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七旬廖松林自述遭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郴州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廖松林与儿子廖志军,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郴州国安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儿子廖志军三年六个月。

中共自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廖家没有几天安宁团聚的日子。廖志军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关押二次,无理罚款六千元,继而被单位软禁一年;二零零 一年三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在郴州又被非法抓捕劳教。廖松林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

下面是廖松林老人自述遭冤狱经过。

与儿子媳妇一同遭绑架、非法判刑

我与老伴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准备到湖南岳阳喝喜酒,已买好了二张上午十点郴州至岳阳的火车票。儿媳张燕上街为八十多岁的外婆买点心,上午八时许,遭到郴州国安的谢功香为首的一伙强盗在街上绑架,谢功香一伙当街抢劫了她的钱,并且抢劫了住宅锁匙。张燕被绑架到公安局。

恶警谢功香用抢到的钥匙,强行冲进我的家,首先就把廖志军用手铐强行铐上。同时二名强盗将我(廖松林)夹在中间不能动。其他强盗警察在客厅、卧室、厨房和阳台,翻箱倒柜,真是挖地三尺,抢劫了法轮大法师尊的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三用机,DVD,MP3,MP4,各人的手机,一套修理工具。并抢劫了现金五千多元。后强行将我、廖志军与张燕送到看守所。

“六一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恐怖组织)指使检察院,法院对我、我儿子廖志军审判。我说没有犯罪,并写了三页的申诉材料,法官不准申诉,指使法警抢走申诉材料,秘密判我四年,廖志军三年六个月。

在津市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天未亮,恶警就将我与儿子廖志军送到湖南津市监狱。在这里不准炼功,不准看书,不准讲法轮功的事,不准用纸笔。二十四小时都由刑事犯夹控,上厕所都要经过这些刑事犯人同意,还得有一个刑事犯监控才能上厕所。

特别是被犯人称为“人渣”却被津市监狱视为“宝贝”的张访华,第一天一来就对我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老板,你要听我的安排,我就是专门降伏你们的。

车间的奴工产品是安装手表表带。法轮功学员不承认犯罪,所以我没有任务。那些夹控犯人的任务,只有那些生产高手的一半。张访华的任务就堆在我旁边,逼迫我不停的做。有时他认为我做的不好,或者我与别人说了一两句话,张访华就会对我大打出手。

冬天,张访华把火炉占为己有,不让我烤火,致使我的手脚全部冻得红肿,开裂出血。干部看了同意我不给我干活了。张访华大吵大闹说:干部同意,我不同意。我说了一句,他就从垃圾篓里抓起一把垃圾往我口里扎,说是不准你狡辩。

张访华在洗脑班经过监狱“六一零”恶人、监狱教育科科长罗华的调教,开口就骂大法、骂大法弟子,并无耻地说:你们信仰法轮功,我的信仰就是骂人。并且用毛笔把这些诬蔑法轮大法的语言写在报纸上,贴在墙上,用粉笔写在物品台上,监舍,车间的地上。我劝他不要这样做,善恶终有报。张访华立即用臭袜子、脏抹布堵我的嘴,有一次还在马桶里沾上尿堵我的嘴,说我就不信整不死你。

恶人张访华到监狱一个月,就被安排做夹控,因为他已经“三进宫”,他自称:“我三次坐牢已经超过十六年,以前是抢劫伤人,现在又强奸伤人。要想牢坐的好,就要会装宝,总起来三个字:聋、哑、瞎。”

张访华下到监狱一个月就三次殴打其他犯人,随后又殴打大门值班员。犯人都称他“人渣”。在奴工劳动中也是强迫另一个夹控,还有我(廖松林)给他做,他自己在那聊天,或者找机会羞辱别人,或者离开车间一二小时。张访华做事毫无道德底线,但是在中共邪党的监狱里如鱼得水。中共就是需要这种人渣搞迫害,因此他被监狱奖励减刑分,还评为“劳积”分子。

二零一一年四月,津市监狱“六一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恐怖组织),以教育科长罗华为首,在湖南省监管局指挥下,纠集张访华这些人渣,开办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强制看诽谤、诬蔑法轮功的影视与书籍,强制写“认识”。如不写,或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无休止的强制罚站,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张访华在洗脑班迫害一位徐姓法轮功学员,动手就打,开口就骂。他得了五分的减刑奖励,他更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