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

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文/河北大法弟子 宇新(笔名)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的一名农村大法弟子,把修炼后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写出来。

一九九六年就有人劝我学法轮功,因为当时我家对门就办着学法班,我对那人说:“学真善忍,这个忍字很难办,我忍不了。”到九八年春天种地时,我的小女儿八九个月,我抱着孩子玩儿,三嫂给我放大法录音听,问我反感不,我说:“不反感,我听师父讲的都是事实。”又过了些日子,我突然特别想学,就对婆婆说:我特想学法轮功。婆婆说:那你就去某家,他家后门天天开着。

当天晚上我就去了那里,那天我咳嗽的很厉害,可到他家,听听录音,不知不觉就不咳嗽了。看师父的教功录像,看那浩瀚的宇宙、飞旋的法轮,觉得太美好了。看完动功就到屋外炼功,可我不会动作,只是比划着,就感到我的身体变的好宽大,大腿有一米多粗。刚盘腿就感觉两腿往起抬,刚炼功时,还看到光柱直通天顶。后来就看不到了。

学法前,脑袋不清楚,后脑勺象有重物压着,眼睛看东西朦朦胧胧,象有什么东西挡着,看不清楚,大梁骨也疼,站立时间长点疼的直掉眼泪。晚上睡觉必须平躺,侧躺不上五分钟就疼的受不了,翻不了身,翻身要丈夫帮着还得轻点,用劲大了就疼,我还时常迷糊,别人说是心脑血管供血不足,由于当时家里很穷,也未上医院检查,只是硬挺着。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学法轮功不到半年,师父就把我不适的症状都治好了,走路也轻松了,脑袋也清醒了,而且干活也不累了。由于孩子小,炼功很少,只是晚上抓孩子睡着了看会儿大法书,我由衷的感谢师父。

我迫不及待的请了两本《转法轮》送给父亲和公公,后来知道送给父亲那本有丢字、缺字、错别字的,还很多,我就把书要了回来,父亲就跟我急了,不让我拿走:“你要不给我这本书你就不是我女儿,也别回家了。”我对父亲说:“这是盗版的,有错误,不能看,我再给你请一本。”直到我把书又送去了,父亲才笑了。

公公刚得法时脸蜡黄,清理身体拉了三天三夜黑血片子,因为公公早期得过肺结核、骨质增生,婆婆看了又心疼又害怕,就找到我 对我嚷:“看你公公脸啥颜色,蒙上毛头纸都够哭的份了……”,我笑着说:“妈,没事,是师父管爸爸了,给他净化身体,祛病呢。”从那以后,公公的病也好了,公公在建筑队干活时,还被别人用铁锹铲了脑门一下,只是有血印,没有流血。公公说,如果不学法轮功,没有师父保着,猛的一锹,不一定会铲成啥样呢。公公学了大法后还戒掉了烟酒。

从愁眉苦脸到满面春风

文/河北大法弟子 了缘

通过多年的修炼,我自身有了很大的变化:过去体弱多病的身体走几步路就累的气喘吁吁,如今走路健步如飞;过去整天愁眉苦脸,如今满面春风;今年六十九岁,别人看到我,说我就五十来岁。

回想起我以前,从小就体弱多病,长大后,由于工作、生活所累,身体更加不好,身患多种疾病:神经衰弱、头痛、气管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结核性胸膜炎、再生障碍性贫血(血色素只有三克)、风湿、类风湿、肝炎等,三十二岁被定为冠心病、心律一分钟一百四十七次,高血压,头晕目眩,血压为一百五和二百,谁叫我时我都不敢抬头。大夫给我起个外号“十不全”。每天三顿药,每顿一把一把的吃药,也不见起色;每天上班都很艰难,下班后疲劳的一动都不想动,愁坏了丈夫。

一天丈夫值班,在与人闲聊中说到我的身体不好到如此地步,一位同事的爱人听到后说:大嫂是不是应该得这个法了?丈夫问她什么法,她说:你把这本书带给大嫂看看吧!晚上丈夫下班回家,给我一本书,说你看看这本书吧。我是个喜欢看书的人,拿过来一看,是《转法轮》。饭后就读起来,一看就是三个多小时,一点都没觉的累。

当时已夜深了,十月天气已很凉了,可我周身象有火烤一样温暖,有些发热,心想离供暖时间还有二十多天,能提前供暖了?放下书,用手摸摸睡在身边丈夫盖的被子,是冷的,伸手去摸摸暖气片也是冷的,那热从何而来?百思不得其解,不想了,又拿起书看,温暖又环绕在我的周围,我又惊又喜,太神奇了!我又看了两个多小时。丈夫醒了叫我别看了,明天还要上班呢,睡觉吧。

第二天早起,又看了近两个小时,把《转法轮》一书全部看完了。这时的我不但不觉的累,还觉的神清气爽,一身轻,心里特别高兴。

三天后我到医院找大夫,他见了我说:“十不全”,好几天没见你来开药了。我请大夫给我量血压、测心律。大夫量后告诉我说:你的血压八十五和一百二,心律每分钟七十多下,全正常了。问我:你吃了什么药全正常了?我笑着告诉大夫,我什么药也没吃,就看完了一本书。大夫问什么书?我告诉他是李洪志大师写的《转法轮》。大夫说不可能吧?!我说我只读了《转法轮》就好了。大夫摇着头嘴里说着:不可思议。问我还开些什么药,我说我什么药也不开了,我没有病了。

从那以后,也就是从一九九七年十月十日起至今,身体好,再也不用吃一粒药;从那时起我就坚定的走上了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