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罗金薇自述遭警察绑架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地区发生中共警察对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事件。据了解,大连“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或者更高层密谋此迫害事件已久,主要针对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俗称安锅),参与警察握有抓人名单。

明慧网七月二十四日报道,七月六日清晨六点多钟,法轮功学员罗金薇的儿子到楼下掏出钥匙正要开车门,被一群着便衣的人绑架,其儿子不知是什么人袭击自己,就正当自卫,他们声称自己是警察,然后又以“袭警罪”把人绑架到开发区黄海路派出所。随后又到罗金玉、罗金薇的家门口蹲坑。此时,罗金薇开门出去,被蹲坑的警察一窝蜂似的摁倒在地,罗金薇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他们将她拖进屋里用胶带把嘴、手缠上,并绑架了罗金薇的姐姐罗金玉,随后洗劫了罗金玉、罗金薇的私有财产。

以下是罗金薇自述遭绑架经过: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早七点三十分左右,我刚开门,瞬间五、六个彪形大汉冲了上来,两人进屋绑架了徐大哥和我姐罗金玉,四人将我野蛮捆绑,我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并拼命挣扎着,他们摁不住我。这时有一人说“拿毛巾堵她嘴”,也没堵住,警察江锋说:“用胶带把她嘴封上。”随即他们用胶带在我头上和嘴上转圈缠绕,但也没封住我的嘴,我仍喊着“法轮大法好”。接着他们又把我手和脚用胶带缠上,又用手铐将我双手铐上,我兜里掉出手机和钥匙被江锋抢走,然后四个大汉将我抬到没有任何标识的面包车上,直接把我拉到黄海路派出所。

他们把我扛到派出所大厅放到地上,我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非常害怕,将我连推带拽的带到楼上,关进不到八平方米的小屋。

之后他们又开车返回到我家,用钥匙没有打开房门,因为他们抓我们后,一脚将门踹上,门就反锁上了。他们找来开锁的也没打开,他们就爬到阳台,把阳台门玻璃打碎闯入我家,抢走私人物品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台式电脑主机两台(孩子学习用的)、一台切纸刀、一个电吹风、一个电熨斗、一个卫星电视接收器、纸张和墨水、大法师父法像,法轮图两张,铜香炉一个,200多本《明慧周刊》,20多本《正见周刊》,200多张神韵光盘,10枚原子印章,P3和P5,还有订书器、大法书籍两套多。

此时警察又陆续抓来八个人,其中有两人说自己不是大法弟子,一个是误抓,另一个是来看母亲被扣押。过了一会,隔壁房间又关进三位大法弟子。警察问我们口供并要求签字,我一一不配合,就是讲真相、背法、唱大法歌。同屋的人也一同跟着唱大法歌、背法。这时楼上被绑架的几位大法弟子也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唱起大法歌。此状态持续了一天。

到晚上六点,有四位大法弟子被拉到开发区医院体检,两个常人当晚被放回家。剩下我们三人后也被拉到开发区医院体检,我们一直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断的向围观的民众讲述大法真相,揭露警察执法犯法,对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好人进行迫害。我举起被铐的双手,向围观的人们喊真相,走到医院哪个角落喊到哪儿。

从开发区医院体检回到派出所已下半夜一点,警察又连夜将我们七人关到姚家看守所。姚家看守所狱医拒收我们后体检的三人,警察只好在凌晨四点将我们又拉回派出所。

第二天下午三点,警察再次强行将我们三人拉到开发区医院体检,在去开发区医院的路上,警察开着警车,怕我们喊“法轮大法好”,怕讲大法真相,专走小胡同,不敢走医院前门,从后门进入医院,体检时一人一检,就怕我们讲真相,专找没人的旮旯等待体检,但体检的科目就在大厅旁边,警察没办法还得把我们带到大庭广众面前,我仍然坚持讲真相,唱大法歌,揭露邪恶迫害。体检后警察强行将我们关入姚家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不配合他们,不照相、不签字、不按手印、不报数,继续讲真相,他们直接把我送到监室。

在监室,他们让我穿马甲我不穿,当时他们就要打我,这时犯人号长说:如果你不穿,我们全室的人都要受罚。(这是共产党的株连政策,企图达到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目的)。当时考虑到众生要得救,就放下自我,接过马甲穿上了。

我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拒绝报数,被犯人殴打,我的门牙被打活动,当晚犯人号长逼我们罚站一宿。第二天我坚持不报数,号里二十多犯人向我发难,一个贩毒犯手指着我鼻子狂喊,另两个贩毒犯一个用手拍我嘴,另一个掐我腿。

八月二十三日早十点,黄海路派出所警察江锋等六人将我和郝秋晶、罗金玉、肖桂兰从看守所提走,直接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医院,体检不合格又将我们拉到沈阳医大体检,仍不合格,警察凌晨三点将我和肖桂兰拉回派出所,家属接我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