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正念正行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在修炼过程中,我有很多时候人心多,所以有很多事情做的不好。但是,有时遇到重大问题时,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大法,基点站在了法上,动的是正念,便展现出了大法的神奇。下面举几个例子,与同修交流。

天安门证实法后神奇走脱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与本村十多名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天安门广场,只见人潮如流,随处可见便衣、武警、军警,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一会儿,这里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一会儿那儿有人炼功,一会儿那儿有人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每当出现这种场面,很快就听到警车的狂叫,这些大法弟子很快就被带走了,真是前仆后继,英勇豪壮。

我们同来的十多人,有的在打坐中被绑架走了,有的在讲真相时被绑架走了,有的在打横幅时被绑架走了。我和另一同修,在身穿印有“法轮大法好”T恤的人群中,与他们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很快,便衣、警察一齐抓我们,我不服他们的抓捕,用力挣脱,最后被塞進了警车,带到天安门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大院里,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走出去,还要证实大法”。我是最后一个被抓上车的,所以第一个下车,下车后,就听一个警察说:排成一队,向那个屋门走。我看了看那个屋门,看了看那个警察,看了看身后排成一队的同修,整了整被撕坏了的衣服,转身向大门外走去。

大门口有十多名警察,门外有好多围观的群众,我根本就没有想他们会看见我,稳步的向大门走去,三十多米的距离,如在无人之境中行走。我带着“不能在这里呆”的一念,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神奇的离开了派出所。

讲大法真相,证实大法的神奇

我是一名教师,原在中学任教,自从师父叫做好“三件事”以来,我所任教的班级的学生,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65%以上都三退了。

二零零六年我被调到小学任教,我感到这里有我要救的众生。我当了班主任,一次利用周会课,给学生讲什么是“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含义,修炼法轮大法健身的奇效,“天安门自焚”骗局等等。我讲的很细致,学生们听的很用心,在他们的心灵里埋下了“真、善、忍”的种子。

第二天上第一节课,我直接问:同学们,昨天听了我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回家后,都谁泻肚了?三十多人中,竟有一半以上的举手。一个学生问:“老师,为什么信了真、善、忍会泻肚?”我说:“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你同化了宇宙特性,你的身体就得到了净化,不好的物质就得去掉,身体得到了健康,所以会泻肚。没泻肚的马上喊:老师,我也信“真、善、忍”了。大家齐喊:谢谢老师。我说:不要谢我,要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大法师父李洪志

这次讲真相,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使学生感到震撼。每个学生都是一个活传媒,他们的家长知道以后,一定会有所感想。

发正念显神奇

我在的这所小学,每周一都要升旗。春季有一段时间,我每个双休日都发正念,不让这个邪恶的旗升起来,毒害世人。每当这样做了,到周一升旗的时候总是出现异常,或是刮大风,或是下小雨,或是播音器坏了……使升旗仪式不能進行。

更有趣的是,有一天举行升旗仪式时,我突然想起,这个双休日没有发正念,心里很是懊恼,于是赶紧站在旗杆下发正念,让邪恶的旗升不起来。我全神贯注,没有一丝杂念。升旗仪式结束了,我也没看看旗是否升起。回到办公室,体育老师大笑着说:“大家看啊,国旗倒过来了”。大家都笑了。

整体配合发正念的威力

后来,我又回到了中学,开始时经常利用有利时机讲真相劝退。在一个寒假期间,放松了修炼,渐渐的人心多了,禁不住名、利、情、色的诱惑,渐渐的迷上了网络游戏,渐渐的迷上了网上的美女,渐渐的迷上了常人的麻将,安逸心,好色心,争斗心,享乐心等等都出来了,对学生缺少了善心,更没了慈悲。心性上出了大大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这期间,师尊多次点悟我,心里也明知这种状态不对,可就是精進不起来。邪恶就是死死的往下拽我,不断扩大我的执着,想把我彻底毁了。

常人的形式是被举报了,市国保抓我时,非法抄了我的家。当时,大脑被邪恶抑制,正念不足,也默认了邪恶的迫害,被关進看守所,才认识到心不在法上的严重性。

向内找,认识到以前的学法,很多时候是走形式,完成任务,修的也是拖泥带水,不是真修、实修。认识到了这些不足,我决心在法上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有了这一念,师父时刻守护在身边,时刻在脑海中提醒。如:感到苦恼时,师父的诗句:“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正念正行>)在大脑里闪现;常人心不断往出翻时,“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的教诲在耳边回响;感到悲哀时,师父的话马上在耳边响起:“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总之,不管什么人心,只要它反映出来,师父就加持我把它灭掉。

第一天我就想,平时接触这么多人还没有机会呢,这不正是做好“三件事”的有利时机吗?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外,利用各种时间,或是打坐,或是发正念,或是背法,或是讲真相、劝三退。二十天的时间,就劝退二十六人。我在邪恶的心脏里这样做,邪恶实在受不了了。第二十一天午饭时,警察叫我说换监所,到外边才知道是送我去劳教所。利用我换衣服的时间,妻子说:“你一路上要发正念,求师父救你。我没有恐惧,没有悲哀,没有怨恨,心里想:我不能被劳教,我要学法,我要炼功,我要汇入正法洪流救众生。妻子告诉我:这些天同修一直在加持我,曝光邪恶。我知道,我在法上,师父会保护我。

在去劳教所四百多里的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并在心中呼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的形像不断的在眼前闪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不断在耳边回响。

快到劳教所了,我的心跳出现了十几秒的异常感觉。我马上向给我做体检用的仪器发正念:我师父说任何物质都是有生命的,任何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们一定要保护大法弟子,你们将来会有好的归宿。

在医院做心电图的瞬间,心脏象机器突然发动一样,激烈跳动,但并不难受。医生看了心电图,惊讶的大声说:此人随时有生命危险。量血压的医生量血压时也说:此人血压太高了,随时会出现脑血管破裂。劳教所医院的院长说,别的体检项目别做了,劳教所不能收这样的人。对押我的警察说:到劳教所办手续回去吧。

就这样,我在同修的加持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各路正神的保护下,当天回到了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