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提高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修炼十几年来,好象这几年才懂得了怎样修。说出这话也真是羞愧难当。以前那种被迫害的压力那种沉重的直不起腰的感觉渐渐消失了。感谢慈悲的师父给弟子又一次交流的机会。

一次,我地有一位同修被邪恶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在我们小组学完法后,我和B同修说从明天开始各小组轮流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并通知其他同修。

第二天早七点半在街上集中后,有同修骑电车先走了。我叫了一辆三轮车和A同修一同前往。一路上我发着正念。A同修在车上一直埋怨:“你们也不早说,我以为是发资料,为什么不早通知?”我说:“现在知道也不晚,我们不要想别的,赶快发正念吧。”A同修一听更是不高兴了,说:“怎么能不想呢?你们都知道干啥,就我不知道。”这时我们下了车,找合适的地方坐下来发正念,而A同修一直坐不下来,自己找地方了。我心里想:反正她就那样,不理她,赶快发正念。在外发正念的那种感觉就是不一样,那么神圣,那么庄严,原先隐约的一点怕心一扫而光。

回来的路上,我和B同修谈起了A同修。我说这种人你不要太理她,不分场合闹情绪。B同修说:“我们不能这样看待她,要理解,宽容对待同修的不足,她的这种状态持续了好长时间了,是不是与我们有关呢?”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看不上A同修好长时间了,心里对她总是敬而远之。

为什么同修这不好的状态这么长时间就过不去呢?这不与我有关系吗?我们是一同下世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怎能认不清旧势力,黑手烂鬼对我们的间隔呢?同修那些不好的思想,表现都不是她的本性,师父让我们遇到矛盾找自己,我那样看不起同修,那不也是种妒嫉心吗?心里达不到平静、祥和,那不是争斗心吗?一路上不知不觉走回了家。那时真想和同修说一声对不起,是我一直看不上你,才出现这种干扰。

一个月后,在我地同修整体坚持不断的发正念中,被迫害同修终于回家了。

最近几天,一位同修在家里被邪恶绑架当地国保大队。我们几个同修知道后,赶紧坐下发正念。一同修提议说大家先交流一下发正念,首先心要静,心不静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每个同修都从自身说起:这多日来忙于一些事,使我们放松了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但是不管怎样,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师尊说:“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什么是大法弟子》)交流完后,我们继续发正念,然后又告诉其他同修,摆正基点发正念,不能胡思乱想。就这样,被绑架同修在午饭前就回到家里。

我地有一位同修C从劳教所回来已有三年了,但状态一直不好。同修们都很关心她,经常去她家一起交流切磋。但这位同修一直很排斥。同修的这种状况我也很着急,但又不知怎么办,只能为她发发正念,心想怎样才能使同修C参加集体学法,溶入整体呢。硬劝不行,那就得了解同修的心结,从各方面关心她,不急于求成。同时,同修不好的一面不去说、不去看。

这时,正好我地同修组织了一个项目,我当时也参与了;然后和另一位同修去了C同修家问她想不想做。看到同修C很犹豫,我们没说什么就离开了。回家后继续为同修C发正念。这时同修C又说家人不让。无论同修C表现如何,我们都决不动心:同修C一定能走回来。就这一念,第二天我去了做项目的点,第一眼就看见同修C已经在做呢。她说同修们在这里这么忙,自己在家也没事,早就想出来了;自己以前没学好法,现在说什么也要学好法。

这种场面使我深深感动和感慨:当我们的基点是站在法上时,无论我们想什么,师父都会帮我们顺利的解决了。真正体会到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