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一念间 天壤之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大概是二零零三年,由于本单位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我讲法轮功真相,写匿名信邮到地市级六一零。地市级六一零又与我市(县级)六一零勾结妄图迫害我。单位局长带四、五个人找我谈话,想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说不可能。当时局长不明真相说法轮功怎么怎么着,我立刻制止他,并告诉他不是他说的那样。局长恼火,带着人走了,并说要给我办所谓的学习班即洗脑班等。

他们走后我找自己,看到当时带着争斗心,说话态度生硬。我丈夫知道后,回家又骂又打,让我三天之内跟他办离婚手续,否则家破人亡,这个家都被毁了。听说信上写的全家都炼,人家是想毁这个家。听到丈夫说这话,我当时就说,不可能,休想。他看打也不行,就说哪怕假离婚也行,为了这个家。我想平时他也不说啥,怎么一有难,就说要离婚,这是邪恶操纵他说的。我说假的也不行。我从师父的法中知道“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转法轮》)他看我不按他说的做,气的到单位住了,也不回家了。我在家发正念,感到好些,一停发正念,头也疼,闷的气都上不来,感觉另外空间的邪恶都来了。

身体不舒服我请假,单位领导不批假,让找局长批假。每天都有人找我洗脑,我丈夫给我打电话说下午会有人找我调查情况,不要到远处去。我中午去洗澡,回家钥匙断在锁里。我只能進厨房(另外单独一间),我想师父点化我不配合,我写请假条放在办公室桌上,离家出走。我到同修家说明情况,同修说出来对了。到下午果然有人去找我,没找到。我丈夫可恼火了,到同修家骂着找我,我当时就在同修家二楼躲着。我丈夫走后,我立刻坐车到了别的同修家,找个招待所住下。协调同修立即通知其他同修为我发正念。单位及我丈夫到处找我,我怕他们发现,赶紧回我娘家。我丈夫又打电话问我父亲,我不让他说在家。可我父亲在我丈夫的再三追问下,说我在家。

我丈夫不断打电话:“公安局带人抓你了,快了。”

我心里非常的怕,半夜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陪我到去我姐家(邻县)的车站等车,天明赶上头班车到我姐家。我父亲自己又回家了。到我姐家,说明情况。我姐也学大法,谁知我姐说你走了,人家(指我丈夫)跟你离婚了,你家欠我的钱他会还?我说我给你打个欠条,我以后一定还上。我姐说欠条是一张纸,你到处跑拿什么还。人家来找人,我把你交出去。这时我真是走投无路了。我想我这么狼狈不堪的跑,还让我老父亲为我担惊受怕,真是欲哭无泪。

我冷静的想了想:我是谁呀,我是大法弟子,我与常人有什么不同?我有神的一面。对,我有师父保护,我有神通。我怕什么呢?到处乱跑,弄的自己走投无路。这不应该是大法弟子的状态啊。我赶紧学师父关于发正念、功能等方面的法。然后坐下来发正念,用功能神通指挥局长把这事平息,清除恶意举报我的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要对大法犯罪,将来有救。清除参与迫害我的人背后的一切邪魔烂鬼,共产邪灵。灭字象宇宙天体一样大,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顿时感觉自己高大无比,能量场非常的强大。我知道这下可好了,迫害我的邪恶解体了,师父帮我化解了灾难。前后只有七天的时间,我回家了,照常上班。可当时在难中真觉着有七年那么长。

我回家后听说,局长批评我单位领导,并说是单位把我逼走的,当时请假为什么不批?举报的人要拿出物证,何时何地几点几分给的东西。空口无凭就是诬告,写匿名信干啥?真敢举报就真名真姓的来。结果没人敢站出来。就这样,看似凶猛的迫害,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下,在自己强大正念的作用下,加上我市同修整体发正念配合,无声无息的解体了。人神一念间,动人念,害怕惶急,无处可躲;动神念,邪恶迫害瞬间消失遁形。

表面上看是有人恶意举报,其实是我有什么漏让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事后,我向内找自己的问题,那段时间学法炼功瞌睡,看《转法轮》看不出法理,老向外找,向外求。执着同修的执着,背后议论同修,怕心、争斗心、好奇心、显示心、学法时带着有求于法的心、妒嫉心、执着事情的表面对错、安逸心、证实自己等人心。今后要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多发发好正念,多救人,兑现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