由于他作恶太多,(因一犯人交代出锦州监狱狱警一系列受贿、渎职等违法犯罪行为)张宝志最终锒铛入狱。马振峰紧紧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庇杀人凶手张宝志,也不得不饮下自己酿的这杯苦酒。

(注:曾毒打迫害张立田的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副大队长李福新也遭到恶报。打手李福新身强体壮,突发癌症三十六天内死亡。发病期间受尽了折腾,他自己说骨头都疼。死时骨瘦如柴。家人在给其送葬时走进一个死胡同,觉得有些不祥,后私下找人看过说:此人寿命未到呀,他到底干了什么大恶事要了他的命?家人暗自说他曾打过法轮功学员。)

8、好老师吴元遭酷刑惨死沈阳监狱

吴元
吴元

吴元,男,44岁,辽宁省凌源市人。吴元是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修炼大法后,他热心帮助贫困学生交学杂费,是学生和家长们公认的好人、好老师。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下午三时,由于乡干部举报,吴元被凌源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六一零”头子付延玲带一帮恶警伙同北炉乡派出所所长吴保思、鞠某(此二人现已调走)绑架到凌源市看守所。付延玲等人威逼学生和校长签字作证。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吴元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在此期间,已84岁高龄的吴元老母亲,一直躺在病床上打着吊瓶,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抓走,忧愤难当,几天后便与世长辞。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吴元的儿子吴国梁突然收到从沈阳大北第二监狱十一监区寄来的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中称吴元已患食道癌,让家里去人。十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吴元妻子梁秀玉到达沈阳平罗镇监狱城第二监狱医院病房,看到吴元蜷缩在病床上,骨瘦如柴。妻子当时已经认不出丈夫,上前问是不是吴元,吴元无力地点点头,妻子上前抱着吴元大哭。此时吴元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被在场的警察打断,警察们催促吴元妻子赶快去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这样,夫妻见面仅半个小时妻子就被赶走。

于当天下午六时,吴元妻子在沈阳火车站接到监狱消息,说吴元已死亡。十一日下午三时,吴元妻子在殡仪馆见到了吴元的遗体,妻子摸吴元的胸口还热,整个小腹部位青紫,后背有成片的红点,鼻子和耳朵都塞着棉花。梁秀玉质问警察为什么要塞棉花,警察说火化时就这规矩。梁秀玉要求尸检和要病历,但都被监狱方拒绝,称病历已交送检察院。梁秀玉深知丈夫吴元死得不明不白,但在高压下匆匆将遗体火化了。

相关单位及个人:
辽宁省沈阳大北第二监狱
监狱长 翟 顺
第二监狱医院院长 高亚川
警察 王兵岗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政保科长、610头子付延玲
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派出所所长吴保思、鞠某
辽宁凌源市市长:马国泰,(99年7.20以来一直担任凌源市610头子,指使恶人抓捕法轮功学员,抄家、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因其卖力迫害大法而升为市长。)

9、学生喜爱的好教师王言庆被迫害离世

王言庆
王言庆

王言庆,男,38岁,辽宁省北票人,原北票市第一高级中学的政治教师。一个深受学生们喜爱的好教师,只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不法警察多次迫害,非法劳动教养。由于不放弃信仰,不“转化”,被强行转送三处教养院朝阳、阜新、葫芦岛教养院惨遭迫害,曾被多根电棍同时电击敏感部位,整个人被强大的电流电击的变了形,流出了黄黄的人油。二零零三年一月从教养院出来后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走几步就气喘吁吁,皮包骨,流离在外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王言庆生前曾自述所遭受的迫害:

朝阳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我被强迫坐一种圆的小铁凳,中间有一圆孔,表面凸凹不平,双腿平行放好,双手放在双腿上,不许随便动。我很瘦,坐起来很是痛苦,时间不长臀部就结了痂。不许随便说话,去厕所有专人跟着,有时一天坐凳十多个小时,我被严管了。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将我秘密送往阜新教养院继续迫害。

阜新教养院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是个恐怖的日子。三根大电棍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米桂胜的头部和脖子,立时他就口吐白沫,身体开始抽了起来,他被拖到走廊。然后,还未等我反应,就被高大的普教组长锁喉放倒在地,警察的电棍随后就跟了上来。它们真是邪恶,专找要害部位电击。它们电击我的耳朵,致使一只耳朵的脆骨长时间僵硬,它们电击我的太阳穴,使我的脑袋从地上弹起落下弹起又落下,令我很是痛苦,直到它们满意方才罢手。

葫芦岛教养院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葫芦岛市调动防暴大队对一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电棍声、喊叫声不绝于耳,电焦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别人后来告诉我的)。接着几个普教把我架走,在路上他们极其恐惧的告诉我,不要反抗,问什么就说什么,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把我架到楼外另一个楼的二楼,警察把我架到一个屋里,都是不认识的,桌上放着许多电棍,我被强行戴上背铐,被绊倒在地,几根电棍加身,电击我的脖子,一根电击不停的电击我的脸和嘴,另有电棍电击我的后背,我的大腿内侧,我的脚心。恶警发泄完私愤后,他们把我带回了三楼。屋里所有能够照出我面目的东西都被收走,从同屋人惊讶的表情,我知道我的脸被电击的变形了,肿大了(后来,和我不错的普教告诉我,大家都认不出我是谁)。我的一只手被铐在床上,张口吃饭都很困难。我虽然听别人说过人油,但我从未见过,可这次我却亲身见到了,黄黄的、粘粘的,弄得我盖的被到处都是。不几天左鼻子下边和左边脸开始结痂并伴有痛感。我开始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第一天我被强行灌了半瓶啤酒,第二天中午又被灌了据说有二两白酒。我的双手被铐在两边的床上,一根长长的胶管从鼻孔插入到胃里,露出一个头,被固定在头上供灌食用,胶管和咽喉处经常摩擦很是痛苦。就这样坚持了三十六天后被放回,当时脸上还留着被电棍电过的针眼似的伤痕达三十余处。

由于我没有服从北票市六一零主任裴华的安排,在几天就要过年的情况下恶徒把我又送回了教养院。后来我绝食三十三天闯出了教养院,但没过几天又再次被裴华残忍的绑架到教养院,直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我到期释放。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我没有再回家,更不敢和亲人联系,我怕连累他们,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痛苦,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据朋友讲前段时间六一零还在到处找我。我的妻子被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我的孩子有近四年未见面了,被寄养在他大姑家,真是妻离子散呀。谁不想有一个安定的生活,谁不想有个温馨的家,谁不想让老人幸福快乐。可这一切,目前对我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编者注:由于王言庆遭受迫害严重,流离在外身体一直没有恢复,最终带着与家人团聚的美好期盼与愿望离开了人世,直到最后也未能见到久别多年的妻子。

10、北票中学校医杨景芝惨遭药物摧残致死

杨景芝
杨景芝

杨景芝,女,50岁,家住辽宁省北票市冠山四十一委,是北票市第七中学的校医。杨景芝曾三次被绑架进马三家集中营摧残,在马三家惨遭神经药物摧残,共被灌了两瓶损害神经的药物,导致神智恍惚,脑中出现幻觉,后在精神失常状态下,自缢身亡。

杨景芝生前清醒时自述在马三家遭受损害神经的药物迫害:我被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去了以后警察不让睡觉,强化给每个人洗脑,由于自己有很多的执著被违心的转化了,良心上受到了很大的谴责。不再接受邪恶说教,他们就开始迫害我,不让我说话,每天给我灌损害神经的药物,每次给我灌药时有4—5个人按着我的头,用匙把我的嘴撅开往里灌(什么药物我不清楚,他们把标签撕掉了)。大队长王乃民说:“180元一瓶。”共灌了两瓶,导致我精神错乱,神志恍惚,头脑中一片空白,出现了好多幻觉。这次非法教养关押了十一个月,最后监外执行放回家中。

第二次被迫害送到马三家后,我被弄到了小号—1号室。这时我才知道马三家教养院所谓的“思想教育学校”有小号,这里是人间地狱,阴森森的,又冷又潮,警察根本不执行法律,完全是法西斯、土匪。他们几个人把我按在铁椅子上,双手、双脚被铐在铁椅子上、固定住,又另加一副手铐。这时王乃民说:“你知道邹丽荣已经死了吗?”我说:“她死也是你们迫害的”,黄海艳在一边说:“杨景芝你也快得精神病了。”这次被关押小号四次共五十六天,被严管200多天,被非法加期近七个月。我虽然离开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每当想起这噩梦般的经历就不寒而栗,心灵的阴影、痛苦更胜于肉体的折磨,江氏集团灭绝人性!

杨景芝在遭受了这些迫害后,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北票市专门邪恶六一零办公室的主任裴华,亲自带领两名便衣又再次强行绑架了杨景芝。于三月下旬又被非法教养,第三次绑架进了马三家教养院。七月初,教养院通知家属将杨景芝接回,家人见到杨景芝时已经被摧残的精神完全不正常,胡言乱语,教养院只给保外就医一个月到期还要返回。回家后,杨景芝精神错乱,只见她精神紧张到极点,一见人就说:“警察要抓我!警察要抓我!”八月六日凌晨,杨景芝在精神失常的状态下自缢身亡。

11、优秀教师李广珍被迫害离世

李广珍
李广珍

李广珍,女,52岁,辽宁省建平县马厂乡中心小学优秀教师,其丈夫周喜荣是马厂镇中学英语教师,夫妻二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不法人员抄家、关押、毒打,被勒索罚款。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夫妻二人又被建平县公安局姜杰等人绑架关押,二零零三年三月份二人被非法各判刑三年,李广珍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到最后也不能吃东西,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被保外就医,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不幸离开人世。期间丈夫周喜荣正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迫害。

12、炼钢厂工人王乐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后死亡

王乐,男,28岁,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王乐进京上访被判劳动教养二年,其间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后办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死亡。

王乐曾是凌钢第一炼钢厂原料工段工人,不爱多说话但工作积极肯干。后只因做好人被迫害失业。他看到大法长期受到不公正对待,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他决定去北京上访,但快就被抓回来了。而后被凌源市公安局不负责任地投进了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

在教养期间,教养院对其强行洗脑,使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教养院通知其家属前来接人,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教养院给王乐戴上了手铐,由几名公安送回家,回家2-3天后,家人发现王乐表现异常,于是送凌源精神病院治疗。五月十一日,教养院给了保外就医证明(理由是患精神病)。五月十六日王乐从家人身边跑丢,中午被家人找到时已经死亡,在凌源八里堡附近被火车轧死,具体死因尚有待进一步调查。

13、好儿媳李春荣被迫害离世

李春荣
李春荣

李春荣,女,48岁,居住在辽宁省凌源市河东大修厂家属院。 李春荣毕业于辽宁省朝阳市农机专科学校。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年的高血压完全康复,脾气也变好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而且由于修炼了法轮功,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对老人关心、体贴,使婆媳之间十几年的恩怨都解开了。身心健康,心情愉悦,一家人都说,法轮大法真是太好了。

然而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凌源市河东派出所非法闯进李春荣家中,把她绑架进凌源市第二看守所,并非法抄家、罚款。拘留期间被进行强制洗脑,精神上遭受了极大的痛苦折磨,回到家后,由于在拘留所遭受了极大的精神摧残,三天三夜都不能入睡而突发脑出血,昏迷五天后,于八月九日含冤离世。

14、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胡艳荣含冤离世

胡艳荣生前的结婚照
胡艳荣生前的结婚照

胡艳荣含冤离世
胡艳荣含冤离世

胡艳荣,女,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十点左右,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及随行的五、六名警察,手里拿着手铐、棍棒非法闯入北炉乡法轮功学员郭凤贤家中。晚十二点左右,凌源市国保大队队长王桂林及数十名警察闻讯赶到,绑架了胡艳荣等四十多名正在交流修炼体会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胡艳荣在被劫持途中跳警车走脱时,摔成重伤昏迷,被拉到凌源监狱管理分局医院,给做了两次开颅手术,于八月五日含冤离世。

胡艳荣离世后,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明辉、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北炉乡政府官员对家属宣称:因为胡艳荣是“法轮功骨干”,就算活着也要判十五年以上,所以人死了一切后果由家属自己承担、两万多元的医药费也要由家属承担。而且借口说是“跳车致死”,关于“跳车致死”是警察说的,目前还无法证实胡艳荣被迫害致死的详细经过和原因。但事实上,细节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邪党操控的警察绑架了无罪的胡艳荣,并在劫持中造成了胡艳荣死亡,无论她是从警车里跳出摔伤致死,还是被警察殴打致死,其结果都是被迫害致死,对此,中共以及所有参与绑架、劫持者应负完全的刑事责任。

胡艳荣离世后,警察非常恐慌,放在太平间里的遗体由警察把守。严密封锁消息,并监视家属,将胡艳荣家的整个村子戒严,来往车辆和人员都要盘问。胡艳荣的葬礼是在严密监控下草草进行。不法官员和警察在桲罗树村周围布控了多部车辆监控,对于前去探望的亲友,桲罗树村村书记严加盘问身份,当被胡艳荣亲友反问“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要说我们亲友,就是过路的都该来看看。千里奔丧,难道还需要身份吗?”之后,恶党书记灰溜溜的走了。

15、敬老院院长范振国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

范振国
范振国

范振国,男,辽宁省凌源市天盛号乡敬老院院长,多次遭受中共迫害,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九年,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在盘锦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九月十三日,狱方强迫家属火化遗体。

当范振国亲属追问范当时发病时的监控录像,及其范振国住的八人间的询问记录,监狱长、监区长贾某声称监狱没有监控装置。

范振国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而屡遭迫害,且撤销了范振国在天盛号乡敬老院的院长职务。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恶警李彬、李勤伙同平房子派出所恶警,在凌源市三家子乡邪党委书记和派出所所长王喜山的指使下,趁下雨之际,闯到范振国家绑架了范振国。恶警们将范振国按倒在地,用脚踩住他的脑袋,当时的情形惨不忍睹。在三家子派出所,范振国遭到恶警毒打。

约四个月后,范振国被中共邪党操控的法院秘密判刑九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他在狱中遭受强制做奴工等折磨,经常休克。

据悉,范振国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七点四十分突发休克、昏倒状态,被送到一监区医院后打120救护车送进市二医院,至晚九点四十分所谓“猝死”。监狱却于晚上十二点四十五分才给其妻子发短信告诉范的死亡消息。

16、侯延双被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迫害致死

侯延双
侯延双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午后,饱受苦难、虐待、折磨、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侯延双走了。他是在中共那“春风化雨”、“关怀备至”的沈阳监狱被迫害致死的,终年只有五十岁。望眼欲穿,每天都盼着丈夫回家团聚的妻子接到狱方的电话,火速赶往沈阳监狱,见到的只是丈夫那冰冷僵硬的尸体,欲哭无泪。

侯延双炼功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在工厂上班工作肯干、勤快,邻里之间和睦相处,谁家有困难他都乐意帮忙,至今人们也忘不了那个热情、善良的年轻人。就这样的好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在不公的对待下他只是利用了宪法赋予的权利,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被执法犯法的中共警察绑架、抄家、判刑、最后竟被监狱无辜的迫害致死。

侯延双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被凌源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及凌钢保卫处的警察绑架,之后又被凌源市法院枉判十四年。就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送到沈阳监狱城的当天,第一监区狱政处长贾轲就指使犯人把侯延双的腰椎、颈椎打成了重伤,狱方不但不给及时治疗,连侯延双对此暴行上告也不予理睬。由于腰椎、颈椎部位受了重伤,没有及时得到救治,而引起了严重的增生后遗症,造成手麻、膀子、腿疼痛等病症。到二零零九年侯延双的血压高达230,出现多发性脑血栓症状,侯延双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以不写保证书不许办保外就医为由,一拖再拖,病情也在不断恶化。

二零一零年侯延双已经被迫害的不能说话了,嘴角不停的流口水,喘气费劲,走路困难,吃东西不会咽,有痰吐不出。侯延双被监狱的所谓“转化”折磨的身患多种疾病,在侯延双的身体每况愈下的这几年中,家属去沈阳监狱要人,强烈要求保外就医多达六、七次,但监狱长王彬说“保外就医有两个条件,一是写保证,二是医院下病危通知书。”这样每一次都让监狱喝斥回来。直到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下午被迫害的停止了呼吸。

四月六日,侯延双的尸体被火化,六日当天家属便返回凌源,省公安厅后脚就派人跟随到了凌源,还立刻与当地公安局,“六一零”有关人员面授机密,又在某宾馆叫来家属,告诉他们不许透露侯延双在狱中的情况,不许上网曝光,要是曝光了就如何如何等威胁、恐吓,侯延双家楼下有便衣监视,甚至侯延双妻子上下班的路上都有便衣跟踪。左邻右舍的乡亲们看的明白,都说他们是作恶太多了、心虚了。

17、蔺志平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蔺志平
蔺志平

蔺志平。男,60岁,辽宁省建平县珠碌科乡下营子村人。蔺志平因到北京和平请愿,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十一月二十五日即被监狱恶警迫害致死。据知情人士说,蔺志平头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断,大北监狱不让家属到跟前看遗体,只是允许在门口看一眼,随后就立即将遗体火化了。火化时还穿着大北监狱的囚服,连衣服也没让换。

蔺志平修炼大法前曾经是肝癌晚期患者,是朝阳市医院确诊的,因为家没有钱医治,只好回家等死。一九九九年四月份修炼大法不长时间蔺志平病症全无,精神状况良好,也能下地干活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这使他更加坚信大法。

二零零一年九月他被恶徒以了解情况为由骗到“六一零”在建平县拘留所办的洗脑班。他坚决不妥协,也不配合恶人的任何安排,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之后又被劳教一年,因蔺志平血压过高教养院没敢收才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四月,蔺志平进京和平请愿,在天安门前打出了自己制作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被北京恶警绑架。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蔺志平被劫持到建平县叶柏寿拘留所关押。九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仅一个多月时间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蔺志平在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就这样被抓走时是一个健康的人,回来时却只是一个骨灰盒,悲痛欲绝的家人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将蔺志平的骨灰取回。

18、正值壮年的韩立国被沈阳监狱迫害致死

韩立国,男,四十七、八岁,凌源钢铁公司二轧厂二五零工段工人。曾在工作时被轧钢烫伤,后来修炼法轮功,半年后痊愈,为厂子节约了数万元医药费。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和妻子李春玲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六年、四年,妻子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韩立国关押在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子村二监狱二十监区。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凌晨三时,韩立国被迫害致死。

在监狱里只要不写悔过书就往死里折磨,他们给韩立国戴上十几公斤重的脚镣,还用各种残忍的方式铐起来,在40多度的高温下曝晒,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不准洗澡,弄得皮破血流。恶警常用的酷刑有老虎凳、电击和超负荷劳动,导致监狱里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或重伤。韩立国原本是身强力壮的人,后来也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一知情人提供,那天早晨九点多钟,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有人叫韩立国,说大队长叫你。大队长叫李建国,非常邪恶,结果韩立国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过很长时间才从犯人口中知道他已经死了。

在这之前,韩立国女儿来看他几次,李建国都不让见。韩立国正值壮年,身体强壮,什么病都没有,怎么这一去就死了?于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监狱通知家属韩立国的死讯。噩耗传来,全家人真如五雷轰顶,悲痛欲绝。就这样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无辜的残害致死。

19-20、田义利、甄玉杰夫妻被迫害离世 幼女孤苦伶仃

甄玉杰、田义利和女儿田鸽
甄玉杰、田义利和女儿田鸽

甄玉杰,女,28岁,家住辽宁省朝阳县下三家子乡嘎岔村,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甄玉杰和丈夫田义利一起到北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想到到北京后却见到警察肆意抓捕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晚上就睡在水泥管里、桥洞里或其它一切可以栖身的地方。白天他们四处奔走,通过各种途径揭露北京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暴行和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处境。

一个月后,甄玉杰和田义利一起被绑架。田义利后在途中走脱。甄玉杰后被辽宁公安带走。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子时中巴车行使在天津高速公路段,甄玉杰和一位辽宁新民的男法轮功学员相继跳车,试图摆脱迫害,结果二人不幸遇难。大约九九年农历七月初七村干部通知家属到天津认尸。家属确认后将其火化并带回。

其丈夫田义利回来后被朝阳县拘留所非法关押数月,在失去亲人和不能炼功的双重打击下,田义利于二零零二年患癌症去世。本来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在中共恶党的迫害下破碎了。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八岁女孩。

21、王树全在被迫流亡中离世

王树全
王树全

王树全,男,46岁,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五年初修炼大法。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树全在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六月,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多次对其进行骚扰,妄图抓捕迫害,未果,便开始恐吓并绑架其亲人,而且为了得到王树全的下落,不仅对其家人非法拘留,而且还用酷刑逼迫,并罚款2000元。

王树全在被迫流亡中身心受到极大的刺激和伤害,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含冤离开人世。

22、于秀春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后离世

于秀春,女,47岁,辽宁省凌源市西五官村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城关镇派出所所长周庆华,刘指导员、副所长杜井安等恶警抓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送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于秀春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后恶警通知家人接回。被家人接回后不久,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于秀春便去世了。

23、李桂学拘留期间遭殴打致死

李桂学,51岁,原住辽宁省客左县甘招乡大豆村,后迁入朝阳市,99年7月20日后,因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非法拘留,第三次被拘留期间遭殴打致死。

被迫害致死的还有:

24、马孝,男,59岁,凌源市凌北镇凌北村三官甸子四组农民。 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马孝再次被凌北派出所李兴海等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被迫害致严重吐血,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于二零零六年二月份把他送回家。此后马孝身体一直不好,于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一含冤离世。

25、季文,男,61岁,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屡遭恶警骚扰,致使旧病复发,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去世。

26、卜翠琴,女,72岁,辽宁省朝阳县人。九六年修炼大法后,一身病都没了,一字不识的她能通读《转法轮》。二零零一年五月,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非法关在朝阳县看守所一个月,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大小便失禁。回家后于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含冤去世。

27、刘作庆,男 ,41岁,辽宁省北票市西官镇人。二零零一年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北票拘留所迫害。放出后,又遭六一零和当地派出所不法人员几次骚扰、恐吓,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初七去世。

28、李英军,女,53岁,家住辽宁省朝阳市。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日,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便衣跟踪到家,非法抄家后绑架,关押在朝阳第二看守所迫害。半个月后保外就医释放回家,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零一年五月九日含冤离世。

29、李桂兰,女,62岁,辽宁省朝阳市人。修炼法轮功后,糖尿病等各种疾病全好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大法后,思想压力很大,失去了修炼环境,各种疾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份离世。

30、孔庆莲,女,63岁,家住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水利园小区。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后,多种疾病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曾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因女儿全家被迫害致流离失所,她的亲人及她本人也多次受到恶警骚扰恐吓,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脑出血,于二零零二年秋去世。

31、倪淑芹,女,65岁,辽宁省凌源市河坎子乡河坎子村人。
32、李文生,男,41岁,辽宁省凌源市凌北乡小学教师。
33、何桂华,女,年龄未知,辽宁省凌源市人。
34、李素秋,女,81岁,辽宁省朝阳市大法学员。
35、李淑霞,女,66岁,辽宁省朝阳市人。
36、张淑贤,女,61岁,辽宁省建平县奎德素乡大法学员。
37、李文斌,男,30多岁,辽宁省建平县哈拉道口镇上新井村人。
38、宫玉荣,女,64岁,家住辽宁省凌源市凌北镇庙西村五组。
39、陈淑贤,女,64岁,辽宁省凌源市刀尔登乡虎头石村大法学员。
40、杨素青,女,58岁,辽宁省凌源市万元店镇大法学员。
41、陈素云,女,年龄未知,辽宁省凌源市。
42、于利业,男,69岁,辽宁省地矿局(住朝阳)第三地质大队退休工人。
43、董瑞, 男,66岁, 凌源人。
44、李宗正,男,75岁,凌源人。
45、孟兆春,男,50岁,凌源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