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十六岁少年讲述被警察拘禁、逼供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我叫胡轩铭,今年十六岁,家住辽宁省东港市内。我是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的儿子。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我妈去东港市前阳镇给世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被前阳边防派出所所长孙亚军、副所长王占全等人绑架,关进丹东看守所。丹东、东港恶警对我妈酷刑逼供。至今,我妈已经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了。

七月二十七日,丹东振兴区法院又非法庭审我妈妈。警察以我的名义伪造假口供陷害我妈妈。丹东振兴区公检法机构要用这些假口供给我妈妈非法判刑。

为了澄清事实,我把办案单位的恶警对我非法诱供、逼供、伪造假口供迫害我妈的犯罪事实,和我在法轮功学员张静家亲眼目睹的一切写出来,让世人了解我妈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无辜迫害,看看中共警察是多么的流氓邪恶!

被非法拘禁、逼供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星期六,吃过午饭后,妈妈告诉我说她要出门,我嘱咐妈妈早点回来。 但那天我一直等到晚上九点钟,也不见妈妈回来。我一直等到天亮,决定找亲戚帮我想办法。刚出我家小区,一辆摩托车停在我身边,骑车的陌生男子问我:“你是刘品彤的儿子吧?你妈被警察绑架了。”他又说:“和你妈在一起的人,有一个姓张的妇女跑出来了。”我急问:“那你知道是谁吗?”他说:“听说是张静。”我按照他的指点,直到快十一点时,才找到张静家。

张静家在四楼,门是虚掩的,我轻轻敲了两下门进去,当时张静家有她的老父亲和儿子,还有一群人在忙活,一穿黑衣的中年男人迎上来问我:“你找谁啊?”我问:“张姨在家吗?”他问:“你找张静干什么?”我感觉这个男人很不善,不知他是谁,所以就不想跟他讲真话,编了一句:“我妈叫我来她家拿菜。”黑衣男人诡秘的一笑,把我推进屋里,关上了门,然后反复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又没犯法,你问我名字干什么?我不告诉你。我要回家!”这便衣说:“那我们就去你家,一起等你妈回来!” 说完,他指挥那两个穿绿警服的警察过来监视我。警察问张静的父亲和儿子认不认识我,他俩都说不认识。

接着,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警察,他们进屋里就到处乱翻。几个警察强迫张静的父亲配合他们写伪造的假口供,老人不想写,可是害怕,只好顺从他们。

可是做完假口供后,警察仍不放老人走,又强迫张静的父亲和儿子配合拍摄假现场 。我在厅里坐着看着,恶警把被他们抄家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又都给放回原处,然后几个警察出去,命令张静的老父亲和儿子从里屋出来站在门口,刚才出去的那几个警察开始敲门,里面的警察又让老人上前把门打开,为首的一警察向老人敬一礼,双手将证件递给老人,面带笑容地说道:“大爷,我们是某某公安部门的,这是我的证件…… ”另一警察扛着一个小型摄像机,将这一过程拍下来。

不一会儿,外面又进来一个穿武警服的警察,到我面前用套近乎的口气问我:“小伙叫什么名啊?”我回答:“不告诉你!” 这人立即露出凶相,指着我问:“不告诉我?我可以告诉你,我叫某某,你到东港这一片打听打听,就算是那些黑社会的老大也得敬我三分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敢跟我这样说话?”他又威胁我说:“你现在不说不要紧,等给你送到一个地方,你就会说了!”说完,便扬长而去。

我被警察命令呆在小厅里一步不许动。我着急打听妈妈的消息,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受、害怕,加上一宿没睡,两、三顿没吃饭,心里又急又烦、又慌又怕,身体不住地颤抖。我要上厕所,刚把门关上,一警察就过来把门给拽开了,要我当他们的面上厕所。我感到我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问那些警察:“你们为什么把我拘禁在这里?”警察回答:“又不是我们抓你来的,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说:“既然是这样,那你们怎么不让我回家?”他们谁都不说话了。

又过了些时候,警察把我的班主任老师和她丈夫一起找来了,他们要借老师来给我施加压力,强迫我配合他们伪造假口供,开始我说不知道,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警察不放过我,非要我选一个答案,在警察威胁下,我因害怕,被迫按照他们的虚设选择回答(内容是我到张静家来拿菜,以前我曾什么时候来过、我妈妈什么时候带我来过等,这些都不是真的。)

所谓口供做完后,警察要我和老师签字按手印时说:“你所说的一切都必须属实,否则将负刑事责任。”我一听这话就急了:明明是被你们所逼的,你们心里明明白白都是假的,当然不属实了。

我接过警察写的三张口供一看,在第一页开头写着:“如果有不知道或不清楚的问题,可以选择拒绝回答。”我质问他们:“那你在提问我之前,怎么没告诉我还可以拒绝回答啊!”写口供笔录的警察得意的冲着我说:“我告诉你了,是你没听到。”我说:“那我就不签!” 他们说:“怎么?你的意思是想重做一遍口供啊?”

当时我实在急于脱身,于是就极不情愿地在那份假口供上稀里糊涂的签了字,按了手印。后来他们就用这份虚假不实的口供作为迫害我妈和其他人的证据,真是流氓至极!

警察得到假口供后,便同意班主任带我下楼。警察对老师说:“以后有什么情况,我们还要经常与你联系。” 一听这话,我立刻明白了,他们还是没有放过我。所以我决定不能再去上学了。

我骑车刚上大道,回头一看,那辆公安局的面包车就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为此我没敢直接回家,而是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当时天下着小雨,我被他们逼得在雨中转悠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了小区内一个隐蔽的后门,从后门出来上了大道后才敢往我家的方向走。

回到家里,我把课本、衣服等东西都收拾好,准备先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刚走出小区大门,就看见一辆警车在我身后倒车,我撒开腿就跑,当时背的书包很重,压得我都喘不上气来,好不容撑到了马路上,这时,正好看到身边停下一辆出租车,急忙钻进车里。从此以后,我被迫流离失所。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妈脱胎换骨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中,家里很早就有了别墅与轿车,还与父母出了国,在国外生活了一年多。然而,父母的感情在物欲膨胀中,却一点点的支离破碎。妈妈以前的脾气很暴,争强好胜,什么事情她都要拔个尖儿,身为一个女人,却象男人般的暴躁。因此,父母经常会为一些小事吵架,谁也不肯让步,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身边的桌椅板凳都成了他们泄愤的武器。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被大染缸的污染,再加上夫妻感情上的不和,原本忠厚老实的爸爸也变了。在国外的那段时间里,爸爸心里有了别的女人,于是就把我和妈妈撵回国内。倔强暴躁的妈妈哪能受得了这个气,所以回国后,一气之下,将老家的房子卖了,带着我和钱就消失了。就这样,在我八岁那年,我和妈妈两人来到了东港,暂时住在亲戚家。妈妈承受不住了,就想寻短见。但是看看年少无知的我,想想我今后会无人照看,妈妈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在那不久,妈妈又出了一趟国。可是这次出国回来后,我发现妈妈有了很大的变化,她的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记得妈妈回来的头一天晚上,就非常喜悦地告诉我:她开始学炼法轮功了。

从那以后,妈妈患有多年严重的鼻炎好了,近视眼镜也摘掉了,头疼感冒流行病她也摊不上了,皮肤也比以前好了许多,脸上的痘痘全部都自然消去了,那些昂贵的药品和保健品从此不见了。从那时开始,妈妈真的是没再吃过一粒药,无病一身轻。

更可贵的是,法轮大法不仅净化了我妈妈的身体,还净化了她的心灵。自从修炼了法轮功以后,妈妈对生活的态度变得积极乐观,不再象以前那样消极的承受过往的痛苦,而是努力用“真、善、忍”的标准时刻修正自己,学会查找自己的不足,修去了对爸爸的怨恨。

就这样,在几年的修炼中,那个原本争强好胜、脾气暴躁的妈妈变得通情达理、无私包容。妈妈每年都会主动带我回爷爷奶奶家过年,真诚的向爸爸那边的亲人们道歉,承认自己修炼大法前的一些行为不当,并且主动承担力所能及的家事,还向亲属们讲述大法的美好。

妈妈这边的亲属对妈妈的这种做法很是不理解,认为妈妈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向爸爸家那边妥协?他们还经常对妈妈说,是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那就让他们家永远也别见到孩子呗。然而,面对亲属们的不解,甚至是煽风点火,妈妈依然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彻底打消对爸爸的怨恨,时刻为他人着想。二零一一年底,妈妈听说爸爸回国过年,想到爸爸常年看不到我,就让我一个人到奶奶家单独陪爸爸过一个年,让爸爸享受父子团聚的天伦之乐,而妈妈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留在家里。过年期间,妈妈还打去电话向爷爷、奶奶和爸爸问候。妈妈时刻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事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

随着修炼大法,妈妈的思想境界也不断的升华,过往的是非恩怨在妈妈面前已经灰飞烟灭。爸爸那边的亲人虽然并没有完全放下多年来的积怨,也不是很理解妈妈为什么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我妈妈对他们真的是很好,不得不承认我妈妈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妈妈对我的教育和关爱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那一天的中午,跟往常一样。吃过午饭后,妈妈将两个洋葱切成块,放在了菜板上,如往日一样,妈妈告诉我晚上回来给我做洋葱炖土豆。妈妈出门了。我嘱咐妈妈早点儿回来。谁知,当大门关上的那一刻,我的噩梦开始了。

我被警察强迫诱供后,带着万分恐惧回到家里。我收拾好书包,将要离家的那一刻,我又来到了厨房,映入眼帘的是那些静静躺在菜板上已经干枯了的洋葱块。那一刻,我真的是好难受。站在窗边,望着对面的派出所,心里默默的念叨:妈妈啊妈妈,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昨天你曾说过,要回来给我做洋葱炖土豆的,如今洋葱都枯萎了,可你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妈妈,你如今到底在哪里啊!我昂起头,望着天花板,不让那伤心的眼泪掉下来。我背上书包,站在门口,不由得环顾四周,在这间房子的每个角落里,都有我和妈妈温馨的回忆。

还记得我上初中的那段时间,妈妈每天起得比我还要早,为我做早饭。中午的时候,虽然工作单位离家很远,可依旧每天妈妈都不辞劳苦的赶回家里,为我准备午饭吃。晚上她回家只比我早一点,可从来都是让我一进家门,就能吃上饭。一日三餐,都是有模有样。

妈妈疼我,但并不惯我。每到周末,都会给我安排一些家务,让我扫地、擦地、洗衣服。因为她知道,生活技能要比书本上的知识更重要。

妈妈爱我,但不溺爱我。每日上学,不论刮风下雨,我的交通工具始终是一辆自行车,虽然冬天刮风下雪,顶着北风骑车很辛苦,却让我锻炼出顽强的意志。

妈妈管我,但不打骂我。以前我的网瘾很大,经常熬夜玩电脑,一直到上初中了,也没戒掉。妈妈也很着急,但她没有强制我远离电脑,而是对我循循善诱,不厌其烦的向我讲述着网络游戏的危害。渐渐的,我领悟到妈妈教育我的苦心,深知妈妈真的是为我好,我开始发自内心的不再玩网络游戏了。如今,已经戒掉两年了。

八年来,我和妈妈相依为命。由刚开始借宿在亲戚家里,到后来有了我们自己的家,在这一过程中,妈妈为我付出的心血,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我成长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妈妈对我的关爱和教育,我生活的每一天里都有妈妈付出的太多的辛苦。我想念妈妈,时刻都在挂念着妈妈!

正义呼唤

我今年刚满十六周岁,还未成年,那些警察对我进行拘禁、侮辱、威胁、恐吓、非法照相、人身攻击、欺骗逼供、诱供等迫害,而后对我妈妈酷刑逼供。

我被迫流离失所以后,恶警又以我妈妈不配合他们为借口,到处寻找我的下落。因为我是亲眼目睹他们以非法手段构陷伪造事实迫害我妈妈和张静阿姨的证人。我把这封信写出来,就是要彻底揭露曝光他们的丑恶,决不允许这些流氓邪恶之徒逍遥法外,继续作恶!也希望那些不明真相配合他们作恶的人能够及时纠正错误,不要继续枉判好人。

在此,我恳求国际社会和正义善良的好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营救我妈妈!同时把这些流氓恶警的违法犯罪事实彻底曝光,依法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我妈妈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没有罪! 我妈妈传播宇宙大法“真、善、忍”, 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叫人守德向善做好人没有罪! 真正违法犯罪,危害社会,不讲道德,没有人性的是公、检、法那些执法犯法的恶人、坏人!我妈妈被他们酷刑逼供,现在仍被关在他们的手里,我每时每刻都在担心妈妈的安危!

(编注:本文有缩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