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大法要求做 赢得众人依赖与尊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

按大法要求做 赢得众人依赖与尊重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从大学时代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很多同学忙着跳舞、打麻将、搞对象的时候,我把大量的课余时间用于学法炼功。我经常一个人提着四、五个暖瓶为同寝室的同学打开水;从大二开始直到大学毕业大部份课间的黑板都是我在擦;我自己在生活上很简朴,除了一日三餐外,我不吃零食,但在寝室或班级有集体聚餐时我都参加,因为活动费用是按人头平摊的,同学们因为我不吃肉,提出让我少摊点,但我考虑到是集体活动,自己不能太特殊,也坚持与大家一样。我这样做都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了,要按法轮功的要求做人。在别人眼里看我在吃亏,但我感觉到了自己的道德水准在提高,很坦然。逐渐的同学们对我非常信赖,有时争执不下、难辨对错时,让我做评判他们才信服。他们也知道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成为这样好的人的。迫害发生后,邪恶造谣最严重的时候(当时我已经毕业了),有的同学还在对别人说:“法轮功不是电视说的那样,我有个同学就炼法轮功,人非常好!”

我毕业后進到一所高等学府任教,因为学校的课时费低,到外兼职讲课的课时费高,所以老师们都不愿意接校内的课,我当时的做法是只接校内的课,曾有一段时间我是系里课最多的老师(同等课时量校内与校外的收入差距非常大),因为大学几年的修炼,法轮大法的法理在我心里已经深深的扎下了根,做出这种选择的时候感觉非常自然,就是有好处让给别人,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我来做。

因为我所任的课难度高,为了对学生负责,在大学任教的五年中,我每年都在总结以前经验的基础上换一个角度准备课程,希望让学生尽量学会,虽然这样做比按部就班的讲要多耗费很多精力,但自觉的按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就应该这样。

人心都有一杆秤。我按法轮功的要求默默的做一个好人,系里的老师及校领导都知道我是一个好人、是一个负责的教师,我的学生也对我非常信赖,就是在邪党对法轮功造谣诽谤最严重的那几年,我还被学校任命为教研室主任,好象是当时最年轻的教研室主任了。后来在我被邪恶绑架后,我的一个学生曾与我家联系,说同学们想捐款把我买出来。他们只知道在中共统治下,杀了人用钱可以买活命,但他们不知道,邪党对法轮功就不一样了,说一字“炼”就要判刑,说两字“不炼”就可以回家。

在高校任教期间,有一年,系主任和我带几个学生参加一个全国比赛,整个暑假都没休息,按学校规定,参加这种活动的学生也是有补助的。比赛结束后,我从学校报销回费用,按标准把补助发到参赛学生手中。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可是在被中共恶党搞的道德败坏的当今中国社会,这件小事在学生的内心中产生很大的震动,他们感觉我与一般的老师不一样,很尊重我。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些。后来我因为被迫害,无法回学校上班,就到一家私企打工,我当时带过参加比赛的学生已经是这家公司驻外地办事处的负责人了。有一次我到他的办事处出差,晚上闲聊时他就和我提起这件事,说我与别人不一样,因为当时学生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补助,我不给谁也不会知道的。因此他对法轮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后来我给他讲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时,他立刻就同意了。

也是在这家私企打工时,公司派我到外地做一个项目,当时我刚到这家公司,很多业务还都不熟悉。但合同刚签下来不久,项目经理就因故离开了公司,老板让我担任项目经理。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事业务都不是很强,而这个项目要求又很高,所以我们面临的困难是很大的。我想到要为公司负责、也要为客户负责,只有自己多付出了,因为我自己有信仰,为做好人,无所求,但与我配合的同事就不同了,所以也要让他们在这个项目中受益。在接下来几个月艰苦的项目生活中,我按法轮大法标准做人、做事,兼顾公司、客户、项目组同事的利益,使客户方项目经理由原来不信任到后来完全按我的意见办事,公司对我们的项目也非常满意,项目组的几个同事都积极主动多承担工作,最终我们的项目提前验收,据说这是公司以前没有过的。

项目结束前,客户方的老板为表达对我们项目组工作的认可,要给我们发奖金,按法轮大法的标准,我自然不能收这笔奖金的,但考虑到还有其他同事在,大家都非常辛苦,在征求大家意见后,我们建议用这笔钱集体旅游,客户方项目组也非常高兴(因为如果我们选择收奖金,他们可能什么也得不到)。在旅途中,客户方项目经理谈到非常敬佩我的人品,我就向大家讲了这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也讲了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造谣、迫害及我个人所受到的迫害。记得当时基本是我一个人讲了一夜,他们偶尔穿插提问,这一夜他们都受到很大震撼,对中共的邪恶有了進一步认识。我的同事后来要了破网软件,自己上网声明三退了。

“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不用”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法轮大法后使我身心受益,随着修炼我逐渐变成了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虽然我并不富有但我严格按法轮功的要求做,所以为人处事让人信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为首的中共邪恶集团开始了对一群追求向善的修炼人——只为做好人的人疯狂的迫害,当时我非常不理解,觉的政府怎么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呢?!强身健体、遇事先考虑别人、无私无我,对国家和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虽然当时的迫害非常严酷,但我还是决定坚持修炼下去。

虽然当时中共邪恶集团调动一切资源造谣诬陷法轮功,威逼利诱法轮功修炼人,但法轮大法的法理已经在修炼人心中扎根了,强制不能改变人心!对没修炼法轮大法的普通百姓,因为人都有善念在,从这些修炼人的行为表现上就能看出谁是谁非,最终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掩耳盗铃,只有一些见利忘义的势利小人为它卖命。我在打工期间结识了一位老板,从他的做法上就验证了这一点。

我是一九九八年“下岗”的(中共为欺骗民众,把失业说成是下岗),为了生计我在当地做家政服务,我的客户是一个老板,他家是三百平方米左右的越层楼房,我每两天去打扫一次卫生,每月给二百元工资。由于以前房间卫生清扫的不彻底,刚开始要用一天时间才能打扫完,经过几次之后,我每次只有两个多小时就能打扫完了,老板也非常满意。当时已经开始迫害了,他对法轮大法也有正确认识,说就找炼法轮功的人打扫卫生放心。

在给他家打扫卫生时,我严格要求自己,象打扫自己家卫生一样的工作,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主人把钥匙交给我,打扫完卫生,我锁好门,再把钥匙送到他办公室。我时时刻刻用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有时又累又渴的,虽然桌子上摆了很多水果我也不动心,主人没在,没经主人同意就随便吃人家东西就属于偷!

过一段时间之后,这个老板对我说: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我就考验你,把水果都数好了数放在桌子上,在屋子的犄角旮旯、柜角等不好打扫的地方放上点很小的小花叶,看看你能不能打扫的认真到位。通过这段时间我真服了你们了(指炼法轮功的人)!

没过多长时间,这个老板又开了一个浴池,让我去帮他收款,因为工作是两班倒,他让我再帮他找一个炼法轮功的,这样他放心。因为工作时间是上一天(二十四小时)休一天(二十四小时),由于当时孩子还小,这种工作方式就不能照顾孩子了,所以试了两天我就向老板说明情况要辞职,老板说:“你得给我再找一个炼法轮功的我才能放你走,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不用!这样的人我放心!”过几天,我真帮他找到了一个同修顶了我的班。

由于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成了当地邪恶的重点迫害对象,街道、派出所、公安局经常抄家,家无宁日,为了人身安全,我经常要东躲西藏的,无法正常工作,给整个家庭包括丈夫和孩子的身心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们全家迫不得已迁往外地。有一次我回家乡办事,偶遇了我曾给他做家政的那个老板,他很高兴的说:“搬回来了?再到我这儿来工作。”我告诉他没有搬回来,他很失望的说:“什么时候回来,我都欢迎你来我这里工作!”

我为这个老板在迫害的环境下能认可法轮大法感觉到高兴。也看到了恶党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都是徒劳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