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聆听师尊讲法时的喜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我是最幸运的,我赶上了师父九四年在广州第五期讲法班,也是师父在国内最后一次传法。那年我30岁,正在人海中拼搏,身心极度疲惫。

九四年十二月份丈夫﹙同修﹚邀我一起去广州听法,我们来到广州体育馆门前,看到一大片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提着行旅包,有的夹一箱方便面充饥,当时觉的这些人有点可笑,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出远门都是为了挣大钱。而这些人为了学气功,辛辛苦苦出门在外……

广州体育馆五千多人座无虚席,我们地区带队的同修只买到站票。听课的第一天,我和本地区的几个学员是插队挤進去抢在第一排的,当时象我们这样往里面挤的人还不少。听完一堂课,人心就改变了,第二天再没人挤了,都静静的排着队進场了。

师尊進场时在里面走一圈,笑眯眯的很亲切的看着每一位学员,学员们都争着与师尊握手。我坐在第一排,有一次师尊从我前面走过,我看着师尊迈着大步,却不敢仰望师尊……

师尊端坐在讲台上,头上一圈金色的光环,一闪一闪的。师尊讲的法时时打入我的心里,我常常流泪。有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可是耳朵一直都能听到师尊讲法的声音。就象师尊讲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转法轮》

有一天听完课,师父给全场学员清理身体,叫大家站起来跺脚,男左脚女右脚,可以想自己身体的某种病或亲人身体的某种病,听师父口令:听师父口令:“一、二、三!”一齐跺脚。我非常激动,一紧张我分不清左右,把脚都跺错了。

当师尊讲开天目时,说每个人前额的肉往起聚、往里顶,问大家是不是这样,大家都说:“是!”我急着说:我怎么没有哇!

回家后,一天早晨我炼完功闭目靠在床头,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一座小山,是一块一块瓦灰色的石片垒起来的,石片象水冲洗了一般干净,天空出奇的清澈。我突然意识到:是天目开了吧!心里一阵惊喜!瞬间眼前景象就没有了。我心里甜滋滋的,知道是师尊在告诉我,前额没感觉天目也给我打开了。

办班期间,经常有学员捡到手表、金项链等物品交给师父,师父就在讲台上宣布,然后叫失主来领东西。我亲眼看到学员领回自己丢失的东西,心里很感慨,觉的这里真好,完全明白师父讲的“我们法轮大法这一块地方,我敢说他是净土”(《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上第九堂课时,师尊说到:“最远是黑龙江、新疆的,四、五千公里,八千多里地赶来的。路途很远,大家吃了很多苦,甚至有些人费用不足,每天吃着方便面,啃着饼干的都有。”(《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我当时就流泪了,因为我当时已经明白了这个大法比世间任何东西都珍贵,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九堂课结束那天,各地学员纷纷上台给师父献上锦旗, 师父笑眯眯的与献锦旗的学员一一握手,那场面很感人。 九江地区也把事先准备好的锦旗让两名女学员献给师父,那两名学员跟师父握手后心里非常激动。

办班结束了,我们走出体育馆大门,我的大脑象清洗了一遍,思想中没有一点杂念。我和丈夫同修走在广州天桥密密的人群中,一男子从我身边走过去掉下一捆钱,我看到那捆钱却无动于衷。

师尊讲:“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转法轮》)确实是这样的,每次回想那段时光,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